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红尘都市】(第二部)(441-490)作者:生活所迫
【红尘都市】(第二部)(441-490)作者:生活所迫
字数:193380


               四百四十一

  看着阳紫烟的绝美的身材,周梦龙不由的在心中寻思了起来,要想个什么样的办法,制造出自己单独和阳紫烟或者王惠在一起的时机呢。

  因为只有那样,自己才能试探一下阳紫烟的心意,想看看阳紫烟和王惠是不是可以和别人一个女人一起接受自己,可是想来想去,却没有想到什么办法,正在周梦龙苦恼的时候,阳紫烟已经唱完了歌,坐到了沙发之上,大声的道:「王惠,你看你,我说不唱吧,你又非得让我唱,你看看,我唱完了,也出了一脸的汗了,难受死了。」

  听到阳紫烟这么一说,周梦龙的心中一喜,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呀,想到这里,周梦龙站了起来:「阳书记,你可不要这么说呀,你的歌声真的太好听了,你不唱的话,我们还真的听不到这么好听的歌声呢,你出汗了是吧,不要紧的,要知道,这这里可是春呈最好的,各种设施都是最好的,你跟我来,我带你去洗个脸吧,这样的话,你也许会好受一些的,王惠,你先玩着,我们马上就回来的。」
  说是带阳紫烟去洗脸,其实也就是在这个房间里面的,周梦龙带着阳紫烟,走到了卫生间的门口,对阳紫烟道:「阳书记,这里有水,毛巾什么的一应俱全,你进去洗一洗吧。」

  说完转过身来,对着阳紫烟,有意无意的,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那大半个门,而只露出了一小个空隙,阳紫烟如果要过去的话,就只能从周梦龙的身边挤过去了。

  阳紫烟看了看周梦龙,微微一笑道:「周县长,谢谢你。」那一笑,如同春风解冻,又如百花齐放,看得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

  正在这时,阳紫烟的身体已经靠近了周梦龙,随着阳紫烟的身体靠近了周梦龙,一种淡淡的幽香从阳紫烟的身上散发了出来,扑入到了周梦龙的鼻子里,让周梦龙的精神为之一振。

  正在这时,阳紫烟的身体已经挤到了周梦龙的身边,由于两人都是侧着身体的,使得两人的胸脯不由的接触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只感觉到,阳紫烟的饱满的胸脯,在自己的胸膛上挤压了起来,虽然隔着一层紧紧的包裹着阳紫烟的丰满而坚挺的双峰的旗袍,但是周梦龙还是感觉到了阳紫烟的高耸的双峰上的弹性和热力,感受到了阳紫烟的如火一样的胴体,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一热,身体的某个部位也不由的起了反应。
  而阳紫烟也感觉到了一阵阵的男性的气息,正从周梦龙的身上散发了出来,传入到了自己的心里,让阳紫烟的心中也是不由的微微的一荡。

  在这种情况之下,阳紫烟不由的妩媚的看了看周梦龙,却没有说什么,从周梦龙的身边挤入到了卫生间里,到阳紫烟没有因为自己的挑逗而生气,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叹了一口气,喃喃的道:「是呀,出了些汗真的难受呀,我也得洗一洗了。」

  说完,周梦龙也进入了那卫生间里面,春呈最好的舞厅果然名不虚传,就连卫生间也是那么的宽大,那洗漱池都准备了两个,可是周梦龙进入了卫生间以后,却没有走到那另一个空着的洗漱池边,而是站在了阳紫烟的身后,打量起阳紫烟来了,而阳紫烟因为弯着腰洗漱的缘故,使得身体微微的弯了起来,而使得那旗袍,紧紧的贴在了阳紫烟的身上。

  周梦龙看到,那旗袍如同阳紫烟的第二层肌肤一样的,正紧紧的贴在了阳紫烟的身上,使得阳紫烟的那个浑圆而挺翘的丰臀的轮廓,尽情的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看到眼前的那诱人的情景,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一热,一双眼睛看着阳紫烟的那正在那旗袍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阳紫烟的那个丰满而浑圆的丰臀,竟是再也舍不得移开半分。

  周梦龙看到,那正紧紧的包裹在了阳紫烟的丰臀上的旗袍,似乎有一丝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来的勒痕,看到这里,周梦龙当然知道,那肯定是紧紧的包裹着阳紫烟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的内裤的痕迹了。

  想着阳紫烟的两腿之间的那处桃源秘洞的美妙风景,周梦龙只觉得一股热力涌上了心头,使得周梦龙的呼吸声不由的微微的有些急促了起公平。

  到了这个时候,周梦龙的胆子不由的大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又向前移动了一下身体,使得自己的身体更加的接近了阳紫烟的身体,然后周梦龙一弯腰,就将自己的头凑到了阳紫烟的耳边,道:「阳书记,你看看,这个地方的环境还算可以吧。」

  随着周梦龙的话音,一阵火热的气息从周梦龙的嘴里喷了出来,扑到了阳紫烟的敏感的耳朵上,使得阳紫烟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跳。

  在这种情况之下,阳紫烟不由的摇了摇头,那样子,就像是不堪忍受周梦龙的挑逗一样的,但是阳紫烟的这样的举动,却使得自己的耳垂在周梦龙的嘴唇之上轻轻的触碰了一下,一阵异样的感觉传来,使得阳紫烟不由的直起了身体,转过身来,看着周梦龙。

  阳紫烟的动作,让周梦龙不由的吓了一大跳,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后悔了起来,后悔自己太过性急,将阳紫烟给惹毛了,但出乎周梦龙意料的,阳紫烟在看了周梦龙一眼之后,对周梦龙道:「周县长,谢谢你,能带我们两人到这么好的地方来,我真的算是开了眼界了。」说完,给了周梦龙一个周梦龙看不懂的眼神,又转过身体,开始洗了起来。

  看到阳紫烟竟然一点也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周梦龙的胆子不由的又大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又一次的靠近了阳紫烟,一只手,也有意无意的向着阳紫烟的那个正被那旗袍紧紧的包裹着的丰臀探了过去。

  随着自己的手离阳紫烟的丰臀越来越近,周梦龙甚至都感觉到了从阳紫烟的丰臀上散发出来的热力了,周梦龙的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虽然很想抚摸一下阳紫烟的那个浑圆而挺翘的丰臀,但是周梦龙却因为还不知道阳紫烟的真实的意思,只好强忍着自己内心的冲动,又将手给缩了回来。
  虽然说周梦龙和阳紫烟已经不只一次的疯狂过,但是,每一次,阳紫烟都是欲拒还迎的,所以,在周梦龙的心目中认为,阳紫烟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的身份,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周梦龙才有点缩手缩脚了起来,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阳紫烟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竟然对自己的大胆的挑逗不但不在意,没有生气,相反的,竟然有一种听之任之的味道,这,也正是周梦龙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但阳紫烟的那个惹火的胴体,却又给周梦龙带来了无比强烈的刺激,使得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蠢蠢欲动了起来,可是,因为没有弄清楚阳紫烟的真实的心意,周梦龙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看了看阳紫烟,在看到阳紫烟正在那里慢慢的洗漱着,还有一段时间后,周梦龙不由的匆匆的洗了一把,就对阳紫烟道:「阳书记,你慢慢洗,我先过去了。」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阳紫烟点了点头,周梦龙转身就走出了卫生间,来到了王惠的身边。

