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娇妻人人骑之我爱我妻】(第一季)(05补全)作者:a287363357
【娇妻人人骑之我爱我妻】(第一季)(05补全)作者:a287363357
字数:7195


           第五章美少妇的回忆(一)

  在聊天中得知,原来春丽姐是四川绵阳人,老公是山东人,她和老公都姓王家里有个男孩儿,交给公公婆婆带。回次娘家不容易,每年光在车费上就开消不少,还不算回家后里里外外打点打点的,所以她们需要挣很多钱才行。前些年跟老公出来打工,老公在工地上班,本来她不上班的,看老公在工地干活挺辛苦,又想在老公身边陪着他,为了替老公减轻下压力,自己也找了份工作,但到工厂后啥也不会做。只能像那俩小姑娘一样焊个电路板,打个包装啥的。因为她人长的好,又是已婚少妇,跟别人说起话来也没有太多约束,大家时不时的用语言挑逗她,她也无拘无束和这些个淫民们没事聊聊天,所以大家都喜欢她,觉得她人好,说话也不见怪。小工厂也就几十来号人,家族式企业,领导都是亲戚关系,就连小卖部的老王也是厂长的远房亲戚。机加工厂本来女性就少,而且又有一个像她这样如花似玉的美少妇。时间一常被厂长看上了,在厂长的一再诱惑下,终于和厂长好上了,后来厂长吹牛时跟张主任谈到他俩的关系,张主任以此为要挟勾达她,她也没办法,只好同意了。再后来就是老王了更不要脸,威胁她如果不跟自己相好就把此事公开出去,就这样……由于厂长照着,所以让她当了厂里的出纳。工作也轻闲了,收入也多了。刚开始她还有点儿接受不了,但都是过来人,时间一常她也不再去计较这些了。

  她老公工作经常加班倒班,当春丽休假时,她老公可能不在,她老公休假,她又上班,所以俩人也很少能碰到一起,更别提房事了。不过她偶尔会去工地看她老公,每次去她都送点儿好吃的买点儿好烟啥的。她老公干的活离市区较远,住的是集体宿舍,里面放了十来张架子床,有二十来个人。每次进去都一股子汗臭味,让她不舒服。但为了老公,她也都不觉得啥,每当她过去,宿舍里的爷们儿们都对她吹口哨,还说一些下流的话。但王哥不以为然,说都是过来人了让她别往心里放。王哥时间常了不做那事儿,也憋的慌。由于周围也没小旅馆,有一次王哥非留她在那儿过夜,她也没办法,只好将就着。睡觉时在周围拉了些单子,但跟本不能完全遮住,也没办法遮住。这些个爷们儿们,晚上打牌的打牌抽烟的,吹牛的,王哥也跟着吹。由于天气热,她只穿了件吊带连衣裙,里面穿了胸罩与内衣。但由于由胸太大,胸罩肯定包不住,基本上有一半都漏在外面。起初还有些羞涩的用手护着,但王哥并不以为然,还夸奖她性感,她一想,反正你都无所谓了,我还怕啥,就算让这些个色狼看了也少不了啥。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的大方了起来,跟这些个光棍们一边打牌一边吹起牛来。

  晚上工友们为了庆祝有女士光临特意骑车在外面买了许多凉菜与十来捆啤酒,和十来瓶白酒。大家一边吃一边喝。这边牌桌上有人过去凑热闹过去喝酒,三缺一,春丽问边上闲着的:「谁想玩牌的,来凑个数」

  这时一直在聊天的刘志豪起身走到牌桌边,说道:「我不太会玩,还请大家手下留情」。

  「哎……大学生咋能不会打牌呢,我跟你说,小刘,这人……一入社会你啥都得会,大家说是不是?」春丽边上的张大伟说道。

  这时王春丽才注意到这个小刘,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身高大概有一米八的样子,人长的挺瘦,皮肤挺白,眉清目秀的,鼻子挺挺的,长的有棱有角的,全然是一个帅气的大男孩儿。和这些个大老爷们儿比起来显得格格不入。春丽看着小刘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不知是喜欢呢,还是喜欢?她自己也分不清楚,可能和男人看到了非常漂亮的女人一样会喜出望外一样吧。说到这里,宿舍里倒是有好些个男人不停的朝春丽这边看,边看边痴痴的笑,不知在想些什么。
  春丽好奇的问「就是,玩玩而已没什么的,你们这儿咋还有大学生?」
  张大伟对面的牛二愣回答道「你是不知道,我们几个和这小子是同村的,这小子是个好娃,在学校里学习可是一等一的好,十里八乡可有名了,因为家里穷,学都快念不下去了,那边那个是他爹」

