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漫画狂想曲——会动的人形】
【漫画狂想曲——会动的人形】
           漫画狂想曲——会动的人形



  男性的喘息声和女性的娇吟声,宛如一同合演的乐曲般,不时地交叉鸣奏著。
  右手轻轻扶按著那纤细的柳腰,左手则是温柔轻抚著那微微垄起的双乳,看著那张原本在稚嫩中带著高傲与艷丽的脸蛋,在自己的侵袭下转变成娇弱、淫靡的神情,章琅体会到那征服的快感。

  忽地,章琅抬起了那双幼嫩、细长美腿之一,然后便像是在品尝美食般,仔细地亲吻、吸吮并轻咬著那一隻隻可爱的脚指头。

  「唔?不行?啊……」

  有著一头金色柔顺长髮的可爱萝莉,在受到章琅这一波的侵袭刺激后,浪叫的更加大声,而那娇小的胴体亦猛烈的颤抖起来。

  此时章琅除了一边品尝著那萝莉的脚指,一边牢牢抓紧那被他抬起娇嫩的美腿外,下体的摆动亦丝毫没停下过。除了单纯的前后抽动,章琅有时还会刻意加入旋转或上下的摆动,令金髮小萝莉嚐受更深一层的刺激和快感。看著小萝莉那痛苦又愉悦的表情,章琅内心的征服慾望更是膨胀到不行。

  接著,章琅将那原本在爱抚著小萝莉那可爱玉臀的手,缓缓滑到她的后花园口,并开始一边轻轻逗弄,一边用她自己的爱液将花园口沾湿。感受到章琅意图的小萝莉,开始努力地扭腰摆臀,企图逃避章琅那邪恶的侵袭。

  「嗯啊……你?那裡不行?呀啊!?」

  当小萝莉正开口抗议时,章琅趁隙将中指强行进入那娇嫩、紧密的花庭中。
  金髮萝莉原本微闭的杏目在后庭遭袭后睁个老大,娇躯亦像是遭电击般地弓了起来;而金髮萝莉下体的肌肉那不由自主的紧缩,则是给章琅的分身跟手指带来了难以形容的挤压快感。不一会儿,小萝莉便开始奋力地摆动她那纤细的柳腰,以期能够甩出那入侵的异物。

  章琅先是淫笑地看著小萝莉的反应,跟著便开始双重进击。时而像是默契十足的联手侵攻,时而像是各自为政的随意乱袭,造成那一波接著一波的强烈快感,不断地衝击著金髮萝莉;此时的小萝莉,在那阵阵猛烈的火力下,便仅能像是失去意识般地按照本能反应,迎合著那章琅的动作。

  突然,章琅感到一股酸麻感出现在分身顶端;二话不说,章琅便立刻让分身进入到小萝莉娇躯的最深处。跟著,解放的快感来到,章琅的白色果酱尽情地灌入金髮萝莉的体内。

  「啊……」

  金髮萝莉在发出抵达高潮的叫喊后,便全身乏力的失神晕倒。

  「呼呼,真爽,不愧是我的真祖女王陛下?」

     ***    ***    ***    ***

  从背后搂著少女的章琅,轻咬著少女的耳垂,并柔柔地对著少女的粉颈吹气。
  「啊~」少女难以忍受的发出一声娇吟。

  有著乳牛称号的少女,其胸前那对硕大、坚挺的美乳,对章琅而言宛如梦寐已久的宝物般,令他爱不释手;握、压、揉、捏、挤,章琅努力地用著各式各样的手法把玩著少女的玉乳。

  跟著,章琅的左手缓缓地向下挪移;在如轻风般地滑过少女的小腹后,便到达了少女的神秘地带。即使隔著少女那身完全贴身的紫色紧身衣,章琅的手指依然灵巧地挑逗著少女的神秘花园,令少女的娇躯微微颤抖起来。

  当然,章琅亦没有让自豪的分身閒著。在将自己的凶器紧靠著少女那美丽的丰臀后,章琅便开始摆动腰部摩擦起来。

  「嗯?」在章琅用著电车痴汉手法的玩弄下,巨乳少女开始不停地呻吟起来。
  在确认少女的下体已经湿成一片后,章琅便顺手将少女胸部和下体部位的衣服撕破;跟著,章琅先是转绕到少女的身前,然后分身在对準洞口后,便直接捅了进去。