  而周梦龙却没有看到,阳紫烟听到自己的脚步声渐渐的远去以后,也不由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而是转过头来,看着周梦龙的身影消失的地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不由的露出了一丝衷怨的神色。

  来到王惠的身边,周梦龙却看到,王惠正在那里摇头晃脑的唱着歌,竟然丝毫的没有发现自己来到了身边,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恶作剧心起,一个身体也蹲了下来,移动着身体,来到了王惠的身边,然后,伸出一只手来抱住了王惠的一只修长而笔直的大腿,用自己的脸在上面摩擦了起来。

  而另一只手,则一下子伸入到了王惠的两腿之间那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上,在那里温柔的抚摸了起来。

  王惠感觉到有一个人突然间抱住了自己的大腿,不由的吓了一大跳,正想叫出声来,但却看到来人正是周梦龙,王惠不由的硬生生的将那声音给吞了回去,而是扭动了一下身体,小声的对周梦龙道:「周县长,你在干什么呀,弄得我痒死了,还不快住手,告诉你,要是我阳书记看到了,那可就有点不妙了。」
  周梦龙听到王惠这么一说,不由的心中微微一乐,看了王惠一眼以后,周梦龙微微一笑,道:「王惠,你怕什么呀,告诉你,你阳书记正在那里洗着呢,要好一会儿时间呢,不过,你还是唱你的歌吧,不要停下来好吗。」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王惠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又加上周梦龙的动作却实让王惠感觉到了一种发自内心的快乐,在这种情况之下,王惠不由的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又接着唱了起来,周梦龙感觉到,虽然隔着一层丝袜,但自己还是感觉到了王惠的大腿是那么的光滑那么的充满了弹性,自己的脸在上面摩擦着,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受用的感觉,而自己的大手在王惠的那两腿之间的那处正被那丝袜紧紧的包裹着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上的抚摸,也让周梦龙不由的兴奋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微微的喘息了起来,一双眼睛也不由的微微的闭了起来,用心的体会起了王惠的那青春活力的身体给自己带来的快感来了。

  王惠虽然唱着歌,但是全部的心思,却都放在了周梦龙的行动之上,一阵阵的男性的热力,从周梦龙的嘴里喷了出来,扑到了那大腿之上,撩拨得王惠不由的有些心慌意乱了起来,而周梦龙的一只放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上的手上的行动,更是让王惠不由的有些情不自禁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王惠不由的想要快乐的呻吟,但是却又害怕阳紫烟听到,所以,只好强忍着,但一个身体,也终于忍不住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想到阳紫烟就在隔壁的卫生间里,自己却在这个大房间里任由一个男人抚摸着,而且这个男人的手还放在了自己的身体最敏感的部位,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心中升了起来,使得王惠的喘息声不由的渐渐大了起来,而那声音也不由的在周梦龙的刺激之下,几乎变得不能继续了起来。

  幸好王惠强敛心神,才将歌声继续了下去,但却已经是完全不成曲调了,那微微的带着一点颤抖的声音,显示着王惠此刻的心中是多么的慌乱。

               四百四十二

  感觉到王惠的身体在自己的抚摸之下已经微微的颤抖了起来,而那声音也在自己的挑逗之下变得不能连贯了起来,周梦龙不由的心中一乐,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使得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觉得刺激无比,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想要看看,王惠的身体对自己的挑逗倒底能承受到怎样的程度,想到这里,周梦龙不由的心中一乐,手上的动作也更加的温柔更加的煽情了起来。

  感觉到周梦龙的大手如同一条毒蛇一样的,不停的撩拨着自己敏感的神经,一种异样的刺激和快乐的感觉涌上了心头,使得王惠也不由的感觉到兴奋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王惠一边不成语气的唱着歌,一边扭动起了身体,配合着周梦龙的行动,使得自己的身体不停的在周梦龙的身体上摩擦了起来,王惠只觉得,只有这样,自己的心里才会好受一些,那体内已经被周梦龙撩拨起来了的渴望和冲动才会稍稍的压制下去一些。

  感觉到了王惠的动作,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将那只正在王惠的两腿之间的那处正被那白色的丝袜紧紧的包裹着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抚摸的手拿了出来,而是抓住了王惠的牛仔短裙,就想将那牛仔短裙给褪到王惠的腰际,使得王惠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的风光尽情的暴露出来。

  然后再将自己的脸贴上去,一来闻一闻王惠的两腿之间的那种女性的身体深处特有的幽香,二来也好感受一下那正被那丝袜紧紧的包裹着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的柔软和弹性。

  「梦龙,别这样子,阳书记出来看到我们的样子,肯定是会不高兴的。」王惠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咬着嘴唇对周梦龙道。

  周梦龙坏坏的一笑:「王惠,你看你,来看我你自己来就行了,非得和阳书记一起来,弄得我怎么做也不是,我都有些忍不住了,你说怎么办吧。」

  听到周梦龙这样一说,王惠不由的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周县长,我知道,你对阳书记有好感的,做为一个女人,我看得出来你在看阳书记的时候目光中的火热,不行,我帮你一下好不好。」

  听到王惠这样一说,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一跳,但马上的,周梦龙就想起了,王惠搓合自己和付宁宁在一起的事实,想到这里,周梦龙看到王惠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在说这话的时候并不像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以后,不由的点了点头。
  看到周梦龙毫不犹豫就答应了自己,王惠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幽怨,张了张嘴,正想要说些什么,但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王惠和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都是一跳,知道是阳紫烟洗完了,正向着两人走了过来,而周梦龙想要站起来已经是来不及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急中生智,连忙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伸出拿起了茶几上的一个酒杯,丢到了地上,又捡了起来,然后,周梦龙站了起来,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拿着那酒杯在王惠的面前晃了一下后道:「王惠,你看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将酒杯都给碰到地上了。」

  显然的周梦龙的动作,已经骗过了阳紫烟,只见阳紫烟看了看周梦龙,就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之上,静静的听着王惠唱着歌。

  而王惠,身体刚刚被周梦龙给挑逗过,在这种情况之下,又怎么能平静得下来,虽然知道,自己颤抖的声音肯定会引得阳紫烟的怀疑,但是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在这种情况之下,王惠不由的叹了一口气,将那话筒给丢在了一边,然后坐到了阳紫烟的身边,娇声的对阳紫烟道:「阳书记,唱了好一会儿了,不行的的话,我们来跳舞吧。」

  阳紫烟看了看王惠,只见王惠的脸上已经是潮红一片,小巧的鼻尖上也不知怎么的渗出了细小的汗珠,看到王惠的样子,也不知阳紫烟想到了什么,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闪过了一丝的异色,在这种情况之下,阳紫烟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王惠的提议。

  周梦龙乖巧的放出了一首温柔的舞曲,当音乐声响起的时候,王惠站了起来,拉起了端坐在沙发上的阳紫烟的手,又拉起了周梦龙的手,对周梦龙妩媚的一笑以后,王惠才道:「周县长,来,和阳书记跳个舞吧。」听到王惠这么一说,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跳,却看到王惠正一眼鼓励的看着自己。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走到了阳紫烟的身边,很绅士的对阳紫烟一弯腰,道:「阳书记,能否赏光陪我跳上一曲呢。」

