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一次嫖娼之旅
一次嫖娼之旅
 俗话说,男人的鸡巴女人的屄,天生就是一对宝。杨喜瓢前几个月忙的天昏-
地暗,也就想不起女人这档子事。等事情忙完,他才发现裤裆里有淫蠢蠢欲动,
-鸡巴想吃肉了。晚上7点,他开车来到了名花会所。由于时间比较早,所以会所-
里还没什么人,他被年轻漂亮的迎宾员领进了贵宾室。不一会,穿着黑色职业装
-和透明黑丝袜的经理谭燕走了进来。-

-  这会刚到8月,所以谭燕还是一身清凉的打扮。她进门就先给了杨喜瓢一个-
迷人的微笑,把杨喜瓢看直了眼。谭燕扭着腰肢双腿交叉坐到杨喜瓢对面,问道:
-「先生,有熟悉的技师吗?」杨喜瓢看着谭燕白嫩的胸脯,回道:「没有。」谭-
燕把职业装的上衣往下扯了扯,一大截浑圆饱满的乳沟露了出来。杨喜瓢看见谭-
燕的白衬衫里,穿了件黑色的奶罩。
-
-  谭燕微笑说道:「那您喜欢什么样的?」杨喜瓢看了看谭燕黑里透白的丝腿,
-大腿根虽然又粗又圆,但却给人一种丰满结实的感觉,看起来又舒服又喜欢。杨-
喜瓢说道:「我喜欢成熟漂亮点的,就像你这样的。」谭燕点了点头:「那我明
-白了,您想找一位26到38之间,丰满肉感型的技师。不一定非要很漂亮但要
-耐看,前凸后翘、腿型很好的那种,是吗?」-

-  谭燕把杨喜瓢的心思、喜好都猜对了,杨喜瓢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他看了看-
谭燕高跟凉鞋里的黑丝美脚,补充了一句:「再加一条吧,脚不能太肥,中脚趾-
不能长过大脚趾,大脚骨也不能太明显。」谭燕点了点头,看来这位客人还有点
-恋足癖。谭燕说道:「好的,那请您稍等片刻。我马上为您挑选能让您满意舒心-
的技师。」然后她起身准备出门。-
-
杨喜瓢躺在单间里的沙发上,盯着谭燕被短裙包裹的大屁股一左一右的摆来
-摆去。突然杨喜瓢想起了什么,说道:「谭经理,谭经理?」谭燕立定转身,侧
-面的乳峰把衣服顶的很高。她微笑问道:「先生还有什么事?」杨喜瓢:「我忘-
了个事,千万不要找个小肚子上有刀疤的啊!」谭燕朝他走了过来,伸出小手轻-
轻捶了他一下:
-
-  「知道。您就要找和我差不多的嘛,帅哥你可真会玩!」杨喜瓢被谭燕这一
-下弄的浑身都痒痒,他哀叹谭燕为什么不是技师,不然他非把她肏的合不拢腿不-
可。谭燕走后,一个女服务员走了进来:「先生,请您跟我进房吧。」杨喜瓢跟
-在小女孩身后进了电梯,直达三楼某个光线淫靡的炮房。上楼时,杨喜瓢一直用
-眼睛色眯眯盯着女服务员的翘屁股。-

