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江陵香】(07)作者:shumen8ok
【江陵香】(07)作者:shumen8ok
字数:5568


  第07章:儿媳落难

  曹荆南在相国府的宴会上喝的意兴阑珊,却不知酒中被高尚德下了迷春散,再加上苏芸儿的确是太动人,令她便忘乎所以甚至不顾坚守的原则,在相国府便与苏芸儿云雨一番。

  但他毕竟年老体迈,又没有高尚德那般老而弥坚的身体,才几个回合下来便缴械,面对苏芸儿这样的娇娃,他还真有些割捨不下。

  没想到高尚德也很「通情达理」,居然让曹荆南把苏芸儿带回府中,顺带还赏赐了他几名妙龄的「舞女」,曹荆南浑浑噩噩便答应,还在相国府管家高忠的陪伴下回下榻的公馆来。

  曹荆南进到院子里,高忠带了兵士护送进门,曹迎作为曹家长子带着几名兄弟一起迎出来,发现高忠,曹家的男丁一个个脸色都不太好。

  之前高忠前来拿人的时候,说是要在府上搜查刺客和反贼,曹家人毕竟远道而来,在江陵城里并无势力,只能眼睁睁看着高忠将曹家所有女眷捉走。

  眼下又见到曹荆南与高忠一路言笑而来,相谈甚欢,便不敢上前造次说话。
  「父亲大人。」

  曹迎亲自上去行礼。

  曹荆南见到儿子,情绪转恶,毕竟他带回了高尚德「赏赐」

  给他的几名舞女,他顾着身份自然不想让儿子们知道。

  曹荆南语气不善道:「都是何时辰了?为何不再谢安歇就寝?」

  曹迎本想直言,却见高忠一脸奸笑看着他,他心中胆怯便不敢把话说的太明白:「回父亲,母亲她……」

  曹荆南老脸露出横皱道:「你母亲,她怎么了?」

  曹迎苦着脸说不出话,一旁的高忠笑道:「这位想必就是曹先生的长公子了。」
  「正是。」

  曹荆南笑着引介道,「几位犬子,都不成什么气候,倒是让高管家见笑了。」
  高忠道:「老奴不过是个下人,今日能有幸领略荆楚第一世家几位公子的风采,实在是三生有幸。」

  嘴上这么说,他心中却在想:「不过是一群小乌龟蛋,你们的妻女和老娘,要么在老爷胯下被玩弄,要么即将被老子玩弄。还有的即将给你老爹玩弄。」
  原来曹荆南带回来的相国府的「舞女」,有几人正是之前被掳走的曹家女眷,月黑风高加上曹荆南一门心思都在苏芸儿身上,高尚德送了他几个舞女他来不及细看,就这么一起带回来。

  因为是深秋,这些女人身上都披着黑色斗篷,全身也只有一身斗篷而已,连同苏芸儿在内,嘴都被堵上就这么在兵丁押送下过来。

  曹荆南还想早些回去再好好把玩苏芸儿一番,却见曹迎不退下,脸上薄怒道:「没什么事,快退下!」

  「是!」

  曹迎和曹纯等人只能先退下。

  现在高忠便在曹荆南身边,要是说错话的话,那曹府上下都要遭殃。

  曹荆南见几个儿子都进了厅堂,才笑着对高忠道:「高管家一路相送回府,夜深露重,高管家请回吧。老朽不便相送。」

  高忠心里冷笑,嘴上却带着恭敬道:「曹先生见谅,我家相爷有吩咐,让老奴今夜无论如何陪在曹先生身边,等明日再将芸儿姑娘带回相国府。」

  曹荆南心中好生失望,原本他以为高尚德把苏芸儿都已经送给他,未料却还是要讨回,只是给他一晚上的时间风流快活。

  一声歎息,曹荆南却也带着几分不解道:「高管家整夜都要陪老朽?」
  「正是,这是我家相爷的吩咐。今日不是带了一些舞女来,若是曹先生看不上眼的,不妨赏赐给老奴一个,这样老奴也不用孤家寡人,就看曹先生是否给老奴这个面子了。」

