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悄丫头私偷良药
悄丫头私偷良药
 梅香光赤着身子,投在我的怀中,一阵摆动,送了个香吻,还把舌尖儿伸进了我的嘴一阵舐搅,然後她轻声的问我:「亲爹,梅香的穴好不好?」说着又把小肚子挺了一挺。
--
我摸着她的屁股说道:「好丶好极了,真是小浪穴。」-
-
她「哼」了一声说道:「嗯……没有娘的好,娘的穴是件出了名的宝贝。爹,你插娘的时候,那麽卖力,插我就不够狠的。」
--
我一听,这浪货,真的浪的出奇,我一边揉她的屁股眼子,一边说道:「浪穴,你喜欢狠插你啊?把你插到死去活来好不好?」-
-
她轻咬住我的肩头,浪浪的说道:「哎唷……我的亲爹,那才舒服呢!让大鸡巴插死过去那个味儿啊,喔!爷,几时,我偷一点娘的药给爷吃,吃了以後就能插到浪穴死去又活来了。」
-
-  我被她这句话提醒了我,方才喝的那杯茶里,一定有春药。於是,我就追问梅香。-

-  起先,梅香不肯说,但,被我一再的追问,她才告诉了我,原来那茶里面是那寡妇放上了春药。-

-  据说:这是最轻的春药,重的药,吃下了肚,整夜不泄,再淫荡的老妓女,都得求饶告饶,真听得我心中突突的兴奋。-

-  据梅香说:「今晚娘有事,不然也许会给我最重的药吃。」
--
於是我就搂紧了梅香,向她打听这寡妇的一切。梅香却不肯告诉我,她说娘知道了要打她。-

-  於是,我就拿她已经告诉了我春药的秘密作为要挟,又把我看见她打女人的话说了出来,并且答应决不说出去,她才把关於寡妇的一切告诉了我。-
-
原来,这寡妇是一位长腿将军的第二十几个姨太太,是从妓院里买出来的红妓女。
--
长腿将军,喜欢她的白穴,认为是个奇货,所以,很宠爱,可是寡妇却淫荡得很,长腿将军又是个性畸形的人,常把她插到死去活来。
--
等将军死後,就给了她两所大房子,她找了一个姓刘的男人,是个胖子,专给她解决性欲。-

-  姓刘的有虐待狂,常常把她抽打了一顿,又狠插一顿。胖子又终於死了,她就利用这两所大房子,开了妓院,却是秘密的淫窖,衙门里的人,好多是长腿将军的老部下,所以,她可以开妓院。
--
她买了八个妓女,又勾引了不少良家妇女,常在白天来秘密卖淫,这八个妓女是她买的,这中间各式各样都有。
--
有一个叫做贵妃的是个小胖子,一身白肉,天生的贱骨头,客人要是打她骂她,她就周身舒服,床上功夫也好。不然,她就慢客。
-
-  娘是在八个房间的後面都开了夹壁墙,时常去查看妓女对客人的情形。可是,妓女们不知道。-
-
只要是被娘发现了慢待客人,就会抽打。今天打的那一个,是因为昨天晚上,娘见她拒绝了客人玩她的屁股,所以,今天打她。偏生,她今晚有客人住夜,所以,便宜了她,不然,非挨顿狠的不可。
-
-  今天晚上,娘要去看姑娘对待客人的情形,并且还要去打贵妃,因为今晚贵妃没有客。差不多,贵妃没有住客的时候,娘就常常会叫人去抽打一顿她的肥肉,这样她就听话了。-

-  我听得非常感兴趣,找梅香带我去偷看,她终於答应了。我们慢慢的下了地,走到了花园,果然,花厅的灯亮着。
--
梅香告诉我说娘已经偷看过了姑娘,现在可能在打贵妃呢!我们先去看一眼,那身肥肉挨打,再看七个女人挨插。-

-  我们偷偷的走到了那花厅的窗下,我往里一看,一点也不错,她又坐在椅子上,面前那叫贵妃的跪着,一丝不挂,轻声的在求。
-
-  「大娘,我听话,我好好的侍候客人,大娘,今天饶了我吧!」-
-
她不理会贵妃,用手一掀头发,贵妃随着站了起来,她把贵妃,往那矮几上甩,贵妃伏在了几上,好大个大白屁股。
-
-  她「叟」的一鞭子下去,那些肥肉儿又抖又颤,贵妃痛得「哎哟!」了一声。-
-
她上火了,说了句:「好啊!你敢出声了?」说着那鞭子雨点似的抽了下去,雪白的屁股,又抖又颤的一条条红印子,贵妃却不敢再喊「哎唷」只是「唉丶唉」的轻哼着。-