-  杨喜瓢暗道:到底年轻了些,没有让人产生想猥亵的感觉。这个屁股形状倒
-是不错,可惜至少差了10年的火候,不够风骚迷人。不过杨喜瓢也没什么可惜
-的,因为在这里上班的女人,今天是服务员明天也许就成了在床上欢淫浪叫的技
-师。10年,我还等得及。那时我才刚50岁,至少还能再玩15年女人。服务
-员把杨喜瓢带进了一个有粉红圆床的房间。
--
女服务员对杨喜瓢说道:「先生,您先在这里坐下。马上技师就会来了。」
--
杨喜瓢点点头:「谢谢你了,美女。身材不错。」女服务员退出房间后,暗-
骂道:什么东西!瞧你那一脸褶子和啤酒肚吧,看了就让人想吐,还真把自己当-
成老帅哥了。我男朋友要是以后敢来这种地方玩女人,还像他这样不知分量的自
-恋,我非把他的腿打折不可。恶心!-
-
不一会,一位男经理带着3名女技师走进门来:「先生您好,您看您想让她
-们中的哪位为您服务?」3个女人都是奶大臀肥的类型,但味道和身材又各有不
-同。最左边最矮小的6号技师年轻漂亮,但穿着黑色暴露晚礼服的她,上臂有点
-粗,皮肤还有些发黄。杨喜瓢摇了摇头,又看向了中间那位个头最高、穿着空姐
-服,两条黑丝长腿的88号技师。-
-
杨喜瓢觉得她瘦了点,衣服也不够暴露,看不清肉体的具体情况。杨喜瓢问
-道:「能脱了外套看看吗?」经理说没有问题。等88号技师上身的衬衫一脱,-
杨喜瓢顿时摇了摇头。果然皮肤松松垮垮,肚脐眼还是那种外翻的类型,瞬间就
-没了吃她的胃口。随后他又看向了最右边的10号技师。10号技师穿的是白色-
情趣时装裙,整个后背都是蕾丝镂空的。
--
胸前的雪白乳沟也包裹在细网里,给人一种说不尽的诱惑感。腰肢纤细,皮
-肤也很光滑白皙,两条腿不瘦不肥泛着吸人眼球的肉光。只是她脚上穿的是一双-
水钻鱼嘴低跟鞋,既没有高跟、黑丝袜的衬托,也看不清脚长的是什么形状。杨-
喜瓢示意她脱掉鞋子看看。一脱,杨喜瓢对她也不满意了。典型的胖乎乎小肉脚,-
没有他钟爱的足弓弧线。
--
6,10,88三位技师,杨喜瓢一个都没看中。男经理心里特别不爽:因
-为杨这种老嫖最他妈难伺候,挑三拣四完全是个事逼。不过表面上不能让客人看-
出自己的不满,男经理笑着领走了3位技师,说等下一定送来一位让他称心如意-
的技师。趁着这段空当,杨喜瓢躺在床上琢磨起心事:他20岁被同学领进了嫖
-道,20年来花在洗浴中心之类地方的钱,无数。-

-  最早这帮女人叫妓女,后来改叫小姐,再后来成了鸡,再再后来就起了个挺
-雅致的名字:技师。其实说的都是一回事,两团千揉万捏的烂肉,一个千捅万肏
-的烂洞。从一个场子跳到另一个场子,就叫新货。脸上都一堆褶子的,也敢说自-
己刚下水。说她们是黑木耳都抬举她们,黑木耳至少还是木耳。她们那是啥?整-
个一公厕,只要出钱,什么人都能上。
-
-  刚入门时,满腹屌丝情怀的杨喜瓢只喜欢年轻漂亮富有弹性的硬妹子。像谭
-燕那种有着成熟美妇味道的软娇娘,他看都不看一眼,统称阿姨。年轻嘛,心里-
敞亮又干净,对什么九浅一深三慢二快的姿势完全不屑。那时的他就是抓着奶子-
搂着腰,啪啪啪啪玩命肏. 可是慢慢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对熟女产生了浓厚的性
-趣,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

-  有年轻的兄弟要问了:那些小肚子有赘肉、大腿又粗又圆,眼角还有细纹的
-中年或偏中年的娘们到底好在哪?成熟女人的妙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不是几句-
话就能说清的事。年轻妹子们比美熟娘少了一种骨子里的肉感、风骚、韵味,那
-感觉就像里脊肉丝和梅菜扣肉的区别,一个看着光鲜亮丽食欲大增,一个吃起来-
香软可口满嘴流油。
-
-  杨喜瓢正胡思乱想的时候,新安排的技师来了。一只修长的肉腿刚跨进门,-
甜美的声音也同时响起:「先生您好。我是69号技师,很高兴为您服务。」6
-9号技师来到杨喜瓢面前,然后微微鞠上一躬。杨喜瓢盯着她咽了咽口水,妙!-

