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老公,今晚我不回家】(03-04) 作者:笨死的猪
【老公,今晚我不回家】(03-04) 作者:笨死的猪
字数:6698


               (篇三)

  这个夜晚我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自己一个独守空房,心爱的妻子却不在身边,因为她正在城市的某个如家、汉庭、七天的酒店里陪伴着另外一个男人。
  从她打电话告诉我她不回来时我就已经知道,这个夜晚注定了要我自己煎熬。
  第一次把妻子送出去给别的男人享受的时候,我的心里痛苦和担心的成分更多些,我不知道那个陌生的男人会不会像我一样温柔善待我可爱的妻子,会不会毫不怜惜地只是把她当作一件发泄性慾的工具。

  一个被我平日里捧在手心里的女人,如今却要跪倒在地口里含着别人的肉棒,在每一次鸡巴冲刺小穴的时候,她的兴奋和痛苦都是那个男人所给予的,欲仙欲死,都凭那个男人决定。

  这种失去了对妻子控制权的感觉让我一下子不太适应。

  等到她第一次出征归来的时候,从她的神态中能够看得出来有些疲倦,我上前刚想慰问她一下,妻子却突然笑着对我说:「老公,等一下哦。我先去洗澡,待会再跟你说。」

  接着妻子就把她随身带着的手提包递给了我,自己拿了换洗的衣服进入了浴室。

  在刚要进入浴室的时候妻子转头喊了一句:「老公,包包里有你要的东西。
  你先自己慢慢看,嘻嘻嘻。「

  在妻子出发的时候,因为我不能随同前往观战,所以有嘱咐妻子带一些『纪念品』回来,她当时还有些不太愿意,我也不好勉强,没想到一回到家就给了我这么大的惊喜。

  我一听完妻子的话迫不急地地就在走廊上打开了她包包的拉链,期待着她到底给我带了什么有趣的『礼物』回来。

  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双黑色丝袜,那是妻子前一天晚上出发前特地穿上的,这也是那个名叫小空的网友特别要求的,他是一个极度的丝袜控,说是一看到女生穿了性感丝袜就会忍不住地勃起。

  妻子知道小空的性癖后特地还挑选了一双手感和质感都超赞的新的丝袜出来穿。

  在妻子刚刚进门的时候我就有注意到妻子的腿是光着的,那双迷人性感的黑丝并没有穿在身上,我转念一想肯定是昨天晚上被小空玩坏了,他这么迷恋丝袜哪里能放过妻子,所以也并没有在意。

  却没想到那双消失了的丝袜竟然会被妻子收进包包里,让我有些意外。
  当我把丝袜拿出来后才发现了其中的秘密,只见那双黑色的丝袜上沾了一大片淡黄色的印记,摸上去还有些硬硬的,拿到鼻子前面仔细嗅了嗅,一股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虽然气味已经不是很浓郁了,但作为成年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当时心中的震撼简直无法用言语表达,这真的是我的妻子吗,虽然已经知道了她过去的种种不堪经历,她的这次约会也是我极力促成的,但当我手里拿着别的男人喷射得到处都是的满布精液的妻子的丝袜时,有好长一阵时间头脑的眩晕的,心跳得就跟刚跑完了一千米一样起伏不定。

  手中的证据又在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都如我之前所愿真实地发生了,大概可以想像到昨晚妻子是怎么和那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嬉玩的,妻子的丝袜腿肯定是被他摸了又摸舔了又舔吧,小空肯定会要求妻子帮她足交的。

  这一大堆的精液就是在那时候忍不住发射出来的吗,还是在快要临近『爆炸点』的时候被他奋力抽出,最后横扫一遍全部射到了腿上。

  在那股较为刺激的异味传入我鼻腔中的时候,我的鸡巴竟然也在同时可耻地硬了起来,我也是在那时候知道自己将在这条淫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越陷越深。
  如果不是时间太久,丝袜上面的精液已经乾涸凝结的话,如果是滚烫新鲜的乳白色液体还挂在黑丝上,我感觉自己都会有想去用舌头舔舐品尝的冲动。
  我期待着妻子还给我带回来更多的刺激,但当我把包包搜索了一遍之后,竟然没有发现除了丝袜以外任何有价值的物品,都是一些她平时都会带的随身物品。
  心里难免有些小失望,我渴求妻子能带回来更多、更强烈的刺激,一条沾了精液的丝袜显然有些不够。

  这时候伴随着浴室的阵阵水声,从里面传出了妻子的呼唤:「对了,我手机里还存了一些东西,你找找看。」

  彷彿黑暗中亮起的一盏明灯,没想到妻子竟然给我準备了这么多的惊喜,我已经来不及细想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拿起手机就往书房里面跑,找着数据线把手机连接到电脑上,我发现自己在插手机的插口时手都停止不了地在颤抖。

