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都市之欲镜花缘】(16)作者:998
【都市之欲镜花缘】(16)作者:998
字数:7694


           第十六章秦美瑜入住与暗战

  次日清晨,萧幼媛的卧室里。

  大床上,母子俩紧紧相拥,睡的正香,一张薄薄的羽绒被盖在两人身上。
  被子下二人不着寸缕,萧宸脑袋埋在妈妈雪颈的位置,而萧妈妈则用一条大腿缠住萧宸。

  「小萧宸」在萧宸意念控制下,倒是没有硬起来。

  睡梦中,萧宸仿佛听到有一个声音在呼唤他…分不清男女……

  「主人……主人……」

  声音悦耳动听,宛如仙乐。

  朦胧中萧宸被这隐约的声线吵醒,逐渐挣开了双眸……

  映入眼帘的是自己的脸,萧宸清楚的意识告诉自己,这是一面镜子,而这面镜子就在自己面前十公分……

  这是妈妈的恶作剧吗?

  萧宸露出一丝微笑,心说妈妈可真是淘气。

  「妈,镜子拿开吧……我怎么可能被自己的脸吓到?」

  萧宸没有得到母亲的回答,于是疑惑的四下环顾,这一看不要紧,发现自己被镜子包围了!

  那么身下柔软的床?萧宸赶紧看向自己躺着的位置……居然也是一面巨大的镜子!

  萧宸本能的伸手去触碰镜子,却发现,镜子怎样伸手摸都碰不到,始终隔着他分毫!

  这时萧宸又听到那朦胧空灵的呼唤,「主人……来找我……」

  「谁?!你是谁?!」萧宸五感异常清晰,而这方诡谲的镜子世界,让他异常惶恐!

  「……我是……」关键的地方却如同消了音!

  「你说什么!你在哪?这里又是什么地方?!」说着萧宸跳下触感如床的镜子,脚下却空空的,什么都没踩到!

  萧宸开始往下掉,失重感让他失声尖叫,而周围看不到别的,只有无数镜子包围了自己,而这些镜子自己却触不到任何一面!

  萧宸尖叫了须臾,慢慢恢复思考能力后,发现自己一直处在下坠状态中,却迟迟触不到底,而身下的镜子,一只隔着自己一米不到!

  渐渐的,萧宸意识到,这里似乎不是现实的世界,因为这里的一切,都违反了物理法则!

  ……

  「有人吗?谁来救救我!」萧宸放松了身体,任由自己下坠,然后尝试性的呼救,因为之前有人喊自己。

  「主人……你只要想……坚信……站稳……」

  飘渺的音线时隐时现,萧宸非常模糊的听到了一点,却没有头绪,于是再次喊道。

  「你说什么——?!我听不到——!」

  「……没时间了……」

  没等萧宸听清,萧宸碰到了下面的镜子,骨肉摔得粉碎!身体的碎片飞溅了十几米远!

  ……

  「啊——!」随着惨烈的嚎叫,萧宸直挺挺的坐了起来!

  萧幼媛醒了有十分钟,此刻正趴在儿子身边,用头发逗弄他的鼻孔,却被突然的一幕吓得跟着惊声尖叫!

  「啊——!」

  萧宸目露惊惧的看向声源,然后愣愣的叫了声「妈」,之后因为之前剧烈的疼痛与惊吓,喘息着摩挲自己周身。

  「呼……吓死妈妈了,怎么了,做恶梦了吗?」萧幼媛心有余悸的抚了抚胸口,然后过去搂住儿子,又抓过被子,围在两人身上。

  萧宸点点后,后怕的往妈妈怀里使劲拱了拱,一股母亲特有的温馨体香钻入鼻孔……随着萧妈妈轻拍后背,以及安慰的话语,萧宸的呼吸慢慢平静下来。
  「宝宝,好点了吗?」

  「嗯……」

  「梦见什么了?」

  「我…我梦见、梦见自己在一片镜子里往下掉,然后摔死了……」

  「梦都是反的,说不定你今天要走运呢。」萧妈妈紧了紧怀里的儿子,轻声细语哄道。

  「嗯。」说着萧宸又往妈妈怀里钻了钻,现在的他很脆弱,因为之前的梦太过真实,那种粉身碎骨的感觉让他后怕极了!