-  这位技师正合他的胃口:鹅蛋美脸,白嫩皮肤,肉感身材,丰满胸臀,全身
-上下都透着股成熟娇娘的气息。
--
69号技师穿着一件乳白色的低胸束腰短裙,光滑的肩部和前胸都露在外面。
-
-  肩上搭着两根深蓝色的乳罩肩带,衣内的深蓝色乳罩隐约可见。皮肤白的漂-
亮女人穿黑是妖冶,穿红是火热,穿蓝是典雅。眼前这位技师的衣着打扮给杨喜
-瓢的感觉是:典雅中透着无限的热情风骚。一双长腿穿着完全接近肉色的透明丝-
袜,还是吊带的那种。
-
-  脱下高跟凉鞋的美脚,让人看了就想握在手里把玩一番。杨喜瓢也不客气,
-上前搂住69号技师:「美女,叫什么名字啊?」69号技师嫣然一笑:「您就
-叫我苏红吧。」杨喜瓢把手放在她的胸部捏了捏,在她耳边吹了口气:「我年纪-
肯定比你大,就叫你红妹子吧。妹子的身材可真不错,我很喜欢。」69号技师
-瞥了瞥杨喜瓢:「讨厌!你肯定拿这话哄过不少女孩。」-
-
杨喜瓢双手把69号技师的肥臀用力一抓:「女孩还真没哄过,女人倒是弄-
过不少,尤其像你这样的漂亮女人。」69号技师把小巧的鼻子一仰,两只涂了-
睫毛膏的大眼睛盯着杨喜瓢:「流氓!你再说我可吃醋了啊,不想喂你吃屄屄了。
-
-  那你都是怎么把别人哄到床上去的啊?」杨喜瓢把手伸进她的裙底一摸,满-
手都是蕾丝的顺滑感觉:「当然是用鸡巴哄的啊。」-
-
69号技师在杨喜瓢怀里扭来扭去,故作生气的娇羞道:「你个大色狼!不
-知那些姐妹为啥要上你的当,把身子给你糟蹋了。」说完,69号技师捧起杨喜
-瓢的脸,认真看了起来:「嗯,不过倒真是蛮帅的,很有成熟男人的味道。怪不
-得你这么风流呢?说,你们这些帅哥是不是都喜欢玩弄女人?」说话的功夫,杨
-喜瓢已经把她的外套和奶罩脱光了。
--
自称苏红的69号技师(以下皆称苏红,打69号技师太麻烦,弄伤了手指
-就无法再撸管,简称伤指无撸)也是个欢场老婊。她打进门开始,就揣摩着客人
-杨喜瓢的喜好:有人上来就干;有人上来就劝;还有人上来就跪地叫你扮演他妈,
-这些都比不了上来就调情舒服。一来能磨蹭下时间,二来这小子万一把自己说性
-奋了,到时候插不了两下就biubiu速射最好。
--
所以苏红耐着性子跟杨喜瓢你一句我一句没完没了的调情。她这边把算盘拨
-的噼里啪啦,人家杨喜瓢也不是傻子。他掀起苏红的短裙,解开丝袜的吊带,露
-出屁股上的蓝色纱网内裤,隔着纱网就轻抚起苏红的肥臀,苏红被纱网的舒滑感-
觉弄的身体痒痒的。被客人把自己弄的兴奋过度可是技师的大忌,她连忙要推倒
-杨喜瓢开始按照程序「服务」。
-
-  杨喜瓢和苏红都被对方脱的精光,苏红弯下肉腰要给男人口交,却被杨喜瓢-
拦住了:「不急,先去洗个鸳鸯浴吧。」鸳鸯浴也是规定的服务之一,苏红没办
-法只好被杨喜瓢捏着奶子拍着屁股,推进了透明浴室里。苏红挤了一手的沐浴露
-说道:「老公,你坐下我给您擦背。」杨喜瓢却把苏红按在小板凳上,双手沾满
-润滑乳打出泡沫,在苏红的裸体上游走起来。
--
杨喜瓢以掌心指肚为揉动工具,在苏红的粉颈、乳峰、双臂、玉背、屁股、
-骚穴、长腿、美足慢慢游走,摸的时候还时不时轻轻咬下苏红的耳垂,说些下流-
露骨的赞美之词:「老婆,你的奶子真大」、「宝贝你的腰很细很软」、「这是
-我们红红的小穴吗?毛毛真性感」、「我老婆的腿太漂亮了」等等。杨喜瓢的力-
道忽轻忽重,时而像隔靴搔痒时而像泰山压顶。
-
-  不管你是男是女,敏感部位都差不多。杨喜瓢打完油再冲干净,然后又抹上
-沐浴乳继续揉捏。苏红先是对杨喜瓢一肚子的恼火,随后感觉还不错就任他按摩,-
再之后就被杨喜瓢这个老嫖揉捏性奋流出了淫水。杨喜瓢把手指探到骚穴洞口揉
-了揉阴蒂,把沾满淫水的指尖放到苏红面前,说道:「宝贝,你的小穴都流水了。」
-
-  苏红猛的警觉起来。-
-
还是那句老话:婊子不能让嫖客给弄爽了,不然接下来其他客人的服务,哪
-还有心情和体力做?苏红说什么也不让杨喜瓢服务了:「老公~ 老公你累了,让-
老婆伺候你嘛!」她扭动着油光的身躯作势反击。那杨喜瓢说什么也不能让苏红
-停止自己的服务:「老婆乖,快坐下。还是让老公伺候你吧。」他滑溜溜的手指-
放在苏红滑溜溜的乳头上,疯狂拨弄起来。
-
-  玩女人玩女人,不是跟欧美A片一样,上来揉几下奶子摸几下屄就开始狂干;-
-
也不是像日本A片那样,磨磨唧唧没完没了的舔腋下吸骚屄。正戏开始前,
-要尽量少刺激女人的主要性器官,比如乳头、骚穴,最好是蜻蜓点水一抚而过。
-等弄到骚穴开始流水,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杨喜瓢就是这么干的,他把苏红弄
-的不断微颤后,一口含住乳头轻轻吸起来。
-
-  苏红看着杨喜瓢的大嘴在自己敏感的乳峰上又亲又舔,内心又爽又抗拒:不
-让他玩吧,自己还真性奋了;让他玩吧,其他客人怎么办呢?就在矛盾时,杨喜
-瓢猛的把她抱起,放在装洗浴用品的半米高的柜上。苏红看见一根15CM又黑-
又粗的浓毛鸡巴,几下就非常熟练的带上了安全小帽,噗一声,那半指长的硕大-
龟头毫不犹豫的插进了自己的小穴。
-
-  苏红被大龟头插的下体酥麻肿胀,一股股快感从骚穴传遍全身,她不由自主
-的发出一声吟叫:「啊,老公的龟头好大。」杨喜瓢抓着白嫩的大奶子,问道:
-「大吗?只是一般型号啊。老婆,你再看看这个。」没等苏红听明白杨喜瓢到底-
让自己看什么,杨喜瓢把苏红的肉腰往怀里一搂,自己的屁股用力向前一顶,大
-半根鸡巴就没入了湿滑的骚穴里。-
-
苏红原本空荡流水的肉道,被半根大鸡巴插的爽翻了天。苏红现在哪还有心-
思想其他客人,她放弃抵抗抓着杨喜瓢的手臂叫道:「好粗,鸡巴好粗。」杨喜-
瓢一点点把鸡巴往外抽,磨的苏红又是一阵大呼小叫。杨喜瓢淫声故意说道:-
「老婆的小穴又紧又热,我得先拿出来。」苏红情欲高涨哪受得了这个,拱着肥
-美的大白屁股就要把鸡巴重新吸回去:-
-
「不行,老公快肏我,不许拿出来!」杨喜瓢才不管你行不行。他倒没把鸡-
巴抽出来,而是猛的将鸡巴连根插进骚穴里。苏红被撞的奶子一抖,抱着杨喜瓢
-的脖子吼了一声:「啊!」杨喜瓢感觉到苏红的肉穴自动把鸡巴吸的很紧,于是-
他趁苏红销魂正酣时,噗,把鸡巴连根拔了出来。苏红一下就疯了:「不要,不-
要!快放进来,放进来啊!」-