  点开一个一个的文件夹,几段以mp4后缀名的文件,我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这就是妻子带给我的神秘礼物吗,它的里面到底拍摄了什么。
  我的心里早已经有了答案,点开视频的一瞬间,屏幕先是黑了几秒,吓了我一跳,不会是视频损坏了还是拍摄的时候出了问题,好在过了那短暂的几秒之后,视频出现了正常的画面。

  那是一间标準的大床房,年轻的时候我也曾是这种酒店的常客,对它有着莫名的亲切感。

  只是这回男主角不再是我,而女主角却是我的妻子,什么叫痛并快乐着,那时候我算是真正体会到。

  画面一闪,镜头里面已经出现了两个男女,他们均是赤身裸体,互相看着对方也没有那种第一次见面的羞涩。

  可以看得出来这个拍摄的影片应该不是妻子和小空的第一次大战,是他们事后的二周目或者是三周目了吧。

  我那可爱的妻子竟然还有些当摄像师的天分,在开拍之前还在调整着手机拍摄的角度,她这是要记录下自己第一次和别人约炮的珍贵影像吗。

  (虽然我早已经知道她不是第一次做这事,但毕竟事隔多年,她也算是从良了好久,这回才算是重出江湖)又或者是特地要把这个最好的礼品带给我而精益求精。

  从视频中可以看得出来那个叫小空的男孩对于镜头还是有些羞涩,在妻子调整角度的时候他一直都是背对着妻子。

  当妻子终于是找到了一个完美理想的拍摄视角时,把他叫过来,他还特地看了一眼手机这边,看他的样子应该只有二十齣头吧,甚至可能是不到二十岁。
  在这样的年纪,我还在大学或者高中里面死读着书本,做着忧国忧民的美梦,殊不知到了现在,这样年纪的男孩已经可以接触到一个美丽人妻的最贴身最享受、刺激的服务,上天是何其不公。

  妻子是多年征战大床的经验老将,而对手不过是未开苞的毛孩子,一切的大局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小空已经按照妻子的要求乖乖地躺到了床上,双腿像八字形大大地张开,画面中可以较为清晰地看到小空的肉棒已经慢慢勃起,这就是年轻人的本钱,经验不足但绝对是体力旺盛,稍加刺激就可以再战一场。

  妻子趴在小空的两腿之间很温柔地用手从肉棒的根部轻轻地抓了上去,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似的仔细地盯着它看,突然抬头看向前面,嘴角一翘,很暧昧很风情地笑了笑。

  我的妻子,我心爱的妻子正在握着别人的肉棒,看着它还能够笑得那么从容那么俏皮,我是该悲伤还是高兴。

  只有身体才是最诚实的,当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裤裆了的鸡巴也慢慢地站立了起来,那是男人之间的隔空比拼,到底是谁的家伙大。

  不管我怎么幻想,妻子手中抓着不放的肉棒始终是别人的,她已经观察完毕,对这根鸡巴有了充分的了解,知道了它的弱点在哪里。

  她已经急不可待地张嘴一口含了进去,小空在自己的命根子被妻子一口含进湿润的小嘴之中的同时,他的双腿使劲綳直,我想他应该是快要爽到爆了吧。
  妻子很满意小空的表现,就是在含着肉棒的时候她的眼睛还是有注意着小空的表情和反应。

  这也是我最喜欢妻子床上表现的一点,不会只是闷头苦吃,会细心地观察着男人的情绪变化和身体上的反应,来及时地调整是该多舔舔马眼多增加刺激,还是适当地照顾一下肉蛋,来缓解爆发的冲动。

  光是这一点已经不知道比多少女人更加诱人,只是当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她过往认识的那些男人教给她的时候,还是有些失落。

  在一阵舒畅的口舌伺候下小空应该也已经恢复了状态,躺在床上已经一段时间的他开始慢慢往后面坐了起来,背靠着枕头,随着他身体的往后挪移,他的整个屁股也在往后移动。

  这时候就能看出妻子多年的经验来,她丝毫没有受到小空的影响,而是小嘴始终含着他的鸡巴不放,像只母狗一样跪着一点一点随小空移动而爬了过去。
  我想此刻这个男人肯定是虚荣心爆表了,一个这么漂亮的人妻在自己的面前也不过是只脱了衣服的母狗而已,任她在人前打扮得多么高贵,但她只要到了床上还不是乖乖跪在自己的面前给自己舔老二。

