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禽兽神功】(03)作者:tljtzjzzjj
【禽兽神功】(03)作者:tljtzjzzjj
字数:10067


                第三章

  而这颗头颅居然是杀人王的!

  一个壮年汉子从杀人王后面走了出来。那大汉擦掉金背大刀上的鲜血,迳自走到刘岩身前,歉然说道:「恩公,小人来迟一步了!」

  刘岩一见到他不由心中大喜,紧张之情陡然松懈下来,人便立时昏了过去……刘岩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草棚之中。这草棚十分简陋,且柴草俱新,显是刚搭不久。

  那个杀死「杀人王」的大汉站在草棚的入口处。刘岩对那大汉说道:「李大哥,请你进来。」

  原来这大汉叫李铁。他在西南一带颇有名气。掌中一柄八卦刀使得娴熟之极,寻常一直以保镖为生。十年前,某日李铁因保镖之时误伤了清风寨七寨主花空月的性命。清风寨大怒之下血洗镖局。

  李铁仗着自己掌中的八卦刀,勉强护着一家老小逃了出来

  。但逃到湖南之时终于被其追上。正在他一家数口性命岌岌可危之际,刘岩碰巧经过,救了李铁等人的性命,后来又找人出面解开了这个梁子。

  刘岩对李铁说道:「你怎么到这里来?镖局不开了么?」李铁谦卑的说道:「自从上个月听说恩公发生的事情后,我就把镖局关了,出来找您。我自知武艺低微,帮不了什么大忙。

  但至少可以替您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增个耳目。前几日我打听到您可能到了这一带,便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我从林前的路上经过,本没想进林,正当我要走远之际同,天可怜见,恰好听到有人狂笑之声,我觉得有异,这才想到进林察看。「

  刘岩说道:「你趁现在没有人追杀,快快回去吧,跟着我危险之极。你刚刚杀的那个人是杀手界的顶尖人物杀人王。而且敌人将越来越多,越来越强!」
  李铁说道:「没有恩公我早在十年前就死了!——这次来我本就没有打算安然回去。即便我现在立时死了,却也是多活十年了!」刘岩说道:「我孤身一人无牵无挂,你却有妻儿老小。回去吧!你的妻子一定在日夜挂念着你!」刘岩自豪的笑着说道:「临走之时,我和妻子商议。我本想她一定哭哭啼啼,不让我走。那知她却说道,不把您送到安全的地方就不要回家!」

  刘岩感到心头一热。刚要说话,猛然听到屋外「格」的一声,仿佛是有人踏断枯枝之声!李铁急忙一个箭步冲出去。屋前一个人也没有。再一抬头,却见数丈外的林边一个白色的影子一晃进去了,身法无比快疾!

  刘岩心头一沉,暗道:「好快的轻功身法。在我从屋里到屋外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居然能跑出这么远!」李铁知道这里不再安全了。

  他走到草棚旁边赶出早已准备好的马车,然后回到草棚中,把刚才所见告诉了刘岩。刘岩平静的说道:「该来的终究要来!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么快!」李铁说道:「这里已不再安全,我们走吧!」说完来到刘岩身旁准备背他出去。
  不料,门外一个巨雷般的声音喝道:「哈哈哈,现在想走已太迟了。」话音刚落门口出现一个如天神般的巨汉。李铁身材已算十分魁梧,但站在他面前却如小孩站在大人面前一般。这巨汉乍见之下使人立即想起寺庙中的四大金刚。
  李铁一招「老牛犁田」向那巨汉的小腹打去。那巨汉呵呵一笑,毫不理会,任由李铁的这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自己的小腹上。李铁这一拳至少有七八百斤。但那大汉被击中后却若无其事。面上笑容依旧不改。李铁大惊失色。那大汉低头勉强从门口「挤」了进来。

  那大汉进来后径自向刘岩走来。李铁连忙来拦截。那巨汉膀臂一挥,李铁立刻「腾腾腾」退出去三四步远!李铁眼见那巨汉走到刘岩身边,激动的说道:「大哥,你怎么这么重的伤!小弟来迟了!」