-  掌握了主动权的杨喜瓢接下来忽快忽慢,按照自己的节奏抽插起来,把69
-号技师苏红爽的奶仰屄翻。两人赤身裸体相互搂着回到炮房卧室,在一面宽大的
-镜子面前,前插后送的激烈交合起来。过程总之就是九浅一深三慢二快,不停的
-变幻各种性交姿势。然后在一声声淫荡的叫喊声中交换主场,改由苏红以女上位
-坐莲式、倒骑驴式、反面撑臀式猛烈进攻。
--
熟女技师苏红、资深嫖客杨喜瓢,两人一会好哥哥骚妹妹,一会亲老公大奶-
老婆的呜嗷喊叫,把粉红色的大圆床干的咣咣闷响。最后,一头大汗的杨喜瓢抓-
着苏红满是香汗的肉腰,大鸡巴以后入式凶猛撞击了大白屁股几十下后,猛的从
-骚穴里拔出摘掉套子,一股股浓精从马眼射进了苏红的嘴巴里。苏红娇喘不断的
-大口大口吞下了杨喜瓢的精液。-

-  高潮过后,他们光着屁股又腻了一会才穿好衣服走了出去。神清气爽、大贤-
者模式已开的杨喜瓢在收银台送上了六张红大头,叼着烟卷准备开车回家。经理
-谭燕迈着黑丝腿,晃着大屁股走了过来,笑问道:「先生,您今天满意吗?」杨-
喜瓢看了看谭燕的雪白乳沟,意犹未尽的说道:「满意倒是满意,要是你能那个
-就更好了。」谭燕轻轻给了他一下,笑道:-
-
「我老家的一个表妹下周要来公司上班。她呢,说跟我一模一样那是假话,
-只能说她的长相身材味道更胜一筹。而且她可是以前从没做过这行,第一次下水-
的良家噢!您看您要不要下周再」杨喜瓢连忙把烟头一吐,双眼大放淫光:「那
-还说啥?赶紧留个电话,算我提前预约!需不需要交订金?多少钱我都愿意!」-
-
交换完名片,杨喜瓢怀揣着美好的希望回到了家,正式开始他为期一周的床-
战猛男紧急训练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