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乱伦生涯之花甲岁月】(一个山东警察(公公)的堕落历程)(2011.7.21更新3)
【乱伦生涯之花甲岁月】(一个山东警察(公公)的堕落历程)(2011.7.21更新3)
            【乱伦生涯之花甲岁月】


字数:3回8500字

          一个山东警察(公公)的堕落历程

  我是一位刚刚退休的A市司法部领导之一。在我的一生中抓过很多罪犯,本人也很疼恨世界上大部分的罪恶之事,好不夸张的说,本人还是非常有正义感的人。但是,惟独在一件事情上,本人与许多人的看法上有相当大的不同,那就是奸淫之事,更甚之乱伦之事。

  说起来我的乱伦生涯已经有十年多的时间了。但是每当回想起这个中滋味,仍然让我回味无穷。在我写这篇文章的之前,我的两个儿媳妇和我唯一的一位可爱的女儿都已经和我保持了多年的关系。而且我们之间的秘密一直没有被我的两个儿子和我公安局里的女婿知道。(我也希望他们永远不要知道,因为我知道他们和我的想法不同,对这种事情估计肯定接受不了。)

  言归正传,今天是我六十大寿,我两个孝顺的儿子为我在华侨搞了一次庆祝活动。其实我内心倒不是非常喜欢这样的活动,因为毕竟这种活动我这一生中不知参加过多少次了。只是扭不过子女们的劝说。只好请了几桌人。

  酒桌上难免喝酒,而我向来又不喜欢喝太多酒,因此,很多时候都是我的两个儿子和女婿帮我喝,所以很快他们就喝的大醉,一个个倒的不行,所以最后酒席结束后只好让他们的老婆各自领他们回去。由于二儿子家离华侨这边满远的,所以二媳妇美鹃问我可不可以今晚让他们夫妻睡我那里。对了我二媳妇的名字叫徐美鹃(化名)大家谅解一下,实在不能透露真实姓名。

  今年刚好30岁,嫁入我们家5年,而和我的关系已经保持了3年。我看他醉成这样估计也很难顺利回去,再加上他们今天没有开车来,而且我也有一些私心,所以「勉强」答应了。

  大儿媳春凤过来向我眨眼,示意我不要同意,估计是也想留宿,但是见我已经答应了,只好悻悻的带着大儿子先回去了。另外,女儿他们家本来就离我住的地方很近,所以没有什么理由留宿也走了。

  于是我扛起二儿子,一边打开后车门一边把醉的已不醒人事的儿子扔进后坐,这时美鹃也已经打开我的这辆桑塔纳车门坐进了副驾驶坐。外面微风吹过,现在正是凉爽舒适的天气,让人格外清新。我坐进驾驶坐然后开始驱动车子。「爸爸,我今天漂亮吗?」「美鹃在爸爸心里永远是最漂亮的。」我一边开车,一边回话。
  其实单从外表上来看这绝对不是我的违心话。虽然已经是30岁的女人了,但是由于还没有生育,因此身材真的是一级棒,再加上今天喝了几杯酒,小脸蛋红仆仆的,让人我见尤怜。我一边开车,一边看着我身边的这位美女。「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用右手轻轻地摸了一下她的脸。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再加上我们也有接近两个星期没有见面了,她开始用她的右手抓住了我的右手轻轻吻了起来。我赶紧看了看后面,还好儿子睡的很死。同时看了看四周,没有什么车辆经过。(我的房子在一个比较偏的小区,路上车不多)之后任由她亲了。突然,美鹃抓住我的食指放进了嘴里,然后开始挑逗的看着我「爸爸,这样舒服吗?」

  「美鹃,爸在开车呢,你不能规矩点?」话还没说完,没想到她的左手突然伸过来,一把就摸上了我的跨部。「你……」「呲呲呲」看到前面有辆车正慢悠悠的走着,我赶紧刹车,差点撞到。我于是把右手拿回来,转了个方向盘超过了前面的那辆车。这时,美鹃也确实被吓了一跳,那只手竟然忘了拿回去,还在我那里放着。感觉她的手,我的下面不自然的开始勃起了。这也让她感觉到了。「鹃,你……」我刚想让她把手拿开,没想到她竟然大胆的上下摩擦起来。
  经她这么一弄,我忍不住「哦」了一声,也开始享受起这边开车边……媳妇见我没有反对,更大胆了。她开始用右手轻轻的拉开了我的拉链然后伸手就进去里面,因为我有穿着内裤,她还是没有抓到我的大家伙,不过说真的,我还真希望自己没有穿,虽然我记不得自己不穿内裤出去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她没有抓到我的大家伙似乎有点失望,于是更用力的摩擦起我的阳具。这里我大概描述一下我的尺寸,大概4。5CM宽,15CM长左右,不知道这样在中国人当中算不算大。反正我知道比我女婿大一些,跟我两个儿子估计差不多。

