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处男性事之嫂子的菊花
处男性事之嫂子的菊花
 前情提要:我是一名高二的学生,寄宿在亲哥哥家,哥哥和嫂子结婚两年多了,还没有孩子。-
  我还是一个处男,有一天早晨做春梦,在梦中我喊着:嫂子,早晚有一天我会操到你,醒来后发现裤裆里湿了一片,而把我从梦中叫醒的正是我嫂子,我不知道嫂子有没有听到我说的梦话,只记得从那天起,嫂子对我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正文:由于我每天都要上晚自习,当我九点多回家的时候,嫂子就会从她和哥哥的卧室里出来,问我需要吃点什么,还有叮嘱我好好学习之类的,这个习惯并没有改变,只是在给我弄完夜宵之后,现在她还会在我的房间稍坐一小会儿,和我聊聊天,时间很短,但是有时我俩却聊的很开心,以前的嫂子对我就像是对待一个小孩子或者是她的亲弟弟一样,而现在,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出,她是把我看作是一个男人了。-
嫂子的相貌和身材并不出众,她有着一张很可爱的脸,就是总是会带着笑容的那种,由于她已经快到30岁了,所以她的脸除了可爱,还多了些成熟少妇的感觉。她的身材有些微微的丰满,全身都是肉肉的感觉,尤其是屁股,如果穿上了紧身的牛仔裤,就会很明显的凸显出她的两片肥臀,她的丰满也造就了她的一对大奶子,每次看到她我都会忍不住的偷瞄她的奶子。
-  嫂子是那种很开朗的性格, 出门的时候会毫不吝啬的露出她的乳沟,在家里就更是不拘小节了,大多数时候她会穿一件淡粉色的睡衣,而当她穿着贴身内衣时我才尤为兴奋,因为她在家里的时候从来不穿胸罩,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每次只要一回到家,她就会先到卧室里取出居家的衣服,然后到洗手间换衣服,而胸罩和内裤丝袜之类的就会放在洗衣机里。而我和她之间的窗户纸被捅破就是因为洗衣机里的那些内衣。
-  其实我很早就开始上一些黄色网站,渐渐的发现自己对女人的丝袜和内衣很感兴趣,算是有点恋物吧,我早就盯上了嫂子放在洗衣机里的那些臭袜子和穿过的内裤胸罩了,只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下手,一天上午学校举行十一国庆汇演,下午就放假,我回到家发现哥哥嫂子都没在家,这真是难的的机会。哥哥不在家很正常,他的工作时间是固定的,中午也不回来,可是嫂子是在保险公司工作,她的工作没有什么固定的时间。
-  看到屋里空荡荡的,我迫不及待的放下书包直奔卫生间,打开洗衣机,果然没让我失望,竟然已经积累了一大堆的脏衣服,其中丝袜就有五六条,内裤有两条,我看着这些,口水几乎都流到了嘴角,很着急的褪下裤子,眼睛看着令郎满目的内衣,双手已经开始在上下揉搓鸡巴了,很快小弟弟就挺立了起来,我挑了一只看起来最脏的连裤袜,左手拿着袜子小心翼翼的凑到鼻子下面,我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心脏也是怦怦的直跳,不是因为紧张,而是太兴奋了。
-  这是我第一次闻女人的袜子,以前都是在网上看那些恋足的图片。味道真的是太好了,既有丝袜本身的那种清香其中还掺杂着嫂子身上淡淡的汗臭味。我的右手开始不断地用力撸着已经硬到极限的鸡巴,嘴唇也在肉色的丝袜上来回的摩擦,在丝袜上最接近嫂子小穴的地方,我伸出了舌头,我用嘴唇夹住充满弹性的丝袜,仿佛就是咬住了嫂子的两片大阴唇……正在我拼命的套弄阴茎的时候, 突然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小翔回来了!
-  怎么鞋子也不放好?“是嫂子的声音,我竟然连开门声都没有听到,一瞬间我的脑子空白了,我赶紧本能的将手里的丝袜扔进洗衣机,然后手忙脚乱的将裤子提起来,根本就来不及拉拉链,就用衬衫盖住裤子,刚要向外面走,嫂子已经迎面过来了。-
我很庆幸我没有选择去关厕所的门,因为那一刻,窗户纸被捅破了,我的性福生活也即将开始了。-
嫂子看到我时,表情有些惊讶,我用断断续续有些颤抖的声音说:“嫂子……回、回来了。“嫂子并没有说话,她的视线正在看着我的后方,我转过头一看,原来那只连裤袜的一只脚还搭在洗衣机外面,而洗衣机的盖子也没有关,嫂子的目光随即转到我衣衫不整的下体,原来我的衬衫并没有完全将裤子拉链盖住,我的鸡巴坚挺的隔着内裤支了出来。我站在那里呆若木鸡,嫂子本来是惊讶的表情,可是渐渐的变成了微笑。
-  她过来摸了摸我的头说:“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啊,放假了?”