  「在躺会儿呗?」

  萧宸没回话,用脑袋在妈妈馨香的乳沟里点了点头,蹭的萧妈妈嗔道。
  「怪痒痒的,别蹭……」说完搂着儿子躺了下去。

  刚躺下不久,萧妈妈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儿子,发觉儿子没睡,于是抿抿嘴唇,被窝里的玉手探到儿子胯间,抓到小指粗的「软虫」,然后试探性的揉了揉。
  「妈…你怎么又……」

  「……怎么没反应呢,明明昨天才做了一次而已啊?」

  「妈,你都有宝宝了,还是算了吧。」

  「不碍事……宸宸…宸宸不想吗?」

  「呃…那好吧。」萧宸解除了自身的限制,几秒功夫,萧妈妈把玩在手的小鸡鸡瞬间膨胀了十几倍!

  萧妈妈止不住的诧异,呼吸急促的道:「你这东西反差也太大了吧……」说着玉手撸了撸。

  母子俩又气氛旖旎的聊了几句,萧宸才起身,来到妈妈胯间,用的正常性交姿势。

  「用不用找点润滑油?昨天可费了不少功夫才插进去。」

  「不用……你揉揉小穴就有了……」

  ……

  半小时后,也就是早上七点多。

  萧宸从后面搂着妈妈,下身还插在妈妈的屁穴里。

  这会儿萧妈妈正接电话呢,关于承包兴田公司的物流业务,业务成交额实在太大,助理苏言处理不了,所以必须她亲自处理。

  萧妈妈努力保持呼吸,讲着电话。而萧宸则贴心的帮妈妈擦着鬓角的香汗,另一手温柔的揉着——妈妈因为怀孕初步隆起的小腹。

  虽然离第二次高潮已经有五分钟了,可萧幼媛还是有气无力的,不过勉强没有被对面听出异样。

  只听萧妈妈语速平缓,声线从容、优雅的讲着电话:「钱总,我们之前又不是没打过交道,记得前年承包了贵公司百分之四十的货物运输,不管是价钱还是运输效率,相信你心里有数……价钱可以谈……放心……之前的交易您不是很满意吗……我知道,要不你也不会找我不是……如今我们公司扩大了一倍,又引入了股份制,这两年更是累积了不少行业心得,我有信心将您这一单做的完美……
  嗯……那合同方面您跟我的助力苏言拟定吧,价钱我会跟她说的,让她在给您降一下,分期也没问题……好,那就这样,签合同那天我会过去的……好的……呵呵…你怎么知道我怀孕了?嫂子说的呀……都四个月了……见外了不是…孩子满月酒怎么可能不请你……那就说好了,到时候您可要赏脸来…再见。「
  一个电话打完,过了差不多半小时,萧妈妈身上的汗早就消了,而萧宸则搂着妈妈睡了过去。

  听着儿子平稳的喘息声,萧妈妈小心翼翼的、咬牙拔出胯间还半硬半软的巨根,之后连忙用准备好的毛巾堵到屁眼的位置。

  这番响动吵醒了萧宸,萧妈妈见状道。

  「还想让你睡一会儿呢,这样也好,先吃饭还是先洗澡?」

  「饿了…吃饭。」萧宸摸了摸肚子道。

  「想吃什么?」

  「随便。」

  「紫菜蛋花汤配上咖喱饭怎么样。」

  「啊?咖喱饭好吃是好吃,可是太麻烦了吧……」

  「想吃就行,麻烦点没事,我记得冰箱里有速成的材料,我快点做,顶多二十分钟就好。」

  「谢谢老妈!」萧宸躺在床上雀跃道,说完馋的咽了咽口水,妈妈的厨艺简直不要太好,想想就流口水!