  小空温柔地抚摸着妻子的秀髮,这是每个男人此时此景身在其中都会做的事情,因为我们对于听话的狗狗都会这样做以此来表示讚许。

  妻子感受到了小空对她的注视,很配合地微微抬起了头,她的臀部是翘着的,她的嘴里是含着鸡巴的,这只人形母狗已经达到了完美的程度。

  由于电视的声音太大,我没听清楚他们之间说了什么,只见妻子眼看小空的肉棒已经準备得差不多了,用手轻轻撸了撸,双腿往他腰上一跨横跨在他的鸡巴上方,妻子的手掌在下面帮忙扶着小空的肉棒。

  我亲眼见着一个陌生男人的鸡巴毫无保留地插入了自己妻子的身体,任何的安全措施也没有做,在出发之前我曾经叮嘱过她,一定要戴套注意安全,只是没想到妻子这么快就把底线撤销了,这只是一个刚见面没多久的男人啊。

  我知道妻子一直是无套主义者,崇尚最原始最无拘无束的极致性爱,但我不敢陪她这么玩,除了安全期外每次我们做爱我都是会主动把安全套带上,事后若是感觉不妥还会去买葯回来给她吃。

  这不过是第一次见面的网友,我那可爱的妻子已经能够把自己彻底地交给他了,我是该嫉妒还是该嫉妒。

  在两人完全交合的那一刻,妻子的身体像是瞬间被点燃了,头往后仰秀髮在空中飞舞,这个观音坐莲的姿势,本来就是让男方休息让女方先主动一阵的。
  只见小空拍了拍妻子的翘臀,示意她可以开始动作了,他们两人之间已经很有默契,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个举动,妻子完全明白过来,小腿跪在两边,双手往前撑在了小空的腹部上,屁股一上一下地开始往他的大腿撞击。

  中间还会来一阵变频的快速震动,上下摇晃的速度快得惊人,啪啪啪声亦是不绝于耳,连电视的声响都掩盖不足,完全放开的呻吟声更是透过耳机清晰地传到我的脑子里。

  我开始想像着要是隔壁住了一个独自出差的男人,他听到自己隔壁的这般淫声浪叫会不会忍不住脱下裤子先撸一发,反正我是没有忍住,早就已经把裤子脱了下来,对着屏幕上的视频撸了起来。

  在下边一直享受的小空也不忘时不时地逗弄一下妻子的奶头或是阴蒂,有时更是会大力地抓住妻子的臀肉,看着他五指陷入其中,就可以感受到他是用了多大的力,而每一次他的拍打都让妻子好似更加的兴奋,上下摇摆的动作更快。
  以前都没发现妻子还有M的属性,这一回算是意外之喜,这也是不是意味着将来能够彻底把她训练成一只看到鸡巴就想冲上去舔的美丽母狗。

  妻子的体力其实较为一般,在这样一番运动之后,已经是有些疲惫了,而小空十分知趣地让妻子做起来,该是让他表现的时候到了。

  两人的姿势回复到了最原始的状态,妻子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在照顾着小空,把她自己的双腿分得开开的,以便小空的肉棒能够彻底地进入她的体内,这也是让她能够享受到最完美的性爱,真是一个贪心的小人妻。

  两人的姿势从原始的传教士后来又演变成了骑乘式,甚至还有侧着躺把妻子一条腿抬起,面对面插入做爱的AV里的古怪姿势,看得出来小空的实战经验不多,但理论知识绝对丰富。

  在最后的冲刺阶段,他们还是恢复到了最初最原始的样子,越到后面快要爆发的时候小空就跟打桩机似的动个不停,对妻子毫不怜香惜玉,最好能把自己的整根鸡巴都塞入逼里才好的感觉。

  妻子最后都有些失神了,她的嘴巴无意识地张着,舌头还微微吐了一点出来,都说狗狗吐舌是为了散热,她把舌头吐出来却只是在发浪。

  「吽!」

  刚好电视进入了广告时间,我才能清晰地听到这一声舒畅淋漓深入灵魂的怒吼,紧接着就看到小空停下了插入,但他的大腿却是狂抖不停,我的心也是一颤一颤地快速跳动,因为我知道他每一下的抖动都是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射入了妻子的子宫深处。

  从此妻子的阴道里又再多了一个男人的痕迹。

               (篇四)

  「快给我说说情况怎么样?」

  此刻妻子已经洗完了澡包裹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

  「手机里的视频你没看?」

  「看了,但还是想听你亲口说。」

  妻子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最后说了一句:「你就是活王八,非要听老婆被别人操才高兴。」