-  我竟然呆在那里什么都没说。嫂子走进卫生间,我侧过身让她通过,她来到洗衣机前翻看着她的内衣,我这时才低下头慌忙的将拉链拉上。
-  她拿起那条肉色的连裤袜转过头对我说:“喜欢嫂子的袜子?”
-  我尴尬的点点头。
-  她颔首对我说:“过来,小弟”。-
我乖乖的走到她身边,她的视线里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而那笑容之中又带有几分得意,就好像是她的什么计划终于得逞了一样。她径直的将右手伸向了我的下面,这时我的阴茎已经因为紧张而软下去了,可是她的手隔着裤子触碰到我那里的时候,我的身体还是像有电流通过一样,由下体传遍全身。-
嫂子用两根手指轻轻的摩擦着我的敏感地带,淡淡的说:“那天你说梦话我都听到了,还好我及时叫醒你,要是被你哥哥听到了多不好!你喜欢嫂子?”
-  我依旧只是点点头,她问我:“你不怕被你哥哥知道?”
-  这时我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勇气,我看着她的眼睛说:“我不怕,我太喜欢你了,嫂子。”
-  嫂子几乎笑出了声,她慢慢的拉开了我的拉链,隔着内裤摸了两下,像是自言自语似的说:“又硬了!”
-  然后嫂子的脸转向我,“还是处男吧!?”-
我呵呵的笑着说是,这时我的紧张感竟然全没了,而是开始享受嫂子对我的挑逗。嫂子突然将嘴唇凑过来,我本能的向后躲,可是还是没躲过,嫂子两片温暖的红唇贴在了我的嘴上,我们的脸就这样紧挨在一起。-
她的眼睛看着我, 几乎是在用耳语对我说着: “想操我?来,先操我的嘴。”
-  嫂子快速的蹲下,嘴巴张开,一口将我的大半个阴茎吞了下去,我全身打了个寒战,原来这就是口交啊,以前经常在A 片里看到,没想到竟然这么爽,嫂子口腔里的湿润和舌头的温度我都感觉的非常真切,阴茎无法控制的在嫂子嘴里微微的跳动了几下,差点我就射了出来,嫂子嘴里还含着我的肉棒就抬起头来看了看我,脸上还带着微笑,虽然那种样子的她有点怪,但是我却爱极了,我也会心的露出了笑容。
-  经过了一番极乐的享受,最后嫂子让我将精液射在了那条我挑选的肉色连裤袜里,她还用袜子帮我把龟头周围的黏糊糊的精液擦干净。-
我们都整理好衣服后,她对我说:“小翔,今天时间短,过两天你哥哥出差,嫂子再和你好好的玩。”
-  这次我主动的上前狠狠的亲了她一下,带着坏坏的笑容说:“嫂子,那你不怕被我哥哥发现?”-
嫂子撒娇似的用手拍了一下我的鸡巴,“小屁孩!”
-  我俩一起开心的笑了起来。
-  等待的日子是很煎熬的,在那以后的几天里,我和嫂子并发生什么亲密的举动, 只是偶尔她会用带着些许淫荡的眼神看着我, 我知道她是告诉我:再等一等。-
不久之后大约是在十月中旬的一天早晨,当我背着书包要去上学时,在门口,嫂子悄悄的对我说:“今天晚上你哥哥不在家!”
-  嫂子真讨厌,竟然在早上就告诉我这件事,害的我的鸡巴几乎一整天都是硬的,曾经我也会把我班年轻的英语老师当做幻想对象,也曾想着她撸过几管儿,而那天看着英语老师那扭捏的屁股时,想到的却都是嫂子那丰润的肥臀。
-  一天的课程,我几乎是充耳不闻,终于盼到了晚自习结束,飞奔回家。
-  打开门,嫂子也从卧室里出来,她的上身只穿着性感的紫色胸罩,乳房从胸罩的上部呼之欲出,原本就知道嫂子的奶子大,可是没想到穿着胸罩竟然比被衣服层层包裹时更是大了一圈,我迫不及待的向下面看去,她穿了两只同样是紫色的情趣丝袜,而她竟然没穿内裤,下体浓密的阴毛一览无余的露了出来,虽然看不到嫂子的蜜穴,可我知道那里一定早就洪水泛滥了。-
我试探性了问了句:“哥哥不在?”