  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阳紫烟不由的微微一笑,道:「跳舞是你们年青人的专利了,我们老了,跳不动了,你和王惠跳吧,我在边上看着就行了。」

  那话的意思,就是不想和周梦龙跳了,周梦龙听到阳紫烟这么一说,心中不由的隐隐的觉得有些失望了起来,而就在这时,王惠却道:「阳书记,你也真是的,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你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你就不能放开来好好的玩一次吧,什么我们年青人的专利,你们就不跳舞了吗,今天我高兴,我就做主了,你听我的,好好的和周县长跳一跳,等下一曲,我再和周县长跳。」

  听到王惠这么一说,阳紫烟当然不好再说什么了,在这种情况之下,阳紫烟只好走到了周梦龙的面前,伸出了手来,周梦龙微微一笑,也伸出了手来,两人就那样的跳了起来。

  可是,还没有跳到两步,王惠又大声的叫了起来:「阳书记,周县长,你们也真是的,这个地方这么小,怎么施展得开呀,隔壁的房间是专门用来跳舞的,你们去那里吧,。我在这里听听音乐,喝喝酒。」周梦龙知道,王惠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制造自己和阳紫烟在一起的机会,好让自己有机会挑逗阳紫烟,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感激的看了王惠一眼。

  而阳紫烟也不知怎么回事,在听到了王惠的提议以后,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而是任由周梦龙带着自己,来到了那专门给跳舞的人准备的小房间里。

  走进房间,周梦龙看到,那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一张长条椅放在了那里,那椅子上蒙着一层牛皮,一看就知道是让人躺在上面的,看到这里,周梦龙不由的微微一乐,暗道:「他吗的,这些人想得还真是周道,这样的房间,不是正好可以让人干那事吗。」

  而阳紫烟进了房间以后,脸上也是不由的微微一红,但却很大方的又搂住了周梦龙的肩膀,周梦龙看到阳紫烟的脸也不知为什么红了起来,使得阳紫烟在那昏暗的灯光之下看起来份外的诱人,又感觉到阳紫烟主动的搂住了自己的肩膀,周梦龙不由的心中一热,一双手也搂到了阳紫烟的腰之上,和阳紫烟跳了起来。
  听着那温柔的音乐,闻着从阳紫烟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淡淡的幽香,感觉着阳紫烟的喷火的胴体正微微的贴在了自己的身上,周梦龙不由的兴奋了起来,一双搂住了阳紫烟的腰的手,不由的慢慢的用起了劲来,将阳紫烟的那个香软的身体向着自己的方向用着劲,那样子,就像是要让阳紫烟的身体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身上一样的。

  而阳紫烟也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害羞,在感觉到了周梦龙的行动以后,阳紫烟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由的微微的闭了起来,一个头也微微的仰了起来,只有那微微的颤抖着的睫毛,才显示出了阳紫烟在现在,内心还是有些慌乱的。
  看到阳紫烟的妩媚的表情,周梦龙不由的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手上也更加的用起了劲来,在周梦龙的努力之下,阳紫烟的身体和周梦龙的身体已经微微的接触了起来。

  到了现在,阳紫烟的心儿也是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一阵阵的温热的气息,从周梦龙的身上散发出来,冲入到了阳紫烟的那娇弱的身体里,使得阳紫烟不由的微微的喘息了起来,虽然对阳紫烟的身体已经很熟悉了,但是,周梦龙还是第一次王惠在场的情况下和阳紫烟近距离的接触在了一起,而那昏暗的灯光,却使得周梦龙能更好的体会阳紫烟的万种风情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更加的兴奋了起来,身体的某个部位也不由的蠢蠢欲动了起来。

  感觉到了自己身体某个部位的变化以后,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跳,因为两人的身体离得是如此之近,自己的那身体的某个部位如果再涨大一点的话,阳紫烟肯定会知道的,而王惠在外面,虽然周梦龙知道两人单独相片的时候,阳紫烟肯定是会顺从自己的,但是当着王惠的面,周梦龙也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暗暗的叫起了苦来,想要转移注意力,让自己的身体软化下去。

  可是,阳紫烟的身体却又实在是太过诱人,让周梦龙没有办法去抵挡住阳紫烟的身上的那种发自自然的诱惑,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的那大鸡巴不由的迅速的涨大了起来。

  周梦龙苦笑了一声,不由的将屁股微微的向后一抬,保持着不让阳紫烟发现自己身体变化的姿势,和阳紫烟跳了起来,周梦龙现在的样子,可是有点好笑的。
  阳紫烟似乎感觉到了周梦龙的不对头,在这种情况之下,阳紫烟不由的睁开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看周梦龙。

  周梦龙知道阳紫烟发现了不对头,不由的苦笑了一声,小声的对阳紫烟道:「阳书记,真的很对不起,今天晚上你太迷人了,我,我都有点忍不住了,所以,所以,请你不要怪我好吗,不行的话,我们出去好了。」

  话一出口,周梦龙就恨不得煽自己几个耳光,自己在进舞厅的时候,就想过要来个一龙二凤的,但是现在这个约好的机会就摆在了自己的面前,自己却又拒绝了,那不是太不符合自己的个性了么。

  可是话已经说出去了,却又收不回来的,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只好苦笑的看着阳紫烟,可是让周梦龙没有想到的是,阳紫烟却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在听到了自己的话以后,阳紫烟不由的嫣然一笑,一只搂在了周梦龙的肩膀上的大手也不由的用起了劲来,一个香软的身体,就和周梦龙的身体接触了起来,那样子,就像是浑然不在乎周梦龙的下半身的不礼貌一样的。

               四百四十三

  阳紫烟的动作,让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跳,虽然搞不清楚阳紫烟为何会如此,但送上门来的肉,周梦龙如果不吃的话,那就有点不符合周梦龙的本性了,在感觉到了阳紫烟的肢体语言以后,周梦龙不由的兴奋了起来,因为不用担心阳紫烟来责怪自己,所以周梦龙也就放了开来,身体也一抬,使得自己的那个微微翘了起来的大鸡巴,一下子就顶到了阳紫烟的身体之上。

  一阵阵的火热的气息从周梦龙的坚硬和火热上散发出来,刺激着阳紫烟的那敏感的神经,使得阳紫烟不由的微微的喘息了起来,一只搂着周梦龙的身体的手,也不由的更加的用起了劲来,同时,阳紫烟的胸脯,也有意无意的和周梦龙的宽阔的胸膛接触了起来。

  虽然隔着衣服,但是周梦龙还是马上就感觉到了阳紫烟的胸前的那两团软肉紧紧的贴在了自己的身上,从那两团软肉上传来的那种弹性和坚挺,让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手上也用起了劲来,同时,借着跳舞的时机,使得自己的胸膛在阳紫烟的胸前的对丰满而坚挺的正被那旗袍紧紧的包裹着的双峰上摩擦了起来,体会起了阳紫烟的乳房给自己带来的快感来了。