  在她的进一步刺激下,我也有些忍受不住,在加上刚好开进了一处两边大树的小道,于是我也用右手大胆的伸进了儿媳妇的内裤,里面果然如我所料已经湿了一片。

  我开始用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捏了一下儿媳妇的阴蒂,立即,儿媳妇有了反应:「爸爸,不要停,继续继续。哦,哦……」一边闭上眼睛享受我带给她的快乐。看到这么淫荡的一幕,我这个老江湖也有点吃不消,我赶紧加快了速度,(看官是车速,不是那个速度,因为我的右手速度已经是最快的了)那科小豆豆在我右手的轻捏下很快有了反应,媳妇开始呼吸加促,同时淫水大量的流出来,湿了我一手。「爸爸,我不行了,受不了了,我,我,我,哦……爸爸,我」看官应该已经知道,过不了十分钟我就已经把她弄上高潮了。

「怎么样,美鹃,爸爸的手还好用吗?」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这么说,说真的以前我在她心里一直还是很倨高临下的,她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特别喜欢我(比较威严嘛)。 

  虽然我们已经在一起3年多了,确切的说是有关系已经3年多了。「爸爸,我,我很喜欢。」美鹃气喘吁吁的回应着。终于,车子到了小区门口,我怕被门卫看到,只好把湿透了的右手从儿媳妇内裤底下抽出来,同时不自觉的用舌头添了添这个可爱女人流出的爱液。顺利通过门口之后我把车开到了地下室,车后坐的儿子还是睡的跟猪一样没有反应。(不好意思,我女儿叫我给她拿毛巾等我有空闲再继续写。)

  不好意思。继续前面的话题。车子刚刚进入地下室,我的下面就又多了一只调皮的小手,我的车位在地下室电梯右边的角上,当我停好车子时,我的下面已经被这只可爱的小说搓了不下一百下。由于地下室灯光昏暗,加上有这么迟了,而且又在角落,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开始有点迫不及待地解开自己的皮带,儿媳妇见我这样当然也配合着来解。皮带一开,儿媳妇就把我的大家伙掏了出来,同时一个弯腰用小嘴把我的命根子含进了嘴里。「哦,啊鹃,继续继续……」
  享受到这种欲死欲仙的滋味,我的双手不由的抓紧了方向盘……「美鹃,怎么车子停了?」突然一个声音从后车座传过来。美鹃和我都吓了一跳,她赶紧直起腰,颤抖着转过身,我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身冷汗,小弟弟也小了不小。

  「是到了嘛,快扶我起来。」听到这句话我如释重负,不由的出了一口大气。
  「车子到了,老公,你等一下,我来扶你。」美鹃反应奇快,她一边下了右车门,一边示意我也赶快下车穿好裤子。这时我才发现自己还是半光着呢。打开车门,拔下钥匙,顺便穿好裤子之后,我过去右车门。「老二,以后少喝点。」我一边庆幸没有被发现一边又开始以长辈的身份教训起儿子来。(老子管儿子天经地义,不过老子也管儿媳妇,估计天下这么幸运的公公不多。)「爸,我没醉,我还还可以喝呢。」「今天可是您老人家的大日子。」「别说了,老爸扶你」
  好不容易把他拉出车,关好车门锁好。我和儿媳妇美鹃一人扶着一边,费了一大把劲才把他拉进电梯。电梯停在了25楼之后,我们又好不容易把儿子扶到我空出来的一间卧室。一躺到床上,儿子喊渴,媳妇于是出去倒水给他。回来后坐在床边,儿媳妇一边给儿子喝水,一边又调皮的伸舌头抿嘴还眨着眼睛对我说:「爸,你先去洗澡吧,身上都一股酒位了。我来陪文梁好了。」