  原来这个巨汉是刘岩以前刚刚出道,闯荡江湖时的结义兄弟,人称「气壮山河」唐金牛。唐金牛又对外面大声说道:「阿风,进来参见大哥!」

  话音刚落只见白影一闪,一个瘦小清秀的男子已站在了刘岩的身前。唐金牛高兴的对刘岩说道:「他叫李凌风,因为特崇拜我,因此就一直跟着我了。现在已是我的结义兄弟。」

  唐金牛转过头结李凌风说道:「这就是我常常向你提起过的刘岩刘大哥!」李凌风一听喜极之下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又转头疑惑向唐金牛问道:「他就是只手擒八魔,义气感五虎的刘岩刘大哥?」唐金牛说道:「当然!」李凌风听到这里,慌忙跪下叩头道:「小弟…李凌…风,参见大哥!」说完「咚咚咚……」只顾猛磕头,一口气也不知磕了多少个。

  刘岩微微一笑,说道:「行了行了,你起来吧!」李凌风抬起头崇敬的看着刘岩,说道:「我早就耳闻大哥种种事迹,平生以来一直有一个梦想,那就是要见上您一面。想不到今天居然让我实现了,我真是十分欣喜……」李铁打断了他的话头,说道:「这里已经不再隐秘,当务之急就是赶快准备换一个地方养伤。既然你们能找到这里,敌方耳目众多,也一定很快会找到这里!」

  恩将仇报。

  刘岩伤毒交加,知道必须找一个稳妥的所在要疗毒养伤。但在此关头江湖中人搜捕甚急。想找这样的地方实在很难。刘岩想得片刻,忽然之间想起一个人来。
  在前面三四十里处有一个马家镇,家住马家镇的「丹气霸八方」李良朋为人豪爽仗义同。与刘岩交情颇深。

  而且刘岩与他有救命之恩。刘岩心道:「不如先到那里住上几天,等毒逼出体外后立即就走,想来也不会连累于他。」

  于是吩咐李铁直奔马家镇。刘岩已有数年没有来李良朋的家,马家镇十分繁华,道路房屋变迁较大,几乎都不复再是原貌。

  刘岩也一时不知怎么走。幸好李良朋名气甚响,在马家镇更是一问便知。
  李铁赶着马车不大功夫来到了李良朋的宅第。通报过后,李良朋惊喜万分亲自出来相迎。李良朋大约四十岁左右的年纪,长的粗眉大眼,红光满面,中等身材,整个人看起来精明干练。

  李铁怕刘岩一旦露面,让人见了易走漏风声,遂一直把马车赶到院子中,这才把刘岩从马车中扶了出来。李良朋见了刘岩这等情状不由大吃一惊,忙来问其原因。刘岩简略的把经过说了一下,然后让李良朋准备一个大缸,又开了个方子让其派人去街上配药。

  不大一会儿工夫,药已配齐。李良朋知道刘岩要疗毒,吩咐下人把这些药放在大锅里熬,熬出的汤汁全部倒进大缸里。一切准备就绪后刘岩要了后院一间僻静的房子,让李铁守住门户禁止闲人进出,自己则在大缸里面浸泡着。

  刘岩默运玄功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使得竟是武林中相传久已遭灭门的铁血派奇功「天地返式」!不大的工夫,他所中之毒已经逼出了大半,但这「黑煞神血」阴性毒性均是极重,一大缸水不仅全部黑不见底,且本来极热的药水,其表面竟结了一层薄薄的冰!

  这样连换了三大缸药水后,刘岩体内之毒基本排尽,所受内伤也好了个七七八八。天地返式果是精微奥妙。刘岩在李良朋家住了两天。第三天刘岩准备动身告辞,李良朋尽力挽留道:「你所受之伤尚未全愈,一路之上又是险阻重重,不如等些日子,伤毒无碍后再走也不为晚。」刘岩见其意甚是恳切就依言留了下来。
  这一日晚间,李铁半夜出来小解,听到侧屋有些古怪的声音。他感到有几分奇怪。李铁久走江湖,行事细慎周密。心念一动,悄悄的走过去贴近窗下墙角,站立侧耳聆听。