  到了现在,阳紫烟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一张俏脸上,也不知什么时候飞起了两片红云,使得阳紫烟看起来更加的妩媚动人。

  看到阳紫烟的明媚的样子,周梦龙只觉得一阵的邪火从内心深处升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将头伸到了阳紫烟的脖子上,一边用自己的脸在阳紫烟的弹指可破的俏脸上摩擦着,一边在阳紫烟的耳边小声的道:「阳书记,你跳得真好。」

  从周梦龙的嘴里呼出来的热气,让阳紫烟的身体不由的一颤,有意无意的,阳紫烟轻轻的晃起了脑袋,使得自己的弹指可破的俏脸在周梦龙的脸上摩擦了起来。

  一边体会着周梦龙的热情,阳紫烟一边在周梦龙的耳边小声的道:「周县长,你跳得也不错呀,不知道,周县长现在这个样子,想没有想过你的女人呢。」
  听到阳紫烟这么一说,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愣,周梦龙想不到,阳紫烟在这个时候竟然会给自己说这种话,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轻轻的在阳紫烟的小巧的耳朵上轻轻的吹了一口气之后,才道:「想过呀。只是我的女人一大堆,不知道阳书记说的是那一个呢。」

  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阳紫烟不由的伸出手来,在周梦龙的肩膀上狠狠的拧了一下,然后才道:「周县长,你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王惠和你在一起好长时间了,但我真的弄不懂,你有了那么多的女人,却为什么还要动我的心思呢。」听到阳紫烟这么一说,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一乐,心中暗道:「和你在一起,你不是也觉得舒服得很的么。」心中这么想的,可是周梦龙却并没有在面上表露出来,而是叹息了一声,道:「阳书记,你不知道的,我心中也极喜欢你,我喜欢你,又喜欢王惠,你们两个,愿意不愿意,一起陪着我呢。」

  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阳紫烟的身体似乎又颤抖了一下,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兴奋了起来,一边轻轻的在阳紫烟的耳边吹着热气,一边微微的有点喘息的对阳紫烟道:「阳书记,你要知道,你的姿色一点也不在王惠之下的,今天又机会难得,如果你愿意的话,今天我们就在这里玩一玩一龙双凤的游戏,那样子,你不觉得刺激得很么,想不想试一试呀。」

  周梦龙那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话,可以说得上是进可攻退可守,如果阳紫烟当真了,自己正好就汤下面,尝尝一龙二凤游戏的刺激。

  如果阳紫烟生气,周梦龙就可以说自己只是在和阳紫烟开玩笑,阳紫烟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而且,周梦龙隐隐的觉得阳紫烟似乎并不抗拒自己,所以才会大着胆子和阳紫烟调笑了起来的。

  可是让周梦龙没有想到的是,阳紫烟在听了自己的话以后,竟然不做声了起来,只是用上用起了劲,将自己搂得更紧了。

  由于阳紫烟的脸在自己的肩膀之上,使得周梦龙没有办法看到阳紫烟的心中在想着什么,在这种情况之下,两人不由的陷入了沉默,而是紧紧的搂在一起跳起了舞来。

  看到阳紫烟没有吭声,周梦龙知道可能是自己的话在阳紫烟的心中引起了共鸣,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也没有再继续的对阳紫烟调笑了,而是有意无意的,用自己的那已经是渐渐的涨大了起来的坚硬和火热,开始在阳紫烟的小腹之上顶撞了起来。

  周梦龙感觉到,阳紫烟的小腹是那么的平坦,那么的富有弹性,自己的坚硬和火热顶在阳紫烟的小腹之上,就像是顶在了一片温暖的海绵上一样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受用。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微微的喘息了起来,却没有想到,阳紫烟在这个时候却突然间抬起了头来,妩媚的看了周梦龙一眼后,才嫣然道:「周县长,你还真是信心呀,想让王惠和我两人一齐侍侯你了,小样,你想得倒美呢,你说我会不会同意呢。」

  看到阳紫烟的那妩媚的神色,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用力的用自己的跨部的坚硬和火热在阳紫烟的小腹上一顶。
  惹得阳紫烟小声的呻吟了一声以后,才微笑的对阳紫烟道:「阳书记,看你说的,这个世界上,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王惠和你两人都是那么的明媚动人,都是那么的风情万种,也不知这世界上还有什么其他什么更能吸引我的眼球了。」

  得到周梦龙的赞扬,阳紫烟似乎脸上微微一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不由的露出了玩皮的神色,那样子,就像是一个含羞的少女一样的,哪里还有一个成熟的已婚妇人的半点样子。

  看到阳紫烟的那少女般的娇羞,周梦龙不由的一阵的激动,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一低头,就向着阳紫烟的那个微微的张开了的,性感而微薄的嘴唇吻了过去,阳紫烟没有想到在王惠还在隔壁的情况之下,周梦龙竟然敢如此的大胆,不由的发出了一声轻呼。

  但是这声轻呼才发出了一半,就给周梦龙给堵回了嘴里,原来,周梦龙已经将自己的火热的嘴唇给吻到了阳紫烟的腥红的嘴唇之上。

  在那一刻,阳紫烟感觉到了周梦龙的身上的让人心动的火热的气息,在这种情况之下,也不知是怎么回事,阳紫烟不由的静静的站在了那里,任由周梦龙捧着自己的那弹指可破的俏脸,在自己的性感的嘴唇上热吻了起来,而因为受到周梦龙的挑逗,使得阳紫烟的喘息声也不由的渐渐的大了起来。

  周梦龙没有想到,阳紫烟竟然是如此的顺从,不由的心中一乐,而阳紫烟微微急促的呼吸声,更使得周梦龙不由的兴致大发。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一边在阳紫烟的嘴唇上热吻着,尽情的品尝着阳紫烟的香甜和可口,一边伸出了一只手来,隔着衣服,开始在阳紫烟的背上摸了起来。

  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是周梦龙还是感觉到了,阳紫烟的背部光滑而细腻的肌肤,过了一会儿,周梦龙却突然间停止了手上和嘴里的行动,而是笑迷迷的看着阳紫烟。

  现在的阳紫烟已经是媚眼如丝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似乎也要掉出水来一样的看着周梦龙,看到周梦龙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阳紫烟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跳,在这种情况之下,阳紫烟不由的如同鬼使神差一样的,又将自己的一个火热的身体靠近了周梦龙,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也搭在了周梦龙的肩膀之上,轻轻的舔了舔嘴唇以后,阳紫烟腻声的道:「周县长,怎么了,怎么停了下来了。」
  那样子,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妩媚和可爱,看到阳紫烟的那柔情似水的样子,周梦龙不由的心中一热,猿臂一伸,就将阳紫烟给轻轻的搂到了怀里,在阳紫烟的那弹指可破的俏脸上温柔的吻了一下后,周梦龙才伸出头来,来到了阳紫烟的耳朵边,小声的道:「阳书记,我知道,你今天没有穿乳罩。」

  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阳紫烟不由的妩媚的看了看周梦龙,才低下头,小声的道:「周县长,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穿乳罩呀,告诉你,我穿了。」