  高忠脸上带着诡诈的笑容,却不知他只是想要曹荆南一句话。

  曹荆南本来就对后面高尚德赏赐给他的舞女不怎么在乎,闻言道:「高管家想要,只管选便是。」

  高忠笑道:「那老奴可就不客气了。」

  二人一同到了公馆的主院,这里也是曹荆南落榻之所,曹荆南刚到江陵,因曹家在江陵城并无府邸,一家老小也只能字公馆内落脚。

  到了院子里,高忠对后面随行的兵丁挥挥手,苏芸儿才在两名同样身着黑色斗篷的婢女相扶下走过来,苏芸儿一天时间被谢汝默高忠和曹荆南玩弄,到此时还未进食,身体已经软绵绵不听使唤。

  她眼睛上的黑布刚被解开,还不知眼下黑漆漆的是哪里,便感觉一人上前将她身子抱住,正是急不可耐要进房去的曹荆南。

  高忠笑道:「芸儿姑娘不用担心,这里是曹府,老爷有吩咐今日你要好生侍奉曹先生,明早老奴会带你回府。」

  苏芸儿这才知道今日还要陪这个半身入土的曹荆南,心中更悲泣了一些,想到眼前两个老头今日相继玩弄过她的身体,她心中便有一种羞愤的心情,但她也不敢发作,只能乖乖被曹荆南抱着,步步阑珊好像喝醉酒一般往房里走。

  等曹荆南扶着苏芸儿进到里面,高忠这才摆摆手,马上有兵丁押送了两名曹府的女眷过来,月色朦胧之下,高忠看的也不是很清楚,却也见其中一名妇人颇为美貌,他不用选便将那妇人揽在怀中。

  之前他在相国府给高尚德选妇人时,便对这妇人印象颇深,所有曹家女眷中,除了那婀娜多姿风韵尤佳的荆楚第一美人曹夫人,就是这名妇人姿色最佳。
  他未料高尚德今日心思都在曹夫人身上,却是将这妇人从浴池池水间里打发出来,让他带回到公馆来,让他有幸一品。

  那妇人轻哼一声,因为嘴里被东西堵着,话也说不出来,鼻孔不住喘息。
  女子名茵凝,是曹荆南长子曹迎的第五房妾侍,是最受宠的,之前茵凝被掳走,同样也在第一批给高尚德玩弄的十五人之中,但在高尚德得知曹荆南准备回府时,只是看她一眼便让人给她套上黑色斗篷,蒙上眼堵上嘴便送回来,这一路上她心中怯怯,却不知到了何处。

  「夫人,请吧。」

  高忠笑着说一句,也不跟茵凝客气,直接将她抱起来。

  茵凝心中颇为惊恐,吓的连哭都哭不出,只是闭着眼被高忠抱进房里。
  里面是里外两进卧房,里屋和外屋以轻纱布帘分隔,此时帘子挂起,屋子里只在里屋点了一盏不太明亮的烛台,屋子里灯光昏暗,曹荆南老眼昏花,为了能看苏芸儿美妙的身子更清楚一些,将人直接按倒在放烛台的书桌上,双手揭开苏芸儿身上的黑色斗篷,正一边捧着苏芸儿的双乳,一边用嘴去舔。