  看到儿子醉成这样,我看今天自己很难和媳妇重温旧梦。于是知趣的退出来,把身上的衣服脱光了扔在谢谢上进了自己的大浴室。

  开了水龙头之后热水开始从我头上浇下来一直流到背脊,流过全身。我透过镜子看着里面的人。这个人虽然已经60岁了,但是坚持锻炼的身体还是很棒。
  特别是青年时代在部队练就的胸肌绝对不输给任何年轻人。胸沟之间长着的密密麻麻的胸毛是我最自豪的男性特征,曾经多少女人为它动心着迷过。虽然下面的腹肌已经消失不见代之而起的是微微突起的肚子,但是我仍然对自己的身材非常满意。冲洗了十来分钟,我开始为自己打肥皂,同时轻轻的打起手枪以稍解燃眉之急。正当我闭着眼睛享受一番时突然浴室门开了,一个裸女冲了进来。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她就是二媳妇。

  「文梁睡着了?」「是的,爸,你放心好了,我知道他喝醉酒之后一定会睡的跟猪一样的。」「以后不要这么说你老公,我们…真的不会有事吗?」「我一边说着一边双手已不听使唤的伸手捏在了儿媳妇的玉峰上。」「不会的爸,哦」「爸,你把肥皂冲冲先。」

  说着任由我捏着把我身上的肥皂泡冲掉,特别是冲到下面已经勃起像机关枪的家伙时,更是用力搓着。两人都被这种强烈的欲望支配着,希望尽快占有对方。同时情不自禁的亲吻起来,舌头添着舌头热情的亲吻着。一阵亲吻过后,儿媳妇贴着我耳朵轻轻地急促地说:「爸,抱我到你房里,我要你,马上要你,快……」
  听到这么诱人的话,是男人绝对受不了,我不顾自己身上还有未干的水,急忙环抱起她的臀部,一边用嘴亲吻着她的小腹和肚脐,一边快步穿过客厅把她扔到了床上。裸身躺在我床上的美鹃已经完全进入了迷糊状态,她用满含欲望的眼睛看着我一边急促的说:」爸,你快干我,我受不了了。」

  我把儿媳妇的双腿微微曲起张开,自己跪在媳妇双腿之间,下面已经涨了半天的阳具对准了媳妇可爱的小穴,屁股一挺,龟头整个送了进去。「啊」当我的阳具淹没在那潮湿的肉洞里时,我情不自禁大叫了一声,快感也迅速从下体蔓延到全身,而从媳妇咬牙切齿的表情里,我知道她也跟我享受着同样的快乐。随着轻轻的抽动,儿媳妇开始咿呀的轻声叫起来,她的呻吟令我更加卖力的工作着。每次抽动都带出一股股淫水,同时每次深入都全根尽入。

  深入牵出之间,蕴涵着我们无限的欲望和快乐。连续抽送之间,美鹃的手很自然的紧压在我的臀部,每当我深入时,她就狠狠的用力压推进去,从她的频率中我知道她希望我更加快速度,于是我开始不客气的大开大和,大起大落起来,同时双手更用力的搓起她那35C的一队乳房。

  随着我的速度加快,她的手逐渐的跟不上我的节奏,于是开始转回来摸起我的胸肌,同时情不自禁的拉起我前面密密麻麻的胸毛。受到这么强烈的刺激,我感觉自己彻底的疯狂了,我把双手下移到美鹃的臀部两只手好不客气的配合着自己阳具的插入猛干起来。在我如此激烈的冲击之下,美鹃开始时还能回应到最后已经完全被我征服。

  她开始大叫:「爸,我…我不行了,哦…哦…」听到这么动人的乐章,我真想直接射进去去,就像我儿子经常干的一样。(他们最近计划要一个小孩)可是我知道这样不行,毕竟我不希望我的三儿子叫我二儿子老爸,而且那样做就真的乱了伦常了。另外我也知道她这几天马上要来月经了,现在是非常危险时期,所以虽然我很想射进去,但是还是强忍住从儿媳妇的下面拉出来,同时,对着媳妇的胸部右手用力的套着自己的铁棒。

  儿媳妇也用手着我套。「哦…哦…哦…哦…」我不知道自己射了几下,总之,快感很快彻底击跨了我。而我身下的媳妇开始用左手把我的精液摸在身上。
  「美鹃,舒服吗?」躺到在媳妇身旁后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温柔的说。「爸爸真强,鹃儿真的很,很舒服」虽然脸红了一下,但是还是说出了心里真实的话。
     我的六十大寿之夜就是这样过去的乱伦生涯之花甲岁月2