  萧妈妈露出恬静的笑容:「这孩子……一会儿起床先凑合着擦干净,洗洗手,等吃完饭咱们在一起洗澡,我穿件衣服去给你做饭。」

  说着萧妈妈走到柜橱,翻出一件宽松的长袖便服,衣摆堪堪盖住身下的靡靡风光,不过稍一走动,中空的小穴就露出来了!

  就套了这一件,萧妈妈就打算合上衣橱,不过中途顿了顿,想到什么后,风情万种的回眸看了儿子一眼,又再次打开柜子,一番翻找后,拿出一双又可爱又性感的白棉中筒袜,仔细套上、整理均匀后,萧妈妈就鞋也不穿的走出卧室,留下一句「在眯会儿也行,反正今天周六,不用上学。」

  卧室外气温没调的太高,所以萧妈妈先调高了全局室内的气温,毕竟穿的这么少,暖气不调高点怎么行。

  接着又去卫生间稍稍清理了一下狼藉的胯间,便去厨房做饭。

  萧妈妈哼着好听的小调,在宽敞豪华的厨房里如同花蝴蝶,因为美丽的心情、行动间如少女般跳脱,体态翩跹、摇曳,窗外的麻雀仿佛感受到她美丽的心情,跟着叽叽喳喳的脆鸣不休,阳光顺着窗户洒入厨房,让空气中细微的浮尘飘动如雪,也使得萧妈妈近日愈发白皙如玉的大腿,更如阳春白雪般璀璨耀眼,夺人心神!

  如这般美态被任何一个男人看到,怕是瞬间化身为狼,即便这美厨娘有毒,吃了便死,也会奋不顾身、将她「吃」的渣都不剩!

  幸福的时间过的飞快,母子俩吃饭时,家政公司的两位大妈赶了过来,进行每日的房屋打扫,一般只清理内室,需要两个小时,而每周日会来五个家政大妈,进行整栋别墅的清理。至于两位园丁,每天上午九点过来,只在室外的花圃里活动,一小时不到便会离开。

  费用高昂,不过对于萧妈妈不值一提,她今天刚谈好一单6亿6500万的大合同,如果成交,业务结束后,到她私人帐下的少说5000万!

  两位专业的大妈知道这位雇主的脾性,知道她不喜欢她们浪费时间,于是埋头猛干,展现出专业的家政能力。

  两位大妈照例先清理出卧室,至于精子的味道,不关她们的事,她们就绝对不会八卦,毕竟这份工作薪水丰厚,碎嘴皮也要看情况。

  卧室清理干净,母子二人进到里面,关上门便开始享受二人世界。

  十点不到,两位大妈离开了萧宅。

  大妈门前脚刚走不久,门铃就响了,萧妈妈来到高清显示屏前,看了看门口的情况。

  是秦美瑜,还有她姐!

  秦美瑜似乎站不住,手扶着墙,而秦孝婧则搀扶着她,又按了两下门铃。
  「秦老师怎么回事?先进来吧。」萧妈妈对着显示屏上的传声器道,说着按了开门的按钮,萧宅大门「咔嚓」一声自己开了。

  秦孝婧扶着妹妹走了进去,得亏她会两下子,力量还不错,要不真扶不住妹妹这一百多斤。

  萧宸很担心秦老师,毕竟这一个多月的相处也有了感情,而且颜值也加分不是?

  「老师,你怎么了?」萧宸迎上前去。

  秦美瑜这会儿听到萧宸的声音,筛糠般的娇躯奇迹般停止抖动,接着克制不住的扑向萧宸!

  抱了个满怀,秦美瑜净身高可有178公分,此刻穿着平底鞋也将近180 ,所以萧宸的脑袋直接被柔软馨香的绵弹包围住!