  「呜啊!」章琅粗暴的行为让少女痛的哀鸣。

  此时的章琅并不急著开始活塞运动。

  由於身负高超格斗技巧的乳牛少女身体非常柔软,所以章琅轻而易举的便将她的双腿摆放到自己的肩上;接著,章琅将自己双手从少女的两腿外侧绕过,然后像是吸盘般地牢牢抓住少女的巨乳。於是,章琅便完成了自己期待已久的体位─改良型车站便当。

  摆好马步后,章琅便开始奋力的晃动腰部,让少女像皮球一般地上下弹跳著。
  「啊……啊……」

  剧烈的交合,让少女发出了愉悦中带著些许痛苦的娇吟。

  虽然说这样的体位可以藉由重力来进入到少女身体更深的地方,但相对的体力跟肌肉的负担也更加吃重。

  「呼、呼……」

  只见章琅开始气喘呼呼,全身更是大汗淋漓。由於腰部和两腿的负担比想像中来的重,令章琅有点撑不太住。

  就再章琅快撑不下去时,乳牛少女先一步达到了高潮。

  「啊~」

  高潮的到来令少女的下体不自觉地用力紧缩,进而令章琅的分身承受不住而跟著爆发出来。章琅那浓稠的可尔毕思在大量地灌入少女体内后,便混杂著少女的爱液缓缓溢出,绵密地布满在两人的交合处。

  坐下休息的章琅,看著自己跨下那因高潮而失神的乳牛少女,不禁露出一脸苦笑。

  「呼、呼……,原来要当最强弟子得这麼累人哦……」

     ***    ***    ***    ***

  紧紧贴住的两对唇,还有那伴随著体液交融的舌战,相拥的男女正沉醉在这长长的一吻之中。

  章琅的手,侵入了怀中美女的和服之中,爱抚著那动人的胴体。那光滑细緻的肌肤,令章琅的手流连忘返;丰满挺拔的玉乳、纤细柔顺的蛮腰、还有那圆滑娇嫩的丰臀,更是让章琅难以抗拒,爱恋不已。

  结束了深长的热吻后,章琅顺势而下地舔吻起美女的每一吋肌肤,然后将脸贴伏在那散发著诱人体香的双峰之间。

  「呼呼……」

  只见那有著一头耀眼动人的银灰色美丽长髮的美女露出浅笑,接著抬起那对玉臂轻轻抱住章琅的头,温柔地将之埋入自己的乳沟之中。

  沉醉其中的章琅,并未忘记空閒的双手。轻轻解开美女的裤裙后,章琅便一手爱抚起那水蜜桃般的雪臀,一手抚玩起银髮美女的私处。

  「嗯~」银髮美女轻声娇吟著。

  章琅的手指宛如在演奏乐曲般,用著轻弹的手法触碰著银髮美女的阴核和蜜唇,轻鬆地鉤出了银髮美女那最原始的情慾;不一会儿,便让那和髮色相同,美丽整齐的阴毛像是沾满露水般地,闪耀著湿润水气的色泽。

  在银髮美女鬆开双手后,章琅便跟著停止了动作。再次轻轻一吻,卧在床上的两人便将原本女下男上的位置掉换过来。

  银髮美女在换到章琅上面后,连方向都跟著改变。只见她将双腿横跨在蟑螂两侧并跪趴在章琅身上,让自己下体私处,一览无疑地清楚展露在章琅的面前;接著银髮美女更趴伏在章琅的跨下,舔吻起章琅的阳具。

  温柔的吸吮、贝齿的轻咬,皆令章琅难以形容的快感,而银髮美女那纤纤玉手在他肉袋和肉茎根处的揉捏,更是将章琅推到致福之境。

  「喔~!喔~!」章琅爽到叫起春来。

  面对银髮美女的攻势,不服输的章琅亦开始发动反击。

  两手轻按住美臀,章琅伸出舌头轻舔著那湿潞潞的蜜唇,并吸食著那晶莹的爱液。而且,由於太过靠近的关係,章琅呼吸时的气息,亦一同带给美女下体麻痒快感。

  接著章琅的手指更移动到银髮美女那娇嫩的玉门口,并开始轻轻抚摸、摩擦著。

  「唔!……嗯~哼~……」

  章琅的动作令银髮美女的娇躯微微颤抖著。

  只见两人各自努力地侍奉著对方的性器,而各种刺激的挑逗手法,亦令两人逐渐迈向最高点。

  终於,高潮的快感到来了。

  章琅滚烫的精液,尽情地喷射到美女的口中;纵然美女努力吞咽,仍旧溢出部分。银髮美女激发出的蜜汁,则是疯狂地涌入章琅嘴裡,让章琅痛快畅饮一翻。
  两人休息一下后,银髮美女便起身转向,然后跨跪在章琅上方。章琅双手扶著美女的柳腰,并让那充分湿润的蜜穴口碰触到自己那再次硬起的肉茎。