  周梦龙微微一乐,抬起了阳紫烟的下巴,深情的看着阳紫烟道:「阳书记,告诉你,凭着我的感觉,你肯定没有穿乳罩,不然的话,我在你的背上抚摸的时候,怎么一点也感觉不到你的乳罩的痕迹呀。」

  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阳紫烟似乎在周梦龙的怀里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体,才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周梦龙道:「周县长,告诉你,有时候,你的感觉会欺骗你的,我说过我穿了就穿了,我骗你干什么呀。」看到阳紫烟还不承认自己没有穿乳罩,周梦龙不由的兴奋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伸出了一只手来,向着阳紫烟的高耸而坚挺的胸脯探了过去,一边喘息着,一边道:「阳书记,你看你所说的,有没有穿乳罩,我摸一下不就知道了吗,我们两人也没有必要在这里争论这个问题了。」话说到这里,周梦龙的语气不由的微微一顿,原来,入手处,周梦龙只觉得微微的坚硬,那不是阳紫烟的乳罩那是什么呀。

  但马上的,周梦龙不由的被阳紫烟的胸前的那正紧紧的包裹着阳紫烟的双峰的乳罩给引起了极大的兴趣,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开始手上微微的用起力来,在阳紫烟的胸前的那硕大和坚挺之上温柔的抚摸了起来,感受着阳紫烟胸前的那正被那旗袍紧紧的包裹着的那让人无法一手掌握的伟大和弹性,一边又对阳紫烟道:「阳书记,真的是奇怪了,你真的穿了呀,可是,你的乳罩怎么没有系带呀。」

  周梦龙的话,让阳紫烟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而从周梦龙的大手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男性特有的让自己心动的温热的气息,却又让阳紫烟不由的有点心慌意乱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阳紫烟不由的扭动起了身体,将自己的那个正被那旗袍紧紧的包裹着的丰满而坚挺的双峰更加的突出了出来,享受着周梦龙的大手在自己胸脯上的饱满的突起上抚摸时给自己带来的快感,同时,阳紫烟也抬起了头来,妩媚的看着周梦龙,却没有说话。

               四百四十四

  一阵阵的热力,从周梦龙的大手上散发出来,透过那正紧紧的包裹着阳紫烟的双峰的旗袍,传到了阳紫烟的心中,使得阳紫烟感觉到了一阵发自骨子里的酥痒。

  而现在,那柔和的音乐声也正在那里响着,而王惠正在外面,而自己却和周梦龙正在那里亲热,而且,这种亲热,也只有那亲密的爱人之间才会发生的,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使得阳紫烟不由的伸出了手来,紧紧的抓住了周梦龙的手。

  在那昏暗的灯光的照射之下,阳紫烟的媚眼如丝的样子,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诱惑之情,看着阳紫烟的妩媚的样子,又感觉到阳紫烟的手抓住了自己的一只正在阳紫烟的那高耸的胸脯上抚摸的手,使得自己在阳紫烟的胸脯上的行动变得有点困难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索性停下了那只手在阳紫烟的胸脯上的行动,而是任由阳紫烟将自己的手给抓在了手里。

  看到周梦龙停下了手里的行动,阳紫烟的心中不由的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也不知怎么回事,眼前的这个年青人,就像是身上有魔力一样的。

  阳紫烟每一次见到周梦龙,都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就像今天这样的,阳紫烟明明知道王惠就在隔壁的房间里,但是在周梦龙的挑逗之下,阳紫烟还是不由的怦然心动了起来,阳紫烟意识到,自己如果不适时的阻止周梦龙的挑逗的话,自己体内的情欲也许就会不可遏制的暴发出来,到了那一步,自己也想像不出来,在自己和周梦龙这间空间会发生什么事,现在感觉到周梦龙终于停了下来,阳紫烟不由的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但是同时,阳紫烟的心中也不由的升起了一丝淡淡的失落的感觉。

  但是马上的,阳紫烟的心中不由的一紧,原来,周梦龙虽然停止了一只正在阳紫烟的高耸而坚挺的双峰上抚摸的手,但另一只手却并没的停下来,而是伸到了阳紫烟的那两腿之间的那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之上,按在了那里,然后,阳紫烟感觉到周梦龙抬起了头,挑逗的看着自己。
  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是从周梦龙的大手上散发出来的男性的温热的气息,却还是使得阳紫烟清晰的感觉到了,而且,自己受到挑逗的,竟然是自己身体最为敏感的部位。

  在这种情况之下,阳紫烟只觉得一阵异样的感觉涌上了心头,使得阳紫烟不由的就想大声的呻吟,大声的浪叫,以向周梦龙表达自己内心深处涌动着的那无所不在的快乐的感觉,但是阳紫烟却并没有那么做,因为阳紫烟知道,自己如同就这样子的呻吟出声的话,那么,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的目的就会暴露出来,那样的话,自己也许在周梦龙的心目也就一无是处了。

  阳紫烟只手掌到,周梦龙的那一只讨厌的大手,正按压在自己的两腿之间的那处自己的身体最柔软最密秘最敏感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之上,那种刺激让自己不由自主的想要宣泄自己,但是却又要强行的忍着,在这种情况之下,阳紫烟不由的眼中露出了一丝衷怨的神色。

  慢慢的阳紫烟感觉到,周梦龙的那正在按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的手,竟然渐渐的胆子大了起来,开始在自己的那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上抚摸了起来,一阵阵的酥痒的感觉从那正被那旗袍和内裤紧紧的包裹着的两腿之间的那处自己的身体最柔软最敏感的地方传到了阳紫烟的心中,让阳紫烟的心中不由的矛盾了起来。

  在这一刻,阳紫烟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去迎合周梦龙,去追求那自己渴望已久的快乐好呢,还是从周梦龙的身边挣扎开来,不让周梦龙的挑逗得逞才好。
  这种矛盾的心理,使得阳紫烟不由的抬起了头来,看了周梦龙一眼,却看到周梦龙正一脸的挑畔的看着自己,那样子,就像是吃定了自己会受不了周梦龙的挑逗一样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阳紫烟不由的咬了咬牙,强行的将自己体内的渴望和冲动给压制了下去,而是微微的闭起了双腿,一只手,也伸了出来,紧紧的抓住了周梦龙的那只正在自己的两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抚摸的大手。

  现在,周梦龙的两只手都给阳紫烟给抓在了手里,阳紫烟的手上的坚定和有力,使得周梦龙感觉到了阳紫烟的坚定。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以为阳紫烟是因为王惠在外面,所以才会拒绝自己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叹了一口气,手上一松,这停止了对阳紫烟的挑逗,而阳紫烟也感觉到了周梦龙发自内心的失望,在这种情况之下,阳紫烟的兴中突然间升起了一丝不忍的神色,阳紫烟看了看周梦龙以后,才叹息了一声,道:「周县长,对不起,请你原谅我,王惠就在外面,我,我,我虽然很喜欢和你在一起,但是当着王惠的面,我还做不了什么,对不起了,周县长,请你原谅我好吗。」