  他指指刚才小刘过来时和小刘聊天的一个中年男人接着说道。「他家里四个娃,他还是老大,能上学都已经不错了,上次学费不够还是我们大家伙给凑了些,哦,还有你家老王也给了些,这不放暑假,工地上工资高,就跟着他爸当了钢筋工,干俩月,学校不忙时也过来帮忙。哎……我儿子要这么懂事就好了!不说了,继续打牌」。

  小刘接话道「牛叔说的对,我家条件不太好,多亏了大家伙帮我,不然我这学都念不下去了,等我以后发达了一定好好感谢感谢大家伙儿」

  春丽若有所思的接过话「哦……我就说嘛,挺秀气一小伙咋就和你们这些个大老粗扯上关系了。」

  张大伟不服气的说「哎……春丽,话可不能这么说,大老粗咋了,人总是要吃饭的,脱了衣服还不都一样?」

  春丽嬉笑着说了句「去你的,谁跟你一样?」

  张大伟憨笑着挠着头坏笑着说「哦……对、对,咱俩是不一样儿,你脱光了可比我值钱的多,有看头,嘿嘿……」

  春丽伸出桌下的脚踢了下张大伟的腿说道「想看看你妹去,当着小孩儿的面说啥呢!这可还有未成年人。」

  张大伟被踢了下心里还乐滋滋的回道「打是亲,骂是爱,爱的不够用脚踹」
  小刘不服说「谁说我是未成年人,我已经成年了。」

  老牛笑着对小刘说「你春丽姐说你是未成年人你就是未成年人,人家说的不是你的年龄,你还太小,不懂……」。

  小刘问道「我不小,啥是我不懂的?我啥都懂。」

  看着小刘不服气的样子全桌人都笑的前仰后合的,只有春丽还故作矜持的抿嘴一笑。「你们这些个老家伙们脑子里整天都想啥呢,把娃都带坏了。」

  张大伟接着说道「你还未尝人间云雨…」。

  还未等张大伟把话说完老牛插话坏笑着说「老家伙还斯文起来,还云雨……你问他啥叫云雨,他知道不?要不,春丽妹子,你教教这小子啥个叫作云雨」
  春丽有些害臊的回了句「去你的,我才不会教呢,一个个老不羞的当着娃的面儿说话口无遮拦。」

  就这样大家一边打牌一边聊着。打了一会儿大家也越说越没边儿了,一会儿说到女人的眯眯啦,一会儿又说到谁跟谁咋搞了,男人的鸡巴长短啦。春丽也不见怪和他们打情骂俏的聊了起来。房檐下抽烟的、喝酒的、打牌的、吹牛逼的……几个三十来岁的爷们儿有点儿喝高了,对着这边吼到「打牌有啥子意思,是男人就走一个……,来,小刘,陪哥哥吹一个。(吹一个就是喝一瓶啤酒的意思)」
  小刘回答到「我不会喝酒」

  另一个小伙叫到「不会喝学嘛,刚才那谁谁不是说了嘛,到社会上你迟早也得会,不如早学早会,大家伙说,是不是?」

  大伙们凑热闹叫到「可不是嘛」「就是就是」「男人哪有不抽烟的」「不喝酒的,不日逼的,那是娘儿们儿!」

  说着老江递过来一瓶啤酒,小刘也接了过来说道「喝就喝」。

  然后张着嘴对着酒瓶灌了一大口。然后夹了边上的菜填了点儿进肚,说道「也没啥大不了的,春丽姐,你也试试?」说着,把自己刚喝了一口的酒瓶往春丽面前递。虽然春丽挺想接,但女人的矜持又让她把准备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
  春丽回绝到「我不喝,你们喝就行了」