  微微娇喘的银髮美女,对著章琅露出了挑逗般的笑容,彷彿在催促著章琅一样。

  於是,章琅便用行动来回应。

  将美女的小蛮腰缓缓下拉,章琅的肉茎便跟著进入了那紧凑的蜜穴之中。
  「嗯~」异物的进入,让银髮美女发出了娇吟。

  当银髮美女将章琅的肉茎完全含入体内后,便像是要先适应般地仅跨坐在章琅身上,而没有其他动作。於是,章琅便将美女那双原本撑在自己腹部的玉手,带移到自己的胸膛上,令美女的上身前倾。接著,章琅便开始把玩起那对美乳上的小草莓。

  感受著章琅的逗弄后,银髮美女先是看著他轻笑一下,然后便开始腰部的升降动作。

  随著那肉茎的进出,令银髮美女大声娇吟著。

  从开始时缓慢的动作,渐渐变成激烈的交合,原本前倾的娇躯,亦随著强烈的兴奋而向后弓起。那对丰满的雪乳,亦跟随著那剧烈的动作,而不停地弹跳著。
  原本只是轻鬆躺著享受的章琅,看著银髮美女那艳媚的姿态后,亦开始奋力弓身挺腰。

  强烈的酸麻感令章琅知道自己已到达限界。

  「喝!看我的〝锻针功〞!」章琅大喊一声,并用力将肉茎插入美女身体的最深处。

  「呀啊~!」

  章琅所击出的强烈突击,加上那大量精液的猛然衝袭,令银髮美女亦达到高潮。

  激情过后,银髮美女全身乏力地软倒在章琅身上。

  「呼~!我的表现不错吧,部长?」

     ***    ***    ***    ***

  连续搞定三人,章琅亦感到有些腿软。当他望向书桌上并排的三具美少女模型时,嘴角不自觉的露出得意的笑容。

  「呵呵,这钱花的可真值得。」

  是的,方才和章琅做爱的美女们,严格来说并不能算是真人,因为她们其实是那三具模型所变。

  章琅并非是那种有著只会爱著ACG裡面女性人物的诡异病情男性,而身心健全的他亦没有那种很难找到女性交往的丑陋外表。只是,再正常的男生,在看到ACG世界裡面的美丽女性时,多少也会產生性幻想,所以章琅也不例外,但也仅是如此而已。

  直到有一天。

  原本仅是漫画中才会有的情节,居然成了似真似假的传言,并且流传到了章琅耳裡.

  「靠咧!一隻模型居然敢卖五十万日币!去抢比较快啦!」

  想当初刚看到相关讯息时,章琅亦是不屑地开骂,当他是网路谣言。但是,三人成虎的可怕之处在此时却渐渐显露出来。看著网路上越来越多像是真实案例一般的文章,加上身边一票猪朋狗友彷彿亲身经歷般的述说,令他逐渐动摇了。
  最后,为了想证实真偽跟满足好奇心,章琅便决定购买看看。而为了避免被不肖代购网拍所骗,加上正好想去这亚洲ACG大本营巡礼一番,章琅便进行了一趟十日的快乐自由行。

  在人生地不熟的国度,章琅花了许多时间才找到那传言中的店。原本只打算购买一个试试的他,却在看到商品时沦陷了;难以想像的精緻手工,加上出现在眼前那四个他目前最喜爱的脚色,令章琅忘我的给他败了下去;而这衝动的行为也让章琅在回到民宿后整整Orz两个小时。