  「哟,秦老师呀,你怎么一进来就抱住我儿子,你们可是师生,不觉得…太亲了吗?」萧妈妈在后面,冷着脸漠然道。

  「……妹,你怎么……」秦孝婧一席黑色女士西装,修身的,所以丰乳肥臀十分显眼,五官也是立体、深邃,虽然是黑头发,但是根本不像中国人,倒像个美艳的大洋马!

  一双碧绿风情的瞳孔看向萧幼媛,秦孝婧露出一丝歉意,道:「不好意思,我妹妹失态了。」

  「赶紧让她松开!」萧幼媛没理会她,过去拽了拽秦美瑜,没拽动。

  被无视了,秦孝婧也不生气,毕竟小肚鸡肠的怎么当副局长?

  「妹,先松开吧?先把情况跟萧女士说一下。」

  秦美瑜不管不顾,任由萧妈妈拉扯,一直抱了萧宸有一分钟,才面无表情的松开手,此时她内心极度羞赧,自然出现了「面瘫」的保护罩。

  「萧姐,对不起。」秦美瑜虽然道歉,却面无表情,有些淡然。

  这是什么态度?不了解秦美瑜的萧妈妈,开口怒嗔道,「你们不用道歉,现在马上走,这里不欢迎你们!」

  「……这」秦孝婧犯了难,堂堂局长被人指着鼻子往外赶,佛也有火啊,不过为了妹妹,她继续忍着怒气,和颜悦色的道,「萧女士,请听我说……」
  一番解释后……

  萧幼媛拿着一张医生诊断书,面色发黑,「也就是说,秦老师离开了萧宸,就会发病,严重了可能休克致死?」

  秦孝婧跟妹妹端坐在沙发那头,闻言点点头。

  秦美瑜站了起来,她已经从刚才与萧宸拥抱的羞赧中缓了过来,所以语气带着一丝凝重的祈求,鞠了个躬后真诚的说道:「我希望能住下来,拜托了!」
  「这是真的吗……」萧妈妈仍不肯相信,让她住进来?那自己跟儿子的二人世界…还有这个女人对自己儿子有些太过亲近了,她怕……

  秦孝婧板着脸不乐意了,说了这么半天,还是不信,摆明了不想让妹妹住下……

  秦孝婧也是天之娇女、枭雄之女,又是新景自治区新景市总警署的副局长,自有一股傲然天地的风骨。

  只见她也站了起来,踩着五公分的深口黑高跟,加上174的净身高,从萧宸的方向看,姐妹俩几乎一般高挑!

  而且黑发碧眼,天生就是稀少的美人标配,所以这二人站在一起,珠玉相映,美的让萧宸目不暇接!

  「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难道您要见死不救吗?还是说,您需要别的什么,比如钱之类的。」秦孝婧抱臂呛声道。

  「我不缺钱,别的也不想要,现在,请你们出去。」萧妈妈眉梢寒霜,一副冷傲的模样,显然也是生气了。

  「妈——让秦老师住下吧,她对我那么好,而且以前被绑架过两次,怪可怜的……」一旁沉默不语的萧宸心软道,说着看向秦美瑜,师生俩视线默契交汇,秦美瑜的表情又快速消失了……

  「……好吧。」

  萧幼媛终究是个心地善良的女人,事关人命,自己又能帮上忙,所以即便再不愿意,也顺势答应了儿子。

  萧宸闻言开心的亲了妈妈脸蛋儿一口,引的萧妈妈瞬间心情变好,咯咯娇笑。
  ……

  「那就不打扰了,我妹妹就麻烦你们了,以后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给我打电话,我能帮的绝对尽心尽力。」说完,寒暄几句后,秦孝婧踩着高跟,「哒哒哒」的极有韵律、美感的走出了萧宅,乘车离开了。