  周梦龙叹息了一声,知道阳紫烟在这种情况之下,是不会让自己怎么样了的,而正在这时,那音乐声也停了下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微微一笑,道:「阳书记,我知道你的难处的,我不会怪你的,走,我们出去喝一杯去吧。」
  阳紫烟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心中不由的微微的松了一口气,看了看周梦龙,张了张嘴唇,但想了想,却又欲言又止,只是点了点头,跟在周梦龙的身后,走出了那间专门给跳舞的人准备的小房间。

  来到外面,周梦龙看到,王惠正站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和阳紫烟两人,任他周梦龙的脸皮再厚,在王惠的暧昧的眼神之下,周梦龙还是不由的老脸一红。

  王惠看到阳紫烟和周梦龙走了出来后,不由的走到了阳紫烟的身边,拉着阳紫烟的手,轻声的道:「阳书记,怎么样,找到当年的感觉了没有呀。」

  王惠的话,让阳紫烟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慌,在这种情况之下,阳紫烟不由的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王惠道:「王惠,你说什么呀。」

  王惠看到阳紫烟装出来的那种若无其事的样子,不由的心中微微一乐,暗道:「阳书记,你就别装了,我知道,周县长要是真的想要征服你,你是逃不过的,你现在装着这个样子,你就以为我看不出来么,也不知道,周县长都在你的身上都做了些什么,使得你的脸看起来那么的红。」

  想到这里,王惠仿佛看到了阳紫烟正被周梦龙紧紧的搂在了怀里,而周梦龙的一双大手正在阳紫烟的大腿上,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上,丰满而坚挺的双峰上抚摸时的样子,想到这里,王惠不由的心中躁动了起来。

  看到阳紫烟正在问自己的话,王惠不由的叹息了一声,轻轻的拉着阳紫烟的手,温柔的道:「阳书记,我也没说什么呀,我的意思是,这跳舞当年你肯定是在行的,而周县长的技术那么的好,所以我才问你找到当年的感觉没的的。」王惠的话,不说周梦龙的舞技好,而只是说周梦龙的技术好,那中间的暧昧的意思就是不言而喻了,听到王惠这么一说,阳紫烟不由的叹息了一声,看了看王惠,却没有再说什么。

  而王惠也没有理会阳紫烟,而是一蹦一跳的来到了周梦龙的身边,拉起了周梦龙的手,大声的道:「周县长,走,现在你也该陪我跳一曲了。」

  周梦龙点了点头,看了看阳紫烟,在看到阳紫烟正若无其事的坐在那沙发上了以后,周梦龙才任由王惠给拉着,来到了那个小房间里,顿时,那轻柔的音乐声又响了起来。

  一进那房间里,王惠就有些争不可耐的紧紧的搂住了周梦龙,一个包裹在那衣服之下的丰满而坚挺的双峰,也开始随着自己的身体的扭动而在周梦龙的身体上摩擦着,一边体会着自己的身体在周梦龙的胸膛上摩擦时给自己带来的快感,王惠一边喘息着那周梦龙道:「周县长,来,紧紧的抱着我,你知道吗,刚刚你和阳书记在这里面的时候,一想到你和阳书记在里面的亲热的举动,我的心中还真的有点不舒服呢。」

  听到王惠这么一说,周梦龙不由的微微一笑,伸出手来,在王惠的那弹指可破的俏脸上捏了一下后,才道:「怎么,连阳书记的醋也要吃呀。」

  王惠的那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微微一红,伸出手来,打了一下周梦龙的手后,才柔声的道:「看你说的,我只是想着,我的一个心爱的男人,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虽然这个女人是阳书记,但人家的心中还是末免感觉到有些不舒服的吗,但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呀。」

  看到王惠的那样子,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一热,刚刚因为受到阳紫烟的挑逗而已经微微的涨大了起来的大鸡巴,也不由的变得坚硬而火热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猿臂一伸,就将王惠给搂在了怀里,也不答话,一个嘴唇就吻上了王惠的香甜的嘴唇,而一双色手也不由的猴急的抓住了王惠的一只正被那衣服紧紧的包裹着的丰满而坚挺的女性的胸前的高耸,隔着衣服尽情的揉捏了起来。

  王惠嘤咛了一声,一双手也不由的紧紧的搂住了周梦龙的腰身,小嘴也急不可待的张了开来,伸出了香软而润滑的舌头,和周梦龙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同时,一个身体也不由的扭动了起来,尽量的将自己的那胸前的正被那衣服紧紧的包裹着的双峰给突出了出来,迎合着周梦龙的行动。

  周梦龙没有想到,王惠竟然是如此的热情,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恶做剧心起,另一只手也毫不客气的撩起了王惠的牛仔短裙,将自己的手在王惠的两腿之间的那处正被那丝袜紧紧的包裹着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上掏了一下。

  入手处,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丝滑的感觉,感觉到王惠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的温暖和潮湿,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一荡,在王惠的身体上的某个地方轻轻的按压了一下,引来王惠的一声呻吟后,周梦龙不由的又将手拉了出来,放到了王惠的鼻子前,轻声的对王惠道:「王惠,你看,你刚刚都干了什么呀,下面都湿了,我看,你回去以后,可得换内裤了。」

               四百四十五

  一种特有的女性的身体深处的那种能刺激人的性欲的幽香冲入到王惠的鼻子里,让王惠也不由的心中微微一荡,在这种情况之下,王惠不由的娇滴滴的看了周梦龙一眼后,才道:「周县长,看你说的,还不是都怪你,刚刚你和我阳书记在这里弄的声音太响了,所以,人家才会受不了的了。」

  王惠这么一说,周梦龙的脸皮再厚,也不由的老脸一红,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狠狠的在王惠的高耸的双峰上抓了一把,引得王惠的身体一阵颤抖以后,才笑嘻嘻的道:「王惠,是不是呀,告诉你,我可是有意将那声音弄大一点的,可是没有想到,我的王惠竟然如此的经不起我的挑逗了,可是,你这样的话,以后我要是多挑逗你几次的话,那你不是天天要换内裤了吗。」

  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王惠不由的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瞪了周梦龙一眼,伸出手来,狠狠的弹了一下周梦龙的那跨下已经是坚硬和火热的大鸡巴一下,才道:「你想得美呢,你以为你的吸引力很大吗。」话虽然这么说,但在昏暗的灯光之下王惠的那弹指可破的俏脸上所含着的那荡人的春意,却暴露出了王惠的内心在这一刻是多么的渴望和冲动,周梦龙啊的小声的哼了一声后,脸上不由的露出了痛苦的神情。

  看到周梦龙脸上的表情,王惠不由的吓了一大跳,难道真的是自己刚刚那一下用的力太大了,伤到了周梦龙了,王惠的心中不由的后悔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王惠不由的关切的对周梦龙道:「周县长,对不起,弄疼你了吧。」一边说着,王惠一边不由的伸出手来,想要去看看周梦龙是不是受伤了。

  看到王惠的关切的样子,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一乐,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手上微微一用劲,就将王惠给推到在了那长条橙之上。

  然后,一个饿虎扑食,就将王惠给压在了身下,看到周梦龙的脸上坏坏的笑,王惠才知道自己上当了,本能的想要反抗周梦龙的行动,但是周梦龙的火热的拥抱,却让王惠不由的心中一阵的激动,那本来想要推开周梦龙的双手,也不由的改成了紧紧的搂住了周梦龙。