-  我真想不到,那麽个娇媚的女人,就这麽狠得下手,梅香说这是最轻的,狠的多得很呢!我问梅香挨过打没有,她说:她只挨过两次。-

-  她带我走进了东厢门,推开了一个暗门,是一条甬道,却正是八个房间的後窗,就在床头边,都安伏好了破孔,不但是可以看得真真切切,连喘气的声音都是清清楚楚。-
-
这时有一间房,正发着惨切的哀求声道:「亲爹……饶了我吧……痛死……我了……求求……亲爹……受不啦……哎唷……」
--
她轻轻的告诉我,这是黛玉在告饶了。黛玉是个小小的个子,遇上了狠的客人,就是有死无活的。
--
我们走到床头一看,可不是,一个小小的女人,跪伏在床上,一脸苦痛难挨的样子,咬紧了枕头,高跷的屁股在扭。-
-
一个粗大的客人,在分看她的屁股眼儿,大鸡巴头子,左右挪动往着小屁股里插,妓女呻吟着。
-
-  但,终於,鸡巴头子插了进去,我向黛玉脸上一看,紧咬着枕头,在出汗,痛得只是呻吟,屁股在发抖,客人却已经在抽插了。
--
看上去,黛玉的痛苦是可见而知的,当客人狠抽了几十下之後,女人放开了嘴叫了声:「爹……饶……饶了屁股……」梅香知道我对这痛苦的样子,不感兴趣,拉了我轻轻走。-
-
有两间房,人已睡着了,却有一间正在哼哼唧唧,紧锣密鼓的样子,梅香附在我的耳朵上说:「爹前面一间是一个公公带了儿媳妇来偷奸的。」
--
我一听,不由得好奇心动了,忙同梅香去看。我坐在了一张软椅上向房内一看,一个四十几岁将近五十的中年男子,身材不大,但是鸡巴却又粗又长,仰卧在床上。
-
-  伏在他身上的一个女人,有二十多岁,皮肤不算白,但是,长得非常丰满。骑跨在男人身上,挪提着屁股,在往穴里塞鸡巴,那一脸浪样儿,像是饥饿已极的神情。
--
终於,她把那根粗大的鸡巴套进了小穴,一声浪哼,那屁股就左扭右扭的在叫着:「亲爹……亲爹……浪穴可美了……爹……你的大鸡巴塞得我小浪穴……满满的……爹……浪穴给你夹……哎……哼……哎哟……」-

-  我看得一阵兴起,我的鸡巴硬了起来,我摸着梅香的屁股,引她的手去摸我的鸡巴。-
-
她拉开了我的裤子,把大鸡巴探了两下儿,浪浪的低下头去,用她的樱桃小口,给我含住了吮。我摸着她的屁股,由她含我的鸡巴,就看那对扒灰的公公和儿媳妇。-
-
女人丢了阴精之後,伏在男人身上说:「爹……浪穴丢了……爹你插插浪穴吧……」-

-  男人把女人翻到身子底下,开始了狠抽猛插那浪穴,她摇晃着头,口口声声的叫着:「亲爹……」-

-  男人插得狠,插得快,梅香的嘴,也含裹得紧,套得快。我一阵舒服透顶,竟噗丶噗的射了梅香一嘴的精。-
-
梅香替我含着鸡巴,用舌头舐洗净之後,我们才离开了这房子,等走出了厢房,梅香才把我的精吐在花园地下。-

-  我向花厅一看,那灯还亮着,又拉了梅香去看。才走到走廊,隐约的听到贵妃在哼着:「饶……饶……」
-
-  我心想要是打到现在,那不死才怪呢!但当我一看,并没有打,把贵妃仰面朝天的绑在矮几上,她却用一根假的粗鸡巴,在往贵妃穴里插,贵妃痛的直喊饶。
-
-  她却用根针,在肥屁股上一刺说:「叫。」贵妃忍着痛叫道:「大鸡巴哥哥……妹妹……浪穴……美……美……」-
-
我真不忍看下去,几乎想冲进去,但是,梅香拉我的手回了房,她说:「我去偷一粒药,等那一天,娘去收拾贵妃的时候,爷,你吃下去好好的玩玩。」-
-
说着,她就跑到了她的房子,一会儿果然偷了一粒药来,叫我收好了它。我就把那孳收在了我的箱子里面,两个人相搂相抱的睡着了,东方已经发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