  对啊,我可不就是一只用两条腿走路的绿帽王八吗,还是自己亲手把妻子送到了别人的嘴里。

  「你跟那个小空拍的视频是第几次做的,看起来不是第一次吧。」

  妻子犹犹豫豫的还是不肯先说,我知道她的性格,只能是我一点一点地诱导她说出完整的故事。

  「嗯,大概是第三次,第一次的时候他太紧张了,都还没插进入就射了。」
  妻子已经爬到床上靠在了我的身边。

  「这么快!射在哪儿了?」

  妻子狡黠地看了看我:「你猜。」

  我略微思考了一会:「大腿上。」

  我想起了妻子包包里的那条沾满了腥臭精液的黑丝袜,想着小空这么喜欢丝袜很有可能会先射在丝袜上。

  妻子笑着摇了摇头:「再猜。」

  我沉吟一会:「肚子上还是奶子上?」

  「都不是,是这里。」

  说着妻子张嘴吐出了她性感诱人的小香舌。

  我心中一阵感慨,以前连我自己都是说了好久才让妻子同意我口爆的,没想到妻子在一个外人面前这么容易就妥协就範了。

  「我刚才牙还没刷呢,里面还有他的精液味,你要不要尝尝。」

  妻子直接就把嘴唇往我的嘴上靠过来要和我接吻,我心里虽然觉得刺激,但还是不太能接受,嬉笑着把她推开。

  「第一次就射嘴里了,他肯定很爽吧。」

  「不知道欸,看他的表情应该很舒服。射的时候都不说一声,被他吓了一跳,气死啦。」

  我心想如果小空当时就快要射的时候提前告诉了妻子,很有可能妻子不会同意让他射在嘴里,所以弄不好这小子是有故意的,只是在我看了视频里妻子对他认真仔细的服务以后,又觉得就算说了搞不好还是会让他最后射在嘴里。

  「那你最后怎么处理掉的,那些精液。」

  看多了岛国AV的我其实是蛮希望妻子能够把精液吞下去的,但连我自己目前都没有让她做到这一点,所以又不希望别人抢先一步摘下这颗胜利果实。
  妻子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以一种暧昧说不清的眼神笑着看着我,还是那句『你猜』。

  我深吸一口气,犹豫地说道:「不会是吞下去了吧。」

  我心里很矛盾,她点头或者摇头好像都不是我想看到的。

  妻子抿嘴装出一副思考回忆的样子,过了好一会才叫道:「当然是吐出来了,那么黏又那么腥才不吞嘞。」

  至少这次约会她还是保住了一些『第一次』没有被他人抢先,我心里也鬆了一口气。

  「那第二次的时候你们该做了吧。」

  「嗯,做了,他什么都不会,都是我一点一点教他的。」

  在视频里我可看不出来小空是个超级新手这点,看起来反而是经验老道,这是说妻子这个性爱老师教学质量太好还是他天分奇高、一点就通。

  「你有没有让他戴套?」

  答案其实我已经知道了,但我还是期待着妻子亲口承认。

  妻子可怜兮兮地看着我:「戴套不舒服的。」

  我的天呢,这样的淫蕩人妻要去哪里找才是,做起爱来彻底变得疯狂,什么都不顾了。

  妻子补充道:「本来他自己都已经戴上了,还是我把套子摘下来的。」
  妻子完全以一种小孩子做了好事等待夸奖的口吻对我说了这句话,而我同时也被她刺激得前不久才发泄过的鸡巴又站了起来。

  「那他不是可以内射了吗?」

  妻子点了点头:「嗯,后面都是射在我里面。他体力超好,第一次在嘴巴里射了那么多,接下来竟然还能继续射出这么多,都流到床单上了。」

  配合着妻子的讲述和之前观看的视频,我实在是羡慕又嫉妒这个小空的单男,我在他这个年纪哪有这么好的艳遇,还是个傻读书的獃头鹅。

  「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

  因为视频只是拍下了他们第三次的战斗,之前的和之后的我都无从得知,所以我想肯定还有许多细节是我所不知道的。

  妻子认真开始回忆起来,慢悠悠地说道:「嗯~,就是服务生老来敲门,很烦人,我那时候都快要高潮了,被他一弄又吓回去了。」

  我想也是,就算是电视的声音开了这么大我还是能比较清晰地听到妻子他们做爱时的呻吟,我想其他隔壁的住客肯定也是听到了,搞不好还是被他们其中之一投诉让服务生来看看的。

  妻子又接着说道:「他敲了好几次,最后我烦了,就跟小空说要不然也让外面那个人进来一起做,免得他一直打扰我们。」

  妻子好像在说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而对我来说却是无比的震撼,如果她真的实施了这个计划,那她已经完全进化成一个优质的淫蕩人妻母狗,超出了我的想像。

  我紧张地看着妻子,等着她接下来的故事,她撇了撇嘴说道:「最后当然没有这么做,是小空害怕不敢做。而且他也不想跟别人一起操我,最后我们是等了一会他走了以后接着做的。」

  任何人能够把自己的第一次交个这么出色的人妻,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把这块肥肉和别人分享。

  只不过我内心隐隐地开始期待,要是下次小空来的时候能再多带几次他的朋友或者同学就好了。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