  「啊啊啊……来了……嘶……啊……」一个男的叫道。

  「唔唔唔……」一个女人压抑的叫着。

  李铁悄悄移动脚步靠近房间的窗台,戳破窗纸,看到一个大汉躺在床上,一个美丽的少妇坐在他的跨间。那少妇身形身躯丰腴,显得更是诱人性感。

  饱满的乳房呈现出完美的水滴形,上面的皮肤光滑细嫩,皮肤下的毛细血管隐约可见,顶端粉粉的乳头不大不小,像颗成熟的葡萄,骄傲的挺翘着。一般男女交合,都是男的主动,女的被动。但那女的却是主动。男的躺着一动不动。
  那女的如同骑马般上下套弄抽插着那大汉。而她的两只手,则扶着硕大的乳房。因为上下颠簸的太厉害。虽然两着手扶着,那乳房依然一上一下跳动着。让人看得心也跟着一跳一跳的。

  那少妇上下的动作越来越快。慢慢的迷醉,两只手拼命的捏着自己的乳房,雪白的乳房上被捏得一个个红痕,连旁观者看得都觉心疼。那么雪白粉嫩的乳子居然被如此粗暴的捏造。那少妇边捏边揉搓着。奶子被捏出一个个不同的形状。雪白的乳房上隐隐的青筋更是显眼。忽然哧的一声,奶头喷射出一道极细的白色液体。喷了大约一米多远,落在那男的身上。

  那男的说道:「奶水不要浪费!一会还得喂孩子!」

  那男的自然就是李良朋!那少妇知道李良朋中年得子不易。所以加倍疼惜孩子。于是说道:「放心,奶水充足的很!下半夜自然满了!」说着双手托着奶子下面,然后一捏一挤。奶水如泉水般喷射出来!而那少妇边上下套弄,边挤着奶。
  奶水沾了一身,顺着雪白的大奶子,向下滑。

  流过诱人的小腹,再顺着大腿汇集,挂在阴毛上,而有些则滴下去,流到李良朋的身上。屋中充满着淫液和奶水混合的气味。

  呵~ 李良朋的忽然怪叫一声,然后紧紧抱住那少妇,腰间剧烈抖动着。显然已经是射精。

  那少妇说道:「切!真是没用,人家刚刚来了感觉,你就完事了!不行我还要!」

  屋里的女人起身趴在李良朋身上,含住他的肉棒吞吞吐吐起来。少妇低着头卖力地舔着肉棒,屁股高高撅起,显得是那样丰满圆润,中间两瓣湿漉漉肥嫩的阴唇显得更加的往外突出并微微地蠕动着,屄口里被刚才的抽插微微张开,白色的精液和淫水顺着大腿流着。

  李良朋的阳物,很快又挺立起来。那少妇大喜。一屁股坐在了上胯间,一下一下的耸动着,胸前饱满的乳肉随着发浪的身体波动起来。李良朋半坐着。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浑圆饱满的乳房在月光下得十分的白皙,乳头翘在李良朋的嘴边。李良朋上前一把含住,贪婪的吸着奶水。

  李良朋依然是快枪手,几十下过后,又交货了。两人躺下休息着。屋内沉默一会儿,李铁刚刚要走,忽听得李良朋说:「我就是狠不下这个心来!」

  他的妻子疾声而道:「男子汉大丈夫,做事怎能如此婆婆妈妈,犹豫不决!」李良朋叹了口气,说道:「但是想起他于我有救命之恩,总觉不忍……」话未说完,其妻厉声打断他的话:「岂不闻古来就有『大思不报』之语哉?」李良朋说道:「他于我有恩,而我不但不报,却去断送其性命,一来于心不安,二来传到江湖之中,也有损声名。」

  其妻冷笑道:「他如今在江湖上声名狼藉,结果了他,别人只会赞你不徇私情,大义灭亲。而且他一直住在我们家,最后必定会受其连累,到是悔之晚矣!」李良朋似乎意动,半晌才开口说道:「怎奈其武功太高,现今虽是受伤中毒,但却不知重也不重?武功还余下几成?冒然出手岂不危险之至?」

  其妻说道:「这你尽可放心,不能力敌尚可智取,况且听说丐帮的『牛鬼蛇神』四大高手都在衡阳。这儿离衡阳并不太远,派人前去快马报信,天亮之前即可赶回!」

  李铁听到这里不由惊了一身冷汗。他大气也不敢出,小心翼翼的向后退去,生怕踏到地上的枯枝之类,弄出声响来。此时夜色正浓,星月黯淡,弄不弄出声响来全然是听天由命。

  李铁心中暗自祷告:「老天爷保佑,不要被这对狗男女发现。我自己性命倒是没什么打紧,只是刘恩公这么好的人也因此而丧生未免太过不公!老天爷你要我死,我就是好了。

  只是要让我把这个讯息先报给刘恩公。到那时你让我死上一千次﹑一万次也行!「可是天公偏偏不作美。他刚走出四五步,忽然看到前面出现两只雪亮的眼眼,眨也不眨的死死盯着自己!李铁吓得面无人色,魂飞魄散,一颗心直往下沉!整个人如同一尊石像般僵立在原地丝毫动弹不得。