  只是听到后面脚步声,才想起高忠整夜都会守着他,才将头抬起来打量着抱着茵凝进到门里来的高忠。

  高忠将茵凝放在一个盛衣服的木箱上,侧过头对曹荆南笑道:「曹先生只管自便,老奴在外面便可。」

  曹荆南老脸一红,以他在荆楚的人脉和地位,何曾与人在一个房间里玩过女人?心中觉得不妥,但心中那团火却一直在烧,令他近乎忘乎所以,转过头又去舔弄苏芸儿的双乳。

  高忠抻着头往里面看了看,心中暗忖:「量你是天下有名的学士,舔的地方还不是老子用脚踩过的?说不定上面还留着老子的脚汗和脚皮呢!」

  转过头,仰躺在箱子上的茵凝却还在一边抽泣着一边瑟瑟发抖。

  高忠脸上露出笑容,眼下好好享受这妙人才是他要做的。

  伸出手,将茵凝胸前的斗篷解开,往旁边一拨,便露出一双如扣着的玉碗一般的酥乳,手指按在上面,顺着手指下滑,一路将斗篷完全敞开,将整个美妙的身躯都敞开在他面前。

  高忠仔细打量一番,心中窃喜不已,只是有些美中不足的是灯光太昏暗,不能好好欣赏一下美人的身体。

  正巧旁边便有个灯笼,将灯罩掀开,以随身携带的火折子将灯笼点燃,便放在旁边,这样茵凝曼妙的身子便整个落在高忠眼前。

  茵凝一对奶子并不大,平常妇道人家,没有去追求大奶子的,玉乳盈盈一握是最合适的尺寸,平日里曹迎便最喜欢她的奶子。

  不过高忠却发现了茵凝身上另一处特别的,茵凝下身芳草萋萋所掩盖的花唇,却是鼓起来好像馒头一样,一条缝隙很长,用手指拨弄也十分敏感。

  高忠一脸淫笑将身上的衣服解开,茵凝背着灯光只能看到高忠一副狰狞可怕的脸,这张可怕的脸越来越近,直接压在她的身上,有浓重口臭的嘴吻上她的樱口,舌头撬开她的牙关直往她嘴里塞。

  就算茵凝再怎么排斥,也抵挡不住恐慌的心态,初时稍微的挣扎,到后面只能任由高忠为所欲为。

  「香,真是香。」

  高忠一吻便有盏茶的工夫,才抬起头讚了一句。

  还没等茵凝反应过来,高忠的嘴又靠上来,这次却只是在她嘴上舔过,舌头从她的嘴,一直到鼻子,脸上,再顺着向下,过脖颈,再到胸前一对玉乳,在玉乳上盘桓了许久才继续向下过肚脐,到阴唇。

  此时茵凝的身体已经绷得紧紧的,就算是她的相公曹迎,也未曾用嘴给她服务过,没想到这个老的足能当她父亲的老男人,居然在用嘴舔她的阴唇。

  「嗯……」

  茵凝开始时候完全是被当作是强暴,丝毫快感都欠奉,但到此时她身体略微有了一些反应。

  虽然她极力抗拒着这种快感,但感觉还是在蔓延着。

  高忠在茵凝小穴上舔了一会,才将舌头顺着茵凝的腿向下,最后舔起了她三寸金莲一样的小脚。

  一对小脚珠圆玉润煞是可爱,盈盈一握的大小正好高忠将玉足韩进口中。
  茵凝身体仍旧绷得很紧,却见高忠将一对玉足把在手上,一会含含这个,一会舔舔那个,她心中原本充满恐惧的心里突然也没那么害怕了。

  「真是淫娃荡妇,恐怕在进曹府前是当婊子出身吧?」

  高忠把含在口中的脚趾吐了出来,冷笑着说了一声。

  好像是在相问,但此时茵凝嘴被堵,想回答也回答不出。

  之前他在舔茵凝花穴的时候就感觉到这女人好像动了情,就好像那些在青楼里卖身的妓女一样。

  这敏感的身体甚至跟苏芸儿有的一拼,用高忠的话说,都是当婊子的料。
  「想要?老子偏偏不给你,老子给你舔完了,现在轮到你了!」

  说着,高忠上前一把将茵凝嘴上的堵嘴布给抽了出来,还能等茵凝喘口气,高忠已经鼓起来的肉棒已经塞进了她的口中。

  「呜!」

  茵凝呜咽一声,一股腥臭的味道扑鼻,令她差点昏死过去。

  高忠也没有再怜香惜玉,直接跨骑在茵凝的脖颈上,当茵凝好像是小马驹一样,一边骑着一边在她嘴里抽插,才不过一会,沾上了茵凝的口水和他马眼里流出来的润滑液,抽插的感觉已经爽滑起来。

  却在此时,一个声音从高忠身后响起:「高管家这是……」

  正是曹荆南。

  之前曹荆南一门心思都在玩苏芸儿,可他晚上毕竟已经洩过一次,没那么快恢複过来,他越着急越是感觉外面高忠玩女人的身影刺耳,不由便转过头想看看别人是怎么玩女人的,这一看不要紧,正好看到高忠骑在一个妙龄妇人的脖颈上让那妇人用嘴为阴茎服务。

  曹荆南为人正派,床第之事也不过是为传宗接代,就算偶尔对玉足和美臀感兴趣,可要用阴茎抽插非在花穴中不可。

  他一看到高忠的「新玩法」,登时眼睛便拔不开,怔怔看了好久,甚至觉得那妙龄妇人比苏芸儿还动人,忍不住走上前问道。

  高忠闻言侧过头,见到曹荆南一脸惊讶和羡慕和流口水的模样,心中得意万分,下身仍旧抽插不停,嘴上道:「这是我们相爷的习惯,要玩女人之前都要先润润枪,枪……就是男人的命根子,这要是不润的话,玩起来男女都不痛快不是?」
  曹荆南这才恍然,心想原来玩女人还有这么多规矩。