  周梦龙手自己的大手撑着长条橙,将自己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了自己胸膛之上,然后,轻轻的摇摆着自己的身体,使得自己的胸膛开始在王惠胸脯上挤压和按摩了起来。

  一阵阵的充满了弹性的青春和火热的气息从王惠的胸前正被那上衣紧紧的包裹着的高耸而坚挺的双峰上传来,让周梦龙的心中也是不由的微微一热。

  一边感受着王惠的乳房给自己带来的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周梦龙一边微微的喘息着对王惠道:「王惠,刚刚你听到我和你阳书记在里的时候,你心中是怎么想的。」王惠被周梦龙给推到了长条橙上之后,正微闭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享受着周梦龙给自己带来的快乐。

  现在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王惠不由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周梦龙道:「周县长,你问这个干什么呀,我不说,都羞死人了。」

  王惠的那种娇羞的小女儿的样子,更加的刺激了周梦龙,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的身体不由的更加激烈的扭动了起来,给王惠带来了更大的快感以后,才喘息着对王惠道:「王惠,好王惠,亲爱的王惠,现在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你还有什么担心的吗,来,快给大哥说说,大哥喜欢听你讲嘛。」

  王惠呻吟了一声,舒服的将自己的身体尽情的舒张了开来,一边感受着周梦龙的身体给自己带来的快乐,一边喘息着道:「周县长,也没有什么了,刚刚听到你们在里面的声音的时候,我就在想,要是在你的身下的人是我,那该有多好呀,那样的话,我肯定全快乐死的。」

  王惠感觉到,自己的话一出口,周梦龙本来就已经坚硬和粗大了起来的大鸡巴,一下子变得更加的粗大了起来,在种情况之下,王惠意识到了什么,不由的在声的呻吟了一声,又扭动起了身体,迎合着周梦龙的身体对自己的摩擦和挤压之后,才喘息着道:「我在想,你的大手,抚摸在我的小乳房之上,狠狠的捏着我,你的另一只手,伸到了我的两腿之间,被我的两腿紧紧的夹在了里面,那样子,我该有多么的舒服呀。」

  说着说着,王惠不由的闭起了眼睛,将自己刚刚在外面听到的周梦龙和阳紫烟在一起的时候自己的心中所想的,一点点的说了出来。

  一边说着,王惠不由的一边沉浸在了自己的性幻想之中,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使得王惠的身体不由的渐渐的热了起来,在这种时候,王惠只觉得自己的那颗不安份的心,又变得蠢蠢欲动了起来。

  周梦龙一边听王惠嘴里娇滴滴的声音,一边随着王惠的讲述渐渐的走进了王惠的内心的世界,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只觉得刺激无比。

  于是,周梦龙再也不满足只是用自己的胸膛在王惠的那一对正被那上衣紧紧的包裹着的那高耸而坚挺的双峰给自己带来的快感了,而是动了一下身体,将自己的头一低,就深深的埋进了王惠的那胸前的那一对高耸入云的双峰之间,在那里活动了起来。

  一将自己的头埋入到王惠的双峰之间,周梦龙就感觉到,一阵阵的淡淡的乳香味,就透过那薄薄的上衣飘散了出来,弥散在了空气之中,诱惑着周梦龙的神经。

  周梦龙一边贪婪的呼吸着这股微微的带着一丝的汗味的乳香味,一边用自己的脸在王惠的双峰之间摩擦了起来,体会起王惠的双峰上的那种坚挺和弹性的感觉来了。

  虽然隔着一层衣服和乳罩,但是透过那脸上传来的感觉,周梦龙感觉到,才几天不见,王惠的胸前的那一对充满了青春活力的双峰,好像又大了不少,给自己带来了一种更加坚挺而硕大的感觉。

  想到王惠的乳房也许是在自己的抚摸和揉捏之下才变得更大的,周梦龙不由的心中一阵的激动,一个头也不由的更加用劲的在王惠的胸前摩擦了起来。
  一阵阵的火热的气息,从周梦龙的鼻子里和嘴里呼了出来,透过那紧紧的包裹着王惠的高耸和坚挺的乳房的衣服,扑到了王惠的胸前的那一对雪白的双峰之上。

  受到这种刺激,王惠也不由的小声的呻吟了起来,一边呻吟着,王惠一边不由的伸出了两只手来,按在了周梦龙的头上,向着自己的乳房的方向用起了劲来,想让周梦龙的头和自己的乳房接触得更加的紧密一些,给自己带来的快乐更加的强烈一些。

  同时,王惠还一边不停的向着周梦龙的头部的方向挺动着自己的胸脯,让自己的行动迎合着周梦龙的行动,让周梦龙能通过自己的行动,更加真实的感觉到自己体内涌动着的快乐和爱意,在这种情况之下,王惠只觉得自己体内的那阵冲动和渴望渐渐的变得不可遏制了起来,就想要让周梦龙的那跨下那已经是变得坚硬而火热了的大鸡巴,刺入到自己的身体,将自己送到前所末有的高潮。

  王惠想到现在阳紫烟就在那房间之外,刚刚自己在那里变能听到阳紫烟和周梦龙在里面亲热的声音,相同的,自己和周梦龙在里面行动,阳紫烟也同样的能听得到的,想到这里,王惠不由的强行的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而是任由周梦龙的头部在自己的双峰之间拱动了起来。

  周梦龙感觉到,王惠的身体在自己的挑逗之下,已经渐渐的变得热了起来,知道自己身下的王惠已经是有点情动了。

  体内那渐渐的积蓄着的快乐,却让周梦龙有点心猿意马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又移动起了自己的身体来,在滑过了王惠的平坦的小腹之后,周梦龙将自己的嘴唇靠到了王惠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来了。

  一阵女性的身体深处特有的那种幽香的味道,让周梦龙不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脸贴到了王惠的那两腿之间的正被那丝袜紧紧包裹着的那还在散发着热气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之上。

  王惠再也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一个头也不由的左右的摇摆了起来,在这一刻,王惠只觉得周梦龙的挑逗给自己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快乐。

  在这种情况之下,王惠不由的微微的将自己的丰臀给抬了起来,使得自己的两腿之间的那处正被那丝袜紧紧的包裹着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和周梦龙的脸更加的亲密的接触了起来,同时,王惠的两条大腿,也不由的曲了起来,使得自己的大腿根部,在周梦龙的脸上摩擦了起来。

  一阵阵的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使得王惠不由的眼睛中露出了一丝迷离的神色,在这种情况之下,王惠只感觉到自己的体内的快感如潮水一般的涌上了心头,使得自己的心中更加的躁动了起来,一双手,也像是没有地方放一样的,紧紧的抓住了那长条橙的边缘,以免得自己一时冲动,从而控制不住自己。

  周梦龙充分的感觉到了王惠的那两腿之间的那处正被那丝袜紧紧的包裹着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的弹性和热力,更加上,那一阵阵的女性的身体深处透有的幽香一个劲的从那丝袜里透了出来,扑到了自己的鼻子里,刺激着自己的神经。

  在这种刺激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将头一翻,就使得自己的嘴唇对准了王惠的两腿之间的那条迷人的深沟,然后,周梦龙常常的吸了一口气,狠狠的对着王惠的两腿之间的那条深沟,吹了进去。