-  嫂子没说话,只是笑了笑,那表情好像是对我说着:“废话,小傻瓜!”-
我还哪有时间脱鞋啊,直接就冲了上去,一只手直奔嫂子的那一对肉球,另一只手抱住嫂子的脸颊,嘴巴疯狂的吸允着嫂子的双唇。-
嫂子好不容易才推开我,“别在这啊,到屋里再操我啊。”
-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下子就抱起了嫂子,来到她和哥哥的卧室,我将她扔在了床上,她的两颗肉球上下摆动了几下,这下我更是忍不住了,一把就拽下她的胸罩, 我操,她的奶子几乎是弹了出来, 挣脱了束缚的一对巨乳又白又嫩,我直接就将脸埋在了巨乳之中,好有弹性啊,因为实在太大了,我都不知道从哪下口,只是用脸在奶子上胡乱的摩擦着。
-  我看到嫂子粉粉的乳头已经涨得很大了,于是一口咬住,像是用吸管喝一杯奶昔一样品尝着嫂子的奶头,这奶头的味道可比奶昔好多了。我的鸡巴在裤子里早就呆不住了,嫂子也变得面色潮红,娇滴滴的叫我把衣服脱掉,我这才发现我的鞋还有外衣都没有脱,嫂子笑着说:“你这个猴急的小子,嫂子帮你脱吧!”
-  我站起来,强忍住再次冲向嫂子身体的欲火,让嫂子慢慢的帮我脱衣服,而我也咽着口水看着嫂子丰腴的胴体,嫂子帮我脱下内裤时,我的肉棒弹了出来,差点打在嫂子的脸上,嫂子“哎呀”的叫了一声。
-  就这样,我全身赤裸着,而嫂子只穿着性感丝袜,我真不知道先玩哪里好了,我将她压在床上,从耳朵开始向下轻轻的吸吮,越过了两个高峰又向茂密的黑森林进攻,我的舌头在嫂子的阴毛上转了一圈,将黑黑的毛发舔的湿漉漉的,然后用手指探向丛林的深处。
-  这时嫂子的喘息声中又多了阵阵的呻吟,我并没有急着分开她的双腿,而是将舌头向下面滑去,隔着滑润的丝袜品尝着我梦寐以求的美腿,继续向下,我的嘴唇触到了那只美味的玉足,轻轻的用鼻子嗅了嗅它散发出的香气,然后将脚趾还在口中,舌头奋力的搅动,嫂子也主动的转过身体,露出她的整个脚掌,我把鸡巴放在她的脚掌上,用力的拍打,嫂子的淫叫也一声比一声大,玉足触碰着我下垂的阴囊,我的鸡巴上也鼓起了一条条的青筋。
-  玩完了她的脚,我开始着重的研究嫂子的蜜穴,分开她的双腿,我第一次真实的看到了粉嫩的鲍鱼,大阴唇上面沾满黏黏的液体,显得特别淫荡,而那颗小肉粒也变得坚挺异常,我将嫂子的双腿抬起,把头埋在两腿之间仔细的欣赏,阴唇两侧稀疏的阴毛乱七八糟的粘在皮肤上,从秘洞中还传来特别好闻又特别骚的气味。
-  我忍不住将嘴贴在上面,然后用牙咬着分开两片大阴唇,嫂子的尿道口和微微张开的阴道清晰可见,我闭上眼睛用嘴享受着甘甜的汁液,嫂子的手也放在我的头上,淫荡的叫着:“弟弟,啊……轻点,嫂子受不了了。”
-  我用舌头不断地舔着嫂子的尿道口和浪穴,手也在她的阴蒂上快速的磨蹭,很快嫂子就发出一声尖叫,然后全身痉挛,我知道她来高潮了,她的浪叫也让我很激动,我跪在床上将等待了多时的肉棒向嫂子的肉穴靠近,可微微睁开眼睛的嫂子却用手拦住了我蓄势待发的阴茎,她用商量的语气对我说:“好弟弟,别操嫂子的小穴,好吗?”-
我不解的问:“为什么?嫂子不想要吗?”-
“不是,嫂子很想要弟弟的肉棒,可是你哥哥每次都不管我的感受,把我的小穴都快插烂了,如果你进来我会很疼的,求求弟弟别插嫂子的小穴。”
-  我有些心疼我的嫂子, “嫂子, 哥哥真的每次都只顾自己舒服,狂操你吗?”-
嫂子有些沮丧的点点头,说:“你哥哥她是在报复我,我已经很久没有尝过真正的性爱了,每次你哥哥都疯狂的操我,我一点舒服都体会不到,我的阴唇每次都被他操的又红又肿,而且阴道里面特别的疼。”-
我有些不理解,“那我怎么每次都听到你很享受的叫床声呢?”