  「完了!」他心中暗叫道。

  但对方只是看着自己,却并未出声。李铁仔细一瞧,差点笑出声来。也是自己太紧张了。对方原来只是一只狗而已。但随即他心头又是一凛。因为这只狗龇牙裂嘴,看上去只要自己一有异动,随时会扑过来。

  一人一狗互相对视,都是一动不动。此刻随时会有其他人发现李铁。李铁心急如焚,却又不敢动,更不敢去打这只狗。因为即使自己能在狗狂吠之前杀掉它。它倒地的声音都极可能引起屋内李良朋的注意。现在只有希望这只狗自己离开。但是这只狗似乎和他耗上了。

  李铁额头上渐渐都急得冒出了汗珠。就在这时,急中生智,陡得想起家乡有一句话「狼怕脱,狗怕蹲」。想到这里缓缓的蹲下来,那只狗一见果然夹着尾巴转身跑了。

  山区的人独自走路遇到狼时,因狼的性情凶猛,爪牙利害,常常脱下外套把狼的头脸罩住再打。而遇到狗时,只要弯腰拿石头砸它就行。久而久之狼一见到人脱外套﹑狗一见人蹲下来,就吓跑了。

  李铁见狗走了后一步步的退出了前院,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然后飞也似的来到刘岩的房间,把刘岩叫醒。刘岩见他一头冷汗,惊魂未定的样子,说道:「难道是有敌来袭了?」李铁摇了摇头,说道:「比这还要糟糕!李良朋要出卖我们!」刘岩笑了笑,说道:「不会的,你一定听错了,良朋和我交情非浅,他怎能做出这等事情来!」

  李铁心急火燎,把刚才听到的夫妻二人的对话对刘岩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刘岩听他讲得如此详细又丝丝入扣,料定必定不假。他皱着眉头,显得很是痛心,半响不语。李铁催促道:「说不定现在他们去请援兵的已经走了,您的伤势也好得差不多了,我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收拾了他们夫妻二人后立即出发!像他这等恩将仇报之徒,真是该杀!」

  刘岩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道:「这——,也不能——怪他。祸将及已必然设法趋避。这也是人之常情。——我们……本就不该来的!算了,我们走罢!」
  两人遂匆匆收拾了一下,悄悄的离开了马家。李铁又另弄了一辆马车,让刘岩坐进去,自己赶着马车向前疾驰而去。

  到了五更天气,东方已微微见亮。忽然两人隐隐听到后面传来一阵杂乱而急促的马蹄声,这马蹄声离他们越来越近。李铁心中一紧,暗道:「看来这定是追兵来了!」

  他看看路两旁,除了几株稀疏的柳树外,尽皆是一望无际的麦田,十分空旷,根本无处可供躲避。李铁只得奋力打了马两鞭,让马车全力奔驰起来。可是马车怎能跑得过骑马的?不大一会儿的工夫,那些马蹄声更近了。李铁回头看去,只见追来的人大约有六七个,为首的正是李良朋。李铁又扬鞭拼命催赶坐骑。
  后面来人中一个瘦瘦的老者高声说道:「前面车中之人可是刘岩?在下刘华生在此候教!」这老者的声音尖锐之极,仿佛是细钢丝在锯铁锅一般,十分刺耳。刘岩听了不由一凛:「这声音好似尖细无力,其实却绵绵密密中气十分充沛,想来此人内力不但了得,而且与众不同,自成一家。」他从马车中向后望去,对方除了李良朋和刘华生之外尚有三人。

  最左边的是一个中年妇人,穿着大红的衣服,神情甚是彪悍。旁边的是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身材削瘦,脸色苍白,长得很是秀气,看不出身怀武功的模样。小伙子房子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壮汉,这壮年汉子身材极是高大,比普通人要高上的两个头左右手脚也极是长大。站在那儿不知不觉的给人一种稳如泰山的感觉。