  这时老江把啤酒瓶夺了回来说道「你春丽姐是干净人,你小子那口臭,人家能受的了?来,来点儿这个」

  老江左手拿了瓶二锅头,右手拿了只一次性杯子,倒了一杯,递给小刘说道「是男人就来一口」

  小刘接过后看了下老江,老江示意别客气,随后一口还没喝完炝的小刘「妈呀,咋这么辣呢?」说完就抓起隔壁桌上的筷子吃了点儿花生米。桌子前老牛、张大伟、春丽和隔壁的工友们都笑了。

  这时老牛说了句「春丽,要不你也来一口试试?」春丽回绝道「我……就算了」

  这时,有几个起哄道「春丽一定不会喝酒,你看咱们就刘,也不会喝,不照样喝了」。

  小刘赶紧起身说道「我也就尝了下,那不算。」

  又有几个人起哄到「小刘,你不是男人,连个娘们儿都不如」「就是,咱们春丽指定比他能喝。」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

  小刘辩解说「你们有本事让春丽姐喝,她要敢喝,我绝不比她喝的少!」
  不远处的老王听不下去了,摆了摆手说道「好,小刘,这可是你说的!」他又转过来对大伙说「谁说俺们家春丽喝不了酒,我可跟你们说,她要喝起来,你们谁都不是个儿,信不信把你们都撂倒!」一边说着还一边用手指着大家作着支体语言。

  老王的说话引来一堆唏嘘声「七……」「意稀…谁信呀?」

  老王有些气不顺又转过来对春丽说「咱再咋说也算是过来人,咋能让这帮小子瞧不起,喝一个给他们看看,让他们知道,什么叫,钢……是铁打的!」
  和老王一桌喝酒吹牛逼的几个人也赶紧起哄「就是,让这小子看看,啥叫女中豪杰」「就是,让这小子知道,他有几斤几两」。

  此时全宿舍二十来个工友都不忙别的了,本来就有这么个美少妇吸引人眼球,这会儿又这么火,放下手里的事儿围过来看起了这边的热闹,其中包括小刘的老爸。说是看热闹其实目光全部落在了春丽身上,一个个的眼神恨不得把眼前这个白嫩嫩的美少妇吃进肚里。

  春丽撇了一眼老王,回了句「这可是你说的,我要喝大了,或喝出啥事儿你可别怪我,我告诉你,我要是耍起酒疯来,你们谁也拦不住!」

  老王笑笑说「只要你给老公我长脸,你咋整我都不怪你。」

  春丽回过头,大家把桌上的牌收了,有人拿了一次性杯子,把里面倒满了白酒,有人把凉菜端上桌。「行,喝就喝,有啥大不了的,还怕了你们不成,小刘,咱俩比比看,要是你输了咋办?」说完便端起杯子米了一口。

  还没等春丽放下杯子,就有人怂恿小刘道「哟……咱们的美女喝了,你小子还不快点儿?」

  小刘也举起杯子「好,要是我输了给你舔脚丫子,我也来一个」说完便喝了两口。「大伙儿看,我喝的不比她少吧?」小刘放下杯子又填了两口花生米,抬头说道「春丽姐耍赖,她只米了一小点儿,我喝了两口,谁厉害?」。

  这时有人回应「当然小刘厉害,大家说是不是?」「就是,王春丽那不叫喝酒,吹牛逼可以,喝酒还不如咱们的小处男能喝」人堆里不知是谁发出的唏嘘声……「这可是你说的,输了舔我脚丫子,那我喝,你们可看好了!」春丽还没放下酒杯又再次举起放到樱桃小嘴边,红唇再次将杯里的酒吞了两口。放下杯子后用手背擦了一下,指着小刘说「谁不行?」

  其他人看到了都你一言我一语的夸赞起来,小刘也不示弱,嘴里吃了几口凉菜,端起杯子说「那你要是输了呢?看好了」说着就喝了整杯的三分之一。喝完后面红耳赤的,赶紧夹了几口菜填嘴里。

  「你要输了就教我们小刘啥叫云雨」老牛起哄道。

  「行,就按你说的,我还怕他不成!」春丽说完又拿起酒杯。大伙也凑起热闹,每人手里一个啤酒瓶,一边喝着一边替这俩斗酒的打气。王春丽在大家的煽动下,一会儿就把一杯都喝完了,这一杯少说也有三两酒。