  想到近来他与妻子交欢,每次妻子穴中都是生涩无比,就算吐了唾沫也没用,而最后又是不了了之,他便好像是明白了什么,原来是自己玩女人没有这么多花样。

  曹荆南暗想:「回头再跟夫人欢好时,也让他跟我舔舔。」

  心中却不太肯定以曹夫人的冷豔孤傲,是否会跟眼前妙龄妇人一样给他舔。
  他却不知此时的曹夫人,正在相国府里被高尚德变着花样玩弄,别说是小嘴,就连屁眼都被捅出血。

  而从今往后他再也不会有跟曹夫人交欢的机会。

  「高管家,如此……也可?」

  曹荆南一边问着,人走上前,看那妇人似乎觉得有几分面熟,但又不记得在哪里见过。

  毕竟是他儿子的小妾,就算在府里偶尔见过,但因避嫌的缘故,见面机会也不是很多。

  本身他也是老眼昏花,就算让他仔细打量也认不出那是他的儿媳。

  但茵凝却是认得曹荆南的,见到曹荆南,她瞳孔张开,正要喊却因嘴被高忠的肉棒堵着,只能发出几声「呜呜」的声响。

  高忠回头看了仍旧躺在书桌上一动不动的苏芸儿,心想应该是苏芸儿累了,以苏芸儿侍奉男人的经验,要是她有心要讨好曹荆南的话,会不用小嘴去给他舔阴茎?高忠笑道:「当然可以,要不曹先生也过来试试?」

  曹荆南吸一口气,虽然觉得这样跟人玩同一个女人的嘴有些髒,而且有辱斯文,但他心中好奇,更觉得那妇人一双眼睛勾魂夺魄好像会说话一样,不由走上前,此时他身上的衣衫也是敞开,一根比高忠还要短小的肉棒好像一团软肉一样鼓鼓囊囊的。

  高忠见曹荆南走过来,笑道:「反正都是相爷赐给曹先生的舞女,曹先生又何须客气?」

  听了这话,曹荆南也就释然,舞女就是女奴,甚至连侍妾的身份都不如。
  这样一个女人玩完了无论是送给谁或者丢弃不管,也没人会过问。

  想到这,他乐呵呵走上前,高忠从茵凝的脖颈上下来,把位置让给了曹荆南。
  茵凝嘴里刚少了令她呼吸不畅的肉棒,正咳嗽着,还没等她多喘几口气,便觉得眼前一个黑影押上来,曹荆南直接坐在她软绵绵的双乳上,将肉棒往她嘴里塞。

  「老爷……」

  仓促之间她也只是喊出这一声。

  但无济于事,曹荆南的肉棒已经进到她嘴里。

  曹荆南从来没让女人用小嘴给舔过,这一把肉棒伸进茵凝的口腔,便觉得是一处美妙无比的腔道,才抽送几下,便觉得肉棒已经硬了起来。

  「曹先生以为如何?」

  高忠立在旁,边用手指在茵凝的屁眼间拨弄,将她前穴的淫水往她后庭里送,一边笑着问道。

  「呼……妙!」

  千言万语,就算曹荆南是大儒,也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形容词。

  高忠笑道:「我们相爷还有个习惯,喜欢与人一同享用美女。」

  面对曹荆南不解的目光,高忠继续解释道,「一个前庭小穴,一个玩屁眼,这就是一起玩女人,只有如此才算是感情深。」

  「屁眼?」

  曹荆南又是一脸茫然,他连女人的小嘴都没享用过,更别说女人的后庭。
  「曹先生是斯文人,想来不擅长这个。不过这闺房之乐,最重要的是开心惬意,又与斯文何干?」

  高忠一脸淫笑道。

  原本曹荆南便为自己的行为感觉到惭愧,听到高忠的话便觉这话是非常有道理,于是点头道:「高管家高见。」

  「那还等什么?」

  高忠笑道,「今日难得前来贵府,又与曹先生相交,那就不妨一起玩一个女人。不知曹先生是否赏脸?」

  曹荆南直接将硬起来的肉棒从茵凝的嘴里抽出来,急不可耐要试试女人另一处美妙的腔道,便是眼前他这儿媳妇的后庭妙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