  刘岩久走江湖,与这几人以前虽未见过面,却也早有耳闻。最右边的那中年女子叫「水蛇 」徐美玲,一身软功极为了得。在中间的那小伙子人称「如来神掌」柳飞惊 四大高手中,他的年纪最轻,武功却是最为厉害,一身「明玉神功」奥妙无穷,鬼神莫没测。最右边上的那壮汉叫牛奔,一身硬功已至登峰造极之境。这四个人是丐帮中除了帮主百变神龙外,武功最强的四人。也是出名的难缠人物。四人被江湖中人并称为「牛鬼蛇神」

  刘岩早就听说过这丐帮中的四大高手,不但各自有一身不俗的武功,而且练有一套「四象诛仙阵」,更是厉害。

  此时几人已抢到马车前面。牛奔忽然跳下马来,拦在了路中间。当此之际,马车奔驰正急。这马车是由李铁精选的两匹高头健马并驾而拉。这时候猛然之间,就是李铁想勒,也是万万勒不住。

  李铁武功虽不很高,但久走江湖,见多识广,知道这几人都是极厉害的角色。他不但未勒马,反而用鞭杆对着马屁股猛戳一下,意欲想借马车急冲之势迫得牛奔让开。那两匹马负痛之下更是奋蹄扬鬃,奔驰如飞。牛奔立于原地却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眨眼之间那两匹马已冲到他的身前。牛奔身形微微一沉,双掌一扬,竟硬生生拦住这两匹奔马!

  那两马被硬行拦住,后面的马车前冲之势却是不止,紧跟着撞在了马屁股上。这一下撞击委实不轻,两匹马痛得唏溜溜一声,受惊之下又是奋蹄往前猛冲。马车的冲击力和两匹马受惊后的暴发力一齐向牛奔迫去!饶是牛奔天生神力此时也有些吃不消,满头青筋齐暴,双膝微颤!

  李铁紧接着一鞭向牛奔的头部猛的抽去。此刻牛奔正全力拦马,无暇分身来挡这一鞭。刘华生见状,身形一晃,也未见其作势已经抓住了鞭梢。他抓住皮鞭后顺势往怀里一扯。李铁不肯松手,但他的功力和刘华生相去甚远,这一拉之下,眼见得就要连人都要被拉下去。

  忽然一只大手在李铁肩头一按。李铁感到皮鞭上对方传来的压力立时消失。而刘华生陡然觉得一股大力瞬息涌到,虎口一阵酸麻。他连忙放开了皮鞭,退在了一边。站在一旁的「九头蛇」

  徐美玲见了知道刘华生吃了暗亏。匆忙之间她没注意是刘岩在暗助,还以为李铁本身武功如此厉害,怕他趁势追击,伤了刘华生,连忙抢上前去一招「二龙戏珠」径向李铁眼睛插来。

  李铁连忙举臂架住。那知道徐美玲的胳膊却似没有骨头般,虽被架住中间竟绕了个弯,双指依然向他的眼睛插来。

  刘岩见了吃了一惊,知道李铁无法抵挡,忙从马车中探出身来施展擒拿手来抓徐美玲的手腕。徐美玲见刘岩来势甚是猛恶,急待缩手却已迟了半步,手腕虽脱出,手指却被抓住。刘岩心头一喜,用力一夺,想借机把她拉近,制住她的手腕要穴!

  那知这只手竟是滑溜之极这一夺不但未能把她拉近反而让她趁机挣脱而去。
  刘岩心中一凛,知道对手太强,必须速战速决解决一两个,不然自己即要陷入苦战。说不定会战败丧生。想到这里,他出手再不容情,左掌一扬,向徐美玲的小腹打去。徐美玲刚脱出手掌不及再次抵挡,眼看着就要伤在刘岩的掌下!
  这几招兔起鹘落,快若闪电,双方各自迭遇险招。把在一旁的李良朋刘华生等人看的心惊目眩,想要援手,但距离过远,一时均已不及。

  此时牛奔已经缓出手来,见到此景举掌向刘岩迎了上去。刘岩右掌一晃,「啪」的一声闪电般的和牛奔对了一掌。而左掌依然向徐美玲打去!