  上回说到在我六十大寿之日,二儿媳妇美鹃当着醉熏熏的儿子的面上了我的床,送了我当日最好的礼物。现在想起来还是意犹未尽,不过接下来的这份礼物绝对比昨天的更刺激。

  睡梦中,我感到有一只细嫩的手在抚摩我的后背,渐渐的,这只手开始往我前胸摸来,在我的胸毛上轻轻的来回搓着,再过了一会儿,迅速的下滑,伸进了我的大花裤里,一把抓起我的家伙。经过这种挑逗我逐渐醒了过来,但是这么享受的事情我可不想轻易破坏。于是我闭着眼睛静静地享受着美鹃的这只玉手带给我的快乐。「不对,美鹃昨天晚上应该已经回到儿子身边睡了,怎么还有人挑逗我。」想到这里,我急忙张开眼回望。「爸爸,醒了呀。」

  我看到一张漂亮无比的瓜子脸,和那双我已经看过20多年还是一直看不够的水灵灵的大眼睛。「玲儿,你什么时候来的?」「老爸,你不会不知道吧!刚才你还很享受呢」说着调皮的眨了眨眼,同时右手稍稍用力的在我的龟头上按了一下。「哦,死丫头,你要谋杀老爸呀。」「哦,哦」女儿没有停止,右手开始上下套起我的大家伙。突然,我想起隔壁还睡着二儿子和媳妇,要是让他们看到了,那可麻烦大了。

  「乖女儿,你二哥和二嫂还在隔壁睡着呢,快,乖,把手拿出来。」我赶紧用手把女儿的手从我跨下拿出来。「爸也真是的,怎么让二哥他们睡到家里了,多不方便」

  「臭丫头,老爸这除了你能来,你二哥就不能来啊?」(其实我更在乎二媳妇。)

  「老爸,我把他们叫醒,让他们回去好不好」「不行,难得你二哥来爸这里住,起码也得让他们休息够嘛,再说文梁昨天喝的这么醉,今天估计起不了。」(媳妇昨天被我干的这么爽,现在估计还在梦中呢)「二哥也真是,爸,我可不管,人家可是计划今天陪你一天的。」「晕倒」,我在心里嘀咕,看到女儿这个样子,估计是想我的家伙想了很久了。

  这次五一都已经过了5天了,我还真没好好干过她一次。「这,这,怎么办?」「爸,要不去我那儿吧,松松今天9点钟就要去值班,晚上才回来。」女儿靠近我耳朵旁轻轻对我说。「那他们呢?」我指了指隔壁。「二哥,二嫂,你们醒了没?」女儿走到隔壁敲了敲门。「小玲,你二哥还睡着呢,有事吗?」回过来美鹃无精打采的声音。

  「没事,那你们继续睡,我和爸爸出去跑步了,等下如果我们没回来你们自己烧东西吃吧」「好的,爸醒了吗?」「也还睡着,不过我把他叫醒了,他这个年纪可要多锻炼锻炼。你们继续睡。」「好的。」「走了老爸。」「等老爸换条内裤」「不用换了,反正等一下也用不着了。」女儿狡邪的笑着。

  看到女儿这个样子,我不知道自己是幸福还是无奈。自从退休一来,女儿和我的关系变的越来越密切,而且对我的要求也从原来的一个月3,4次,增加到现在的7,8次。不过我现在还是完全可以满足她的要求。不过将来还真的不知道怎样。于是我随便套了条运动裤和一双跑步鞋,上面套上条T恤就被女儿拉出了家门。女儿家离我那里还是很近的,不到15分钟,我们已经跑到女儿家楼下了。这时刚好九点报时的钟声响了起来。

  「王松,应该出去了吧,女儿」电梯里我有点担心的问。「应该出去了」电梯很快停在了18楼。「小玲,你已经跑回来了?爸,早上好」一身警服的王松刚好在电梯口和我们碰了个面。「你不是值班么,怎么这么迟才出去,小心迟到被领导训。」女儿有些不满的说。「老婆放心,今天是值班稍微迟点没关系的。那我走了,老爸我先走了。」电梯里,女婿和我们换了位置。