  萧宅中。

  「萧姐,我住那间?」

  「就一楼最大的那间可以吗?」

  「萧宸在一楼吗?我不能离他太远。」秦美瑜半真半假的说道。

  「他在二楼,不过……」

  「你也在二楼吗?」

  「嗯……」

  「那我上去怕是要打扰到两位,连住院的时候有什么响动都能听见,我还是住在一楼吧。」秦美瑜表情带着一点矜持的浅笑,这笑容给萧妈妈感觉意味深长。
  医院…听见动静……萧妈妈不露声色,心里却有点发虚,于是做贼心虚道。
  「不用不用,不打扰,我这房子大,你住二楼没关系的。」

  「真的不打扰吗?那谢谢萧姐了。」

  萧幼媛见对方一副尽在掌握的从容模样,心里发了发狠,暗道中计了。
  「不用谢,以后日子长着呢,咱们呀,可要多多亲近才是。」萧妈妈面带冷笑,隐晦的警告道。

  秦美瑜稳坐钓鱼台,毫不在意对方隐晦的警告,毕竟对方顶多就是给自己脸色看,下点小绊子,而这些,她根本不在乎。

  「嗯,那我把行礼提上去吧。」

  一旁萧宸,丝毫没察觉到二人的暗战,殷勤的上前帮秦美瑜提着箱子。
  师生俩上了楼,楼下的萧妈妈坐在沙发上,半响后冷哼一声。

  心说走着瞧!

  ……

  下午三人没事干,坐在一起看电视,二女夹着萧宸,萧妈妈依靠在萧宸身上,秦美瑜则坐在稍远的位置。

  电视频道是新景晚间新闻,这是重播。

  「今天上午,新景市新城区一名四十岁中年男子坠楼死亡,据目击者称……」
  「……丰源汇凶杀案,今日警方公布调查结果,嫌疑人李某饮酒后与对方发生口角,心生愤恨下持刀连刺赵学彬十四刀,致其动脉破裂,当场死亡……李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警方将依法……」

  「……林国伟市长对近日连续的人员死亡事件提出质疑,对新景市总警署下达批示,要求加强巡逻力度,从重处理近日的违法行为……第四次专项严打行动启动……」

  萧宸看着看着感叹道。

  「最近新景市好乱啊,妈,以后你可别自己出去,就算真要出去也一定记得带个人保护你。」

  「嗯,宸宸不陪着妈妈,妈妈就不出去了。」

  ……

  秦美瑜在一边沉默不语,依旧怔怔的看着新闻,心里越发凝重、担心。
  这些日子死的人,远远要超过报道的数量,大部分都被压下去或者掩盖了,而这新闻中的冰山一角,也只是忽悠大众的说法而已……

  秦美瑜叹了口气,起身离开沙发,来到窗边远眺,心中祈祷那个人一定要赢,可千万别死了……

  交锋已经开始,而这只是开端!

                ——

  入夜,晚上十点。

  新景市某高级豪华酒店中。

  一双黑色皮鞋不急不慢的踩在走廊中的地毯上,鞋子的主人身材颀长,185以上的身形踱步而来,他步子轻灵,每一步迈出的距离几乎分毫不差,落脚时毫无声息。

  身后跟了七八个便装青年,也都异常低调的紧随其后。

  只是每个人……腰间似乎都有一点凸起,如果警匪片看多的人察觉这一点,绝对会猜到,里面藏的是手枪!

  「是这里吗?」领头人说道,声音十分中性,有着淡淡的磁性。

  「寒哥,就是这儿。」身后一人利落的答道,其他人一言不发,等待着命令。
  被称作寒哥的人,就是秦朝管家李建国的独子,李香寒!