  她面带桃花朝大家说「虽然我一般不怎么喝酒,但一喝起来,你们谁都比不过我,更别说这小子,他肯定不行,大伙说是不是?」

  「是」「那必须的」没错「」把这小子喝趴下「大家也边喝边起哄。小刘已经喝了一杯了,听了后更不示弱,和王春丽拼起酒来,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俩人在大家的哄闹中继续对战……

  「哎呀……没看出来,你老婆人长的水灵个子倒也不高,还真能喝呀,真厉害,来,老王,咱也走一个」说着他的上铺拿着酒端到老王面前,自己也拿了一杯,喝了起来。

  老王接过酒杯边喝边说「那……是,我们家春丽还有更厉害的,只不过你们没机会看到罢了……」老王桌上的几个听后有人问到「更厉害的,是啥?」其他几个人也都看着老王。

  老王摆摆手笑而不言端起酒杯说道「不说这个,来,走一个,继续。」一边聊着天,一边划着拳喝着酒,好不热闹「五魁首啊,六六六呀……」过了约么半个钟的时间,这边的小刘明显不敌王春丽,在第四杯没喝完一半的时候已经趴在桌上认输了。

  春丽大获全胜对小刘说「敢跟我比,你也太自不量力了,来,给老娘舔脚丫子!」说着便脱了拖鞋,把腿架在桌子上把一只脚递到小刘脸前。

  由于她穿的连衣裙,当腿抬至桌面上时光滑白皙的大腿一直漏到了根部。借着酒劲,不但说话大大咧咧的,就连动作也大方了起来。站在小刘后面的大老爷们儿们使劲的朝里看,恨不得望眼欲穿。就在这时,谁想小刘抱住春丽的一只小脚,伸出了舌头,一边舔一边说「我输了」所谓酒壮怂人胆,小刘又接着说「春丽姐,你的脚好美呀,其实在你第一次进屋时我就喜欢上你了,你是那么的漂亮,就像天仙一样,是我生命中的天使,我看到你的那一刻起就发自内心的想笑,我也不知道为啥?就是想多看你几眼,你刚才打牌时没有注意,我一直在看你……」说着说着,小刘就睡着了……春丽听了后满脸通红,紧忙缩回脚放了下来,解释说「小孩子家乱说的,大家别听这娃瞎咧咧。」但其实自己心里有一种莫名的甜甜的感觉。

  其他人听了有些说小刘是思春期到了,有些说小刘该交配了。还有些人说小刘有胆识,敢在春丽她老公面前说实话……老牛抱起趴睡在桌前的小刘扔在里面的床上,而小刘老爸跑过去给儿子把被子盖好。其他人仍然有说有笑的。

  这时春丽起身,由于喝的太多,想去小便。当她走出门的时候老牛跟在后面说外面黑为春丽保架护航,其他几个人也跟了出去,谎说自己也尿急。就这样一群人都出了宿舍,而出去时一个个的裤衩都顶起了顶顶小帐篷。只留老王那桌人已经个个都喝趴下了。宿舍忽然一下子清静了下来。工地上的厕所离的有些远,一般尿急就直接宿舍外面随地解决,厕所是挖个大坑,简简单用铁皮围一下,用铁丝与木头固定一下而已。所以包的并不严实,而且还是男女两用的,因为农民工都是男人,也没必要分男女。春丽上厕所当然也不例外,进去后脱了裤子露出了雪白的大屁股,在微弱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扎眼。老刘头走到厕所边上装作一边撒尿一边从缝隙里往里看,其他人也都效仿,等春丽提起裤子出来时看到外面站了一排,下半身一个个昂首挺胸的向春丽敬礼。

  春丽没好意思的说了句「就憋成那样?也不等会儿」老牛笑道「除了你也没人看,再说了,这东西谁没有,还有啥不好意思的!大伙说是不是?」其它人附和道「就是,就是」趁灯光不好,老牛哥赶紧提了裤衩往前追了几步,跟在春丽后面装作不小心故意用自己的下身顶了几下春丽的臀部,春丽若无其事的继续往回走,前面几个哄着一溜烟的跑回宿舍,一边跑着一边议论「我操,好白呀」「不光白,还挺大的」「靠,真它娘的想摸一把」。