  「女儿,我看我们还是下去继续跑两圈,等确定你老公走了我们再回来」
  「老爸,你怎么胆子越来越小,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哦。」(如果从我有胆量搞自己女儿和儿媳妇来看,我应该很胆大,不过从我小心谨慎的角度出发,这应该还是在我风格之内。)「臭丫头,快进去吧。」「老爸亲一个我就进去。」撅起嘴,我看看四周没人,轻轻吻了吻女儿,把她拉进了她家门。「老爸,我走不动了,你抱我好不好?」「出了这么多汗老爸身上很臭的,不抱了吧。」「我要嘛要嘛。」

  「臭丫头,这么大了还撒娇,好好好,老爸抱你进去。」我起身拦腰抱起女儿顺手把大门关上。女儿的身材还是和结婚前一样棒,每次干我都觉得很爽,再加上是父女乱伦的缘故,那种感觉真的不是语言能够形容。当我们亲吻着彼此熟悉的气息时,我开始血液加速,大棒槌也已经彻底立起来。我感到自己呼吸开始变的急促,大舌头更加贪婪的吸着女儿的小舌。

  女儿也热烈的回应着,双手紧紧的抱住我的脖子。我们开始撕扯着对方的衣服,到了谢谢边时,我已经忍无可忍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同时,拨下了女儿那已经湿透的丝绸内裤。看到女儿那么可爱诱人的小穴和小穴外面的那颗挑逗的小豆豆,我毫不客气的跪在自己脱下来的衣服上,同时双手按住已经分开的女儿的双腿,用我那条让女儿欲死欲仙过N次的大舌头,轻轻的吻上女儿的小豆豆,同时用双唇捏紧了,这样来回吸着。

  女儿受到我这么强烈的挑逗,显然立即被我征服了,她用手死死的按着我的头,同时小穴开始不停的流出淫水。我也毫不客气的大吸了几口。「丝,丝」随着女儿的轻声淫叫,我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于是我示意女儿站起来,上半身趴在谢谢,下半身把屁股撅起来,当我把我的阳具对准了女儿的小穴,从后面使劲的插进去时,女儿和我立刻都沉浸在那亲密无间的爱意中,她开始左右摇晃她的屁股,并示意我赶快行动,看到这么可爱的女儿做出这么可爱的动作,你说我能不拼了这条老命。

  我于是用双手按在女儿屁股两侧,同时屁股一挺,大力抽插起来。每一次的插入都让我奋不顾身,勇往直前,而从女儿口中听到的有节奏的「哦…哦…」的声音和那不断涌出的淫水我能体会到我们彼此间的那种快乐。从一出生到现在,女儿一直都在我身边,最长时间的分离也不过是一两个星期的事。看着从小到大一直和我无话不说的女儿,在我的努力下享受到如此美妙的时刻,我真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父亲。

  (看官原谅,我自己也觉得这种想法有点变态)估计我的这种观念大家都接受不了,不过起码女儿能够接受,这对我来说也就足够了。当女儿在我的抽插下变的呼吸急促,我知道是时候快马加鞭一番了。于是,我把自己的抽插速度提升到及至,在我一阵阵的狂轰烂炸之下,很快女儿开始大叫,「爸,我不行了,哦,爸爸……」「女儿,可以射进去吗?」听到这么诱人的声音我怎么还能不心猿意马呢。「恩,恩」女儿点点头。

  「太好了。」今天要是不让我射进去我还真受不了。于是我全然不顾女儿的大声叫喊,根根尽入,当那美妙时刻来临时,我深深的插入到女儿的最里面,同时把那养育了女儿的精液一股股都射了进去。由于昨天刚射过,说实在话,东西还真是不多,不过,还是射了10几下,把剩下的都一股脑儿全交给了女儿……
  「女儿真的安全吧,」射完之后我扶着女儿一起坐在谢谢边,女儿的下面还流着我的精液。「放心吧,老爸,我去你那之前吃过药了,而且现在不是危险期。」
  女儿气喘吁吁的回应着我。「玲儿,看你今天这么急你老公最近没有弄你吗?」
  「他和老爸的感觉不一样嘛,女儿还是喜欢和老爸」「老爸,你身上臭死了,去洗澡了啦。」「臭丫头,刚才还舍不得老爸,现在就嫌弃啦。」「你快去洗啦。」
  「那我们一起洗,我把全身赤裸的女儿抱起来,走进了女儿家的大浴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