  也不能说是儿子吧……因为李香寒生下来以后就是双性人,既有JJ,也有OO,李建国崇尚自然之道,也就没为爱子做性别矫正手术,想等他长大后自己选择。

  而李香寒,自幼生的唇红齿白、粉雕玉琢,长大后虽然在父亲的调教下非常强壮,但是从身形看却依然像个女人……当然,女人的蛮腰、翘臀、大长腿,甚至小穴…他都有,不过却没有奶子,但说他是男的吧……他那精致的小丁丁根本硬不起来……

  于是李香寒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性别,也就不敢去爱。这不今年三十一了,除了顺从父亲的安排,走到了今天的高度,感情史却仍是一片空白!

  扯得远了,言归正传。

  远处一个体态美好的女服务员推车过来,李香寒随意的道。

  「外面交给你们,这事大家都熟练,我不细说了,仔细点别大意就行,小陈,去监控室打声招呼,周余,你拿着东西跟我进去。」

  于是众人快速散开,李香寒自己走到服务员身边,道。

  「我来吧,你可以离开了。」

  「……先生,我是服务员,请交给我吧。」服务员对这个帅…美女?总之对这个颜值高的美人露出了职业性的笑容。

  李香寒没说话,摸了几张百元大钞,递了过去。

  「我来,你可以离开了,之后记得不要提起我。」说着掀了掀腰间的衣服,似是无意的露出黑漆漆的手枪!

  虽转瞬即逝,但是因为李香寒的刻意引导,女服务员还是看见了!

  服务员目瞪口呆,张大嘴巴就要尖叫,却瞬间自己捂住!

  因为她的小腹处,一只黑洞洞的枪口抵在上面!

  「周余,你先把这位姑娘送下去吧,东西放门口,我很快就好。」

  旁边用枪顶着服务员的周余闻言,邪邪一笑,这一笑脸上的疤痕愈发恐怖,他依言放下很普通的背包,然后搂着瑟瑟发抖的服务员离开了这里。

  李香寒整理了一下衣领,露出一丝浅笑,随即推过推车,开始敲门。

  「咚咚咚」

  「进!」

  「咔嚓」李香寒推门而入,顺手关上门。

  「我说怎么这么慢!你们还想不想开店了!妈的让你们上个菜怎么那么费劲」
  屋内男男女女十几个,说话的是中心的匪面中年男人,这会儿正猛拍着桌子吼道。

  满屋烟酒气,李香寒看着醉眼迷瞪的中年男子,嘴角扯出一丝森冷的笑意。
  语调听似柔和的说道,「不好意思,这家店明天就要暂时停业整顿了」话没说完,松开了推车,手伸向了腰间!

  浪费时间可不是他的性格,行事果断迅速是他的准则。

  匪头男听见这声,一个机灵,他知道对方是谁!他是秦朝的「尖刀」,在他记忆中是无比恐怖的存在!

  「别喝了,快掏枪!」肥头男大吼一声,刚要往桌底钻,还没待十几个男女反应过来,他的眉心绽放出一朵血花,后脑壳连着头皮、被子弹射到了后墙上,黏在了上面!

  没有给任何人尖叫的机会,李香寒双手握着消音手枪,连扣扳机,目光闪着渗人精光!

  「噗」「噗」「噗」「噗」「噗」……

  「霹雳乓啷」连续的倒地声,顺带卷倒一些东西,声音不大,外面就算有人也听不到,况且这一段走廊已经被封锁了!

  「咔嚓」弹夹不到一秒被换上,旧弹夹掉在了地上。

  这时,屋内所有人都被爆了头!不管男女,只剩下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姑娘,已经吓得哭都哭不出来了!

  李香寒呼吸都没变,放下了枪口,喃喃问道。

  「你是谁?」

  「……郑、郑佩佩……」

  「多大了?」

  「……9、9岁。」小姑娘抖得如同筛糠,双眼都要瞪出来了!

  姓郑,而且眉目见很像地上的郑大哥……

  「那我们玩个游戏,你闭上眼睛在挣开,我就会离开,好吗?」

  李香寒这时露出第一个笑容,恬静如画!

  郑佩佩点点头,慢慢的……一双小手捂住了眼睛……

  「噗!」

  「咣当!!」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