-  话刚说出口,我就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这等于承认我偷听他们做爱了,嫂子先是温柔的笑了笑,然后表情苦涩的说:“我如果不表现出享受的样子,你哥哥就会惩罚我。”
-  我用眼神示意嫂子继续说下去。
-  “如果我不听话,你哥哥有时就会拿塑料尺子狠狠的打我的下面,甚至有一次都打出了血,他就是个变态。”
-  我很激动的说:“那你怎么不离开他。”
-  嫂子的表情很无奈,“你还是小孩子,你不懂。”-
看着我气愤的样子,嫂子又恢复了她的笑容:“小翔,别说这么多了,嫂子给你再找一个小洞让你插,这里怎么样?”嫂子将手指向了自己的屁眼。
-  我惊讶的说:“这里多脏啊?”-
“没事,一会给你带上套子。”然后她神神秘秘的说:“这里还没被人做过哦!”
-  嫂子拿出了一个避孕套,她用嘴帮我套上了,虽然我的心里还在生我哥哥的气,但是此刻还是享受嫂子重要,于是我又来了精神,嫂子撅起了屁股,背对着我说:“一定要轻一点啊,小弟。”-
“嫂子,我一定会温柔的对你的。”-
我学着A 片里的样子,先用手指按摩嫂子的肛门,直到那里不再因为紧张而一缩一缩的时候,我将鸡巴放在入口处试探性着往里插了插,屁眼果然很紧,几次我的龟头都被它拒之门外,我有些着急了,嫂子转过头说没事,让我稍微用点力。我慢慢的将龟头向里面顶,终于龟头进去了,然后是整个肉棒都放进了嫂子的屁眼里,那种屁眼里紧紧压迫的感觉非常的强烈。-
我开始缓缓的向外抽动,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挺困难,可是渐渐地从嫂子的屁眼里冒出一些黄黄的油油的液体,之后的抽插就越来越轻松了,嫂子也完全的放松了,她在不停的喊着:“啊……肉棒……小翔……啊,屁眼好爽。“因为答应嫂子要温柔的对她,我也是逐渐的增大抽送的力度,始终保持让嫂子舒服。阴茎在屁眼里一出一进,阴囊拍在嫂子的屁眼和鲍鱼交接的地方发出啪啪的响声。套子上带出嫂子身体里的秽物,那种气味更加令我兴奋,我双手不断地揉搓着嫂子的大屁股,从侧面还可以看到嫂子的双乳因为重力下垂,奶子前后的摇晃着,而嫂子的身体也前后的迎合我的抽送,她的一只手还伸到自己的阴核上揉搓,就像一只母狗一样被我操的不停的乱叫……嫂子的屁眼实在是太紧了,我只坚持了不到10分钟就射了,这次射精的快感是以前自己撸鸡巴从来没有过的,我趴在嫂子的背上,阴茎还依然感受着直肠的温度。-
我手里抓着嫂子的奶子问她:“嫂子,我操了你的屁眼,我还是处男吗?”
-  嫂子吃吃的笑着说:“傻孩子,当然是啦,只要没插女人的小骚穴,你就永远都是处男。”-
“小翔,以后没外人你也别叫我嫂子了,叫我的名字:李琳,或者叫我:老婆。”-
“不,我想怎么叫就怎么叫,我要叫你臭脚、大奶妈、骚女儿。”最后我笑着说:“还有:屁眼嫂嫂”。说到这儿我的鸡巴又向她的后方攻去……之后,嫂子对我说了很多她的故事,她在上大学的时候当过援交女生,她说在大学做这个的女生很多,她们寝室的人就多多少少都做过,毕业后她遇到了我的哥哥,结婚后不知哥哥从哪里听说了嫂子过去的事,从那以后就像对待一个妓女一样对她,可是嫂子从来也没有怨言,她说那是她曾经做过的事的报应,没什么可抱怨的。我安慰着嫂子,答应她我会好好的对她。-
那一夜我和嫂子做了七回,直到最后都是全身臭汗,我俩就那样黏黏的粘在一起相拥而眠,嫂子在睡前说的最后一句话,让我很感动,她说:“小翔,一个人的处子之身是最宝贵的,一定要留给最重要的人,嫂子的屄已经是个烂屄了,嫂子能给你的只有那个后门,你是第一个操我屁眼的人,我的屁眼也只为你一个人留着。”
-  往后的日子,只要哥哥不在家,我和嫂子都会玩的很开心。嫂子为了让我留着处男之身还是从来不让我插她真正的屄。
-  日子过的很快,期末考试后,学校有一个家长会,嫂子去开的会,我待在家里。接近中午的时候,门开了,我出来迎接嫂子,可是却看到进屋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嫂子,另一个竟然是……我支支吾吾的说:“老师?!你怎么来了。”
-  我嫂子笑着将我的英语老师迎了进来,“小翔,别装了,你的这位老师已经跟我说了,你上课的时候偷偷的盯着她的胸口看,是不是!”嫂子看到我的窘态继续说笑着:“你的英语老师王雪是我的大学同学,她也做过我那行!当时她在江湖上还有个名号呢,叫:肛交皇后。”-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然后我露出了笑容。-
那晚,哥哥不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