  一股要命的热气从周梦龙的嘴里喷了出来,透过那正勒在了王惠的两腿之间的那处迷人的深沟的丝袜和内裤,钻入到了王惠的体内。

  一阵从来没有过的刺激和感觉使得王惠不由的大叫了一声,一个身体再也克制不住的坐了起来,低下头来,王惠看到,周梦龙的头正在自己的那两腿之间自己身体最为敏感的部位不辞劳苦的活动着,王惠的脸上不由的一红,一双手也不由的伸了出来,轻轻的放在周梦龙的头上抚摸了起来,那样子,就像是在鼓励着周梦龙,又像是一个母亲看到自己玩皮的孩子一样的,充满了爱意。

  直到那音乐声停了下来,王惠和周梦龙才从那种男欢女爱中清醒了过来,两人互相间看了看以后,才拉着手,来到了房间之外。

               四百四十六

  阳紫烟看到两人走了出来,不由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做出了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周梦龙和王惠对视了一眼,当然知道阳紫烟是为什么会有如此的表情的了,在这种情况之下,王惠拉着周梦龙的手,来到了阳紫烟阳紫烟的身边,让周梦龙坐了下来以后,自己则挨着周梦龙坐了下来,这样子,等于是阳紫烟和王惠王惠和阳紫烟两人,一左一右的将周梦龙夹在了中间。

  本来王惠就是有意为之的,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一坐下来以后,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紧紧的挨着了阳紫烟的身体,而两人的大腿的外侧,也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而在这一刻,周梦龙就像是一个夹心饼干一样的,被王惠和阳紫烟给夹在了中间,感觉到王惠和阳紫烟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幽香,听着王惠和阳紫烟王惠和阳紫烟两人鼻子里发出来的几乎是微不可闻的喘息之声,感觉着两人的那喷火的胴体,周梦龙几乎怀疑自己身在梦中了。

  周梦龙感觉到,阳紫烟和王惠王惠和阳紫烟两人正紧紧的靠着自己,而这样香艳的情景,使得周梦龙知道,自己多日的愿望,也许在今天晚上就能够实现了,想到王惠和阳紫烟两人风情各异的身体,就要任由自己品尝,周梦龙不由的冲动了起来,身体某个部位的反应也不由的更大了起来,鼻子里的喘息声,也渐渐的响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阳紫烟感觉到周梦龙的一条大腿的外侧正贴在了自己的大腿外侧以后,竟然丝毫的没有抗拒的意思。

  相反的,阳紫烟还拿起了那遥控器,装着若无其事的看起了电视来,但那微微的颤抖的双手,却充分的暴露出了,阳紫烟在这一刻,内心是多么的慌乱。
  而王惠感觉到自已和阳紫烟阳紫烟一左一右的将周梦龙给夹到了中间,一阵异样的感觉涌上了心头,使得王惠的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王惠不由的弯下了腰来,装着拿桌上的水果的样子,偷偷的打量起了阳紫烟来,王惠看到,阳紫烟的一双媚眼正装着若无其事的盯着那电视屏幕,但是,眼神中,却露出了一丝炽热的目光,但是那丝目光隐藏得很深,若不是王惠刻意的想要看一看阳紫烟阳紫烟在这一刻的表情,还真的不易察觉的呢。

  看到阳紫烟的脸上所露出来的那种炽热的神色,王惠不由的心中有了底气,而且,刚刚周梦龙在自己的身体上挑逗时给自己带来的快感还末完全的消散开来,在这种情况之下,王惠不由的伸出了手来,趁着阳紫烟不注意的时候,放到了周梦龙的大腿外侧,在这面抚摸了起来。

  一边抚摸着周梦龙,王惠一边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饶有兴致的看着周梦龙,想看看周梦龙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而阳紫烟又何尝不是在偷偷的打量着周梦龙,自从周梦龙和王惠走进了那个房间以后,也不知是怎么回事,阳紫烟却总是静不下心来,一会儿想到了刚刚自己和周梦龙在房间里的时候,周梦龙那坚硬和火热的大鸡巴在自己的身体上的那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顶撞时给自己带来的那种让自己感觉到了无比快乐的情景,一会儿又想着王惠和周梦龙走进了房间以后会是怎么样子的,想着想着,阳紫烟的心中不由的有些心慌意乱了起来,一颗心,也如同一个怀春的少女一样的,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这下,阳紫烟不由的有些心慌意乱了起来,不多一会儿,那房间里就响起了周梦龙和王惠的喘息之声,这种声音,更刺激了阳紫烟,阳紫烟没有想到,周梦龙和王惠竟然敢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种自己也说不上来的感觉,想要不听这种声音,但是,那声音却又如同有一种魔力一样的,深深的吸引起了阳紫烟。

  听着两人的呻吟声渐渐的大了起来,阳紫烟的心也不由的蠢蠢欲动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阳紫烟不由的眼前浮现出了周梦龙和王惠在一起亲热时的情景,想到这些,阳紫烟的心莫名的有些蠢蠢欲动了起来,一只手也不由的伸到了自己的那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想要尝一尝那种自己给自己带来的那种快乐的感觉。

  看到王惠和周梦龙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阳紫烟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但看到王惠脸色绯红,春潮末褪的样子,阳紫烟不由的心中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在这种情况之下,阳紫烟只好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那电视,但心中却不由的翻起了滔天巨浪。

  而现在,阳紫烟感觉到了周梦龙的大腿正靠在了自己的大腿之上,从周梦龙的大腿上传来的那种火热的男性的气息,让阳紫烟的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那种暧昧的感觉,让阳紫烟几乎忍不住的就想要逃离这个地方,以免得自己在受不了的时候会做出什么破格的事情来,但是,周梦龙又实在是太帅气了,让阳紫烟又有点舍不得从周梦龙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让自己心动的男性的气息,所以,阳紫烟还是咬牙坐在了周梦龙的身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炽热的神色。

  一阵阵的温热的,让人心动的气息,从阳紫烟的大腿上传入到了周梦龙的心中,让周梦龙也不由的蠢蠢欲动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再也忍不住的将大腿动了动,一边体会着阳紫烟的在腿上的那种丰满而结实的感觉,周梦龙一边偷偷的打量起了阳紫烟,想要试探一下阳紫烟是怎么样子的反应。

  而同时,周梦龙感觉到王惠的小手放到了自己的大腿的外侧,正在那里温柔的抚摸了起来,感觉到这一切以后,周梦龙不由的咬了咬牙,趁着阳紫烟没有注意自己的时候,将手偷偷的插到了王惠的身后,将手放到了王惠的丰臀之上,在上面抚摸了起来。

  一边体会着王惠的丰臀给自己带来的那种惊人的弹力,周梦龙一边观察着阳紫烟的反应,在看到阳紫烟在体会到了自己的挑逗之后,只是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还是在那里若无其事的看着电视以后,周梦龙的胆子不由的更加的大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的另一只手也不由的伸了出来,探向了阳紫烟的大腿。
  一触上阳紫烟的大腿,周梦龙就被阳紫烟的大腿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结实而弹性的感觉弄得心中微微一荡,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