  在结束自由行并回到家中后,还陷在沉痛打击中的章琅,跟本已经忘记他原本购买模型的动机,直到他想要开始摆设时。

  「机车咧!」

  章琅简直不敢相信,花了那麼多钱的模型成品,居然会没有完成最后那道最重要的手续─点睛。

  气愤的章琅,只好挖出自己的著色用具,由自己亲自动手完成。

  望著那四双没有生气的眼睛几分鐘后,章琅便决定的优先顺序。

  深呼吸几口后,章琅便全神贯注地开始动手;毕竟是花了许多钱买的模型,他可不希望因为上色上的太糟而毁掉。

  就在章琅刚完成第一个时,突然一阵浓烟白雾冒出。

  「咳!咳!搞啥啊!」章琅边骂边努力驱除烟雾。

  当烟雾散去后,章琅简直不敢相信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景象。

  一位穿著Gothic&Lolita的萝莉竟凭空出现在他房中,并用著高傲中夹带些许邪气的神情在望著他。

  那外貌,那神情,还有那姿态,都跟自己印象中一模一样,彷彿她就像是从自己收藏的漫画中突然跑出来一般。

  『原来,那传言是真的……』

  章琅不禁又惊又喜,他完全没想到平时自己用来打手枪的人物,会有像这样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的一天。

  而正当金法萝莉要开口时,精虫上脑的章琅已抢先一步地将她扑倒。

     ***    ***    ***    ***

  连续的交媾令章琅有些腿软,但完成〝验货〞的想法,令他决定挑战第四回合。

  当有著粗大线条的巨乳少女,穿著学生制服出现在章琅面前时,只见章琅便立刻饿虎扑羊似地将之扑倒。

  正要提枪上阵的章琅突然发现到,自己除了浑身汗臭外,下体更是布满著男女欢爱后的体液混合物。

  突然,一个特殊的想法在章琅脑中一闪而过;於是,章琅便抱起巨乳少女往浴室前去。

  在等著浴缸水满的时间,章琅边脱掉巨乳少女的衣物边对其做著前戏。
  像是婴儿在进食一般,章琅伏在少女的胸前,含著那娇嫩的峰顶吸吮著。
  章琅那伸到少女下体的手,除了用拇指挑弄那柔嫩的阴核外,更将食指和中指合併,不断地在少女的蜜穴最外端抽插著。

  「啊~……啊~……」

  面对章琅的玩弄,少女仅能张口淫叫著。

  準备就绪后,章琅便抱著巨乳少女一起进入浴缸之中。

  热度适中的水温,令章琅感到无比舒畅;当然,泡澡并非章琅的目的。让少女趴在浴缸中后,章琅便从少女后方开始办事。

  「呀啊!」热水伴随著肉茎的一同进入,让少女大声呻吟著。

  章琅的双手,紧紧地扶著巨乳少女的纤腰,并激烈地摆动下体,奋力让肉棒剧烈地进出少女的花径。伴随著章琅那激烈的活塞运动,少女那硕大的双乳亦大幅地前后晃动著。

  章琅每次的挺进,都深深地撞击著少女的花心;而那花招百出的攻势,更令巨乳少女体验到那彷彿昇天的快感。

  章琅卖力的演出,令少女几乎是浑身乏力。

  少女原本用来支撑身体的双手,仅能无力的扶在浴室的墙上;而室内的水气,更让少女的手渐渐下滑。

  就在两人都没注意的情况下,少女的手拨到了淋浴的开关。

  哗啦!

  大量的水从莲蓬头朝著两人喷洒。

  突然,章琅想起了一件事。

  为了方便,他用来点睛的顏料是水融性的……

  「哇啊~!」

    惨绝人寰的哀嚎声瞬间响彻云霄……

     ***    ***    ***    ***

  「咳!这位先生,」医生强忍著笑意,对躺在病床上的伤患讲解伤势「根据我们医院详细的检查,您的子孙根所受的伤害并没有很大……」

  未等医生讲完,急切的伤患便抢著问到:「医生,那我以后会不会硬不起来啊?房事方面会不会有影响?上厕所方面咧?」

  「这位先生,不用这麼著急,让我讲完吧。」被插话的医生继续著他的讲解。
  「您目前的情况,虽然需靠导管来排放尿水,但在康復后便会回復正常,并不会影响到一般日常生活方面。而在房事和勃起方面,也会和以往一样正常……」
  「哦耶!万岁!」听到好消息,令伤患几乎忘记自己仍不能太过兴奋的激动起来。

  「只是,将来好了后,会因为这次严重伤到海绵体的缘故……噗!」讲到一半的医生突然喷笑出一声。

  「咳!」只见医生清咳一声,外加让自己压下那快隐藏不住的笑意。

  「在您的伤势好了之后,尺寸可能会有所缩水……」拍拍伤患的肩膀后,医生继续说「请节哀顺变。」

  在医生带著那幸灾乐祸的笑容离开后,只见可怜的伤患宛如变成石像般,动也不动,静静地佇立在那好久好久……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