  老牛跟后面几个把春丽夹在中间一边走一边聊天装着说话其实时不时的故意用胳膊或手装做不经意的触碰春丽的皮肤或臀部。工地的路并不怎么平,只听「哎呀」一声,跟在后面的李欢一不小心跌了一跤。就在跌倒的一刹那双手向前扑去,一把拽住了春丽的连衣裙。由于力度过猛,夏天的连衣裙怎能承受一个成年人的重量,吊带瞬间被扯了下来,李欢的脸贴着春丽的臀部跌到了地上,一个狗啃屎。由于春丽行走的惯性,衣服被撕破,身体向前扑倒,还是老牛手急眼快,一把拽住向前倾倒的美少妇,这才没摔倒。夜空下,立刻出现一个全身粉白的赤身犹物,在没有衣服的遮掩下,洁白如玉的皮肤水嫩细滑,在月光的照射下仿佛透明般的耀眼,那双巨峰翘臀与水蛇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边上的几个人顿时看的目瞪口呆。

  还没等其他人有所反应,地上的李欢立刻爬起来抓起地上的破了的衣服赶紧往春丽身上贴。「春丽,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衣服我赔你……」由于刚喝酒后人会反应迟钝,春丽还犹犹豫豫的,忽然下意识的往自己下体看去,环顾四周后,才发现自己有些像绿草丛中的一点红。双手不自然的交叉抱肩。李欢在紧张的情绪下语无论次地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老牛赶紧把自己身上的白挂子脱下来,从春丽头上往下套,对李欢骂道「你这浑小子,干啥呢?想死是不?」一边说着双手不老实的一边给春丽穿衣服,摸着美少妇的肌肤。「你们这些个光棍看啥呢?把自己的眼睛管好,别乱看!」老牛说着别人,手却依依不舍的离开春丽的身体。

  春丽把衣服穿好后,劝道「你看你,娃又不是故意的,我都没说啥」老牛敢紧陪笑道「好,好,你说啥就是啥,你说了算」话说虽然春丽穿着老牛的挂子本来就只是护上身用的,所以比较短,为了凉快,这衣服领口大开,穿着也就只是简单的护一下罢了,该遮的一点没庶住。无论从任何角度看都能看到她白皙的大腿,胸罩也看的贴贴切切的。但由于喝酒的原故,都说胸大无脑,这话在喝过酒的女人身上体现的更是贴切。春丽也没注意这些,大大例例的,跟大伙继续往宿舍方向走。

  这些个光棍们可是看的心急火燎的,刚才撒完尿软软的小弟弟们一个个顿时昂首挺胸的把裤档撑的好高,为了不出洋相,个个都用一只手伸进裤兜里用手抓着,也免进宿舍时别人笑话。当春丽走进宿舍时,没喝醉的这些个淫民们一个个都看的张目结舌。

  春丽进来后似呼还没意识到哪儿有问题,进来后说道「都愣着干嘛?都说了他不行,这下看他还能不?」张大伟赶紧接话说「哎,你多大他多大,你跟他比呢,有本事敢跟我比比?」

  春丽笑笑说「我才不跟你比呢」

  张大伟又追着说「这样,为了公平期间你喝一杯我两杯,咋样?你敢不?」春丽想了想说「行,那赌什么呢?」张大伟一听有戏赶紧说「这样,你输了答应我一个条件,我要输了答应你两个条件,咋样?」春丽觉得好像也没吃亏回道「那这条件必须是不能和钱有关,我可没钱!另外,输赢咋说呢?」张大伟回说「你刚才也喝了不少,我先喝两杯以免占你便宜,咱俩要是谁顶不住了,谁感觉不行了认输便是,咱们点到为止,咋样?」春丽寻思着反正输赢咋都不吃亏就答应了说「好,就这么说定了,大伙儿给我作证,这可是他说的。」顿时宿舍里一阵阵吆喝声。春丽看大家挺起劲儿也没想扫兴,但还是担心的看了看老王那桌,没想到桌上四个人全趴桌上睡着了,这么大的响声都雷打不动「你们先等等,太热了,我换件衣服。」其实,说到春丽由于穿了老牛的衣服已经够薄了,但由于六月的深圳,那个热不单单用这个字能形容的了的。她说完后钻进老公的床铺,由于有帘子围着她也没想太多,把胸罩从衣服里脱了下来。由于有些醉意,所也只顾着舒服,没在意走光的问题,当她出来后宿舍里再次沸腾。

  春丽好奇的问,怎么了?大家都说因为她太漂亮了,还有人说太迷人了等等……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