  牛奔和刘岩对了一掌,被震得退了两三步。徐美玲无法相避,一掌正中小腹,不过因为刚刚刘岩半途出掌和牛奔对了一次,使得他这一掌的力道已减弱了一半,但纵是如此,这一掌的掌力也是非同小可。

  刘岩一打到徐美玲腹部的刹那,突然感到掌下一滑,对方的身上竟似毫不受力一般。徐美玲腰一扭身形一转,像条水蛇般轻轻滑了开去。此时刘华生又抢到近前。他知道刘岩不可小觑,一出手就是成名绝技「幽冥爪」,爪刚发出,一股寒飙已乍然卷地而起!刘岩虽未见识过,但毫无惧色硬接了这一爪。刘岩没料到这幽冥爪竟蕴有极厉害的阴寒之气,不备之下,被寒气侵入了掌心!刹时间感到浑身都为之一颤。刘岩身上内伤本未全部完好。此刻被寒气一侵,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

  当然刘华生也不好受,胸口气血翻腾,一条膀臂都被震得微微发麻。牛奔被迫得退后几步,正好背对着李铁。李铁见状一拳向牛奔的后心捣去!牛奔被刘岩一招逼退,正生着闷气,见到李铁袭击,回身猛的一掌向李铁迎去。拳掌相交,李铁怎是牛奔的对手?立时被打得腾空飞起,落在地上昏了过去!

  牛奔﹑徐美玲﹑刘华生三人围着刘岩狠命相斗。李良朋在一旁看着几人相斗的光景,吓得面如土色。哪还敢上前加入战团?刘岩与牛鬼蛇三人打得难解难分。又斗得七八个回合依然不分胜负。

  刘岩焦急之下拔出了剑,剑掌齐施方才略占上风。但他一直不敢疏忽,因为对方武艺最高的柳飞惊还没有出手!

  自己此时虽占上风,可是如果柳飞惊一出手情势就会立时逆转。况且对方还有一个威力无穷的四象诛仙阵。刘岩心忖,自己此时不能过于占上风,不然就会逼得柳飞惊提前上场。为今之计,只有故意示弱,再伺机先辣手除掉一两个对手再说。一来削弱对方实力,二来让他们无法组阵。想到这里他装作力怯,剑势稍稍放缓。双方又成了平手之势。

  双方来来往往,不一会儿又过去了十多个回合。李铁此时又苏醒了过来,他虽然知道自己武功与对方相差甚远,但见到刘岩孤身作战,心有不甘,一咬牙挣扎着站起来,挣扎着向那边走去。一直站在一旁的柳飞惊见状,眉头轻轻一皱,也不见他作何姿态,旁边诸人只觉得眼前一花李铁已被点中了穴道,柳飞惊依然站在原地,神情悠然,仿佛根本就从未出过手一般。刘岩虽在激斗之中仍是注意着这边的动静,饶是他见多识广,也看不出柳飞惊用的是何种身法!他心中暗暗吃惊。他本以为牛鬼蛇神齐名江湖,柳飞惊就算突出一点,武功高一点,但也不会比其他三人高到哪里去。不料见他一出手刘岩立即知道自己错了。这柳飞惊的武艺竟是远远高出侪辈!

  刘岩与牛鬼蛇三人边斗边思量着如何出手重创其中一两人。虽然他已占上风,但要重创其中之人却是十分困难。徐美玲身形飘忽,练就了一身「灵蛇功」再加上她刚才吃了刘岩的亏,心下戒备之意甚重,一有不对立即避开。要想伤她大为不易。

  刘华生的「幽冥爪」阴寒之气极是厉害。刘岩虽然不至为其所伤,却也要分神抵御。而且刘岩内伤刚愈,唯恐一不小心让阴寒之气侵入经脉,益发不轻易与他硬抗。

  好在幽冥爪虽是威力较大,但极为损耗真气,无法连续发出。牛奔在这三人之中内外功均是最深。三人只有他能与刘岩一直硬接硬抗,把刘岩的大半攻击都承受下来。他的「老牛拳法」似拙实巧,使起来犹如巨丁开山,一招一式节奏缓慢,但却是稳重厚实,段落分明,无机可乘。另外他的护体「铁牛功」也已有八九分火候,不击中其要害难以使其受伤。

  刘岩除了担心柳飞惊的加入外,更担心的是丐帮的其他高手驰援。双方来来往往斗了四五十个回合。忽然从衡阳方向传来一声长啸,因为距离太远所得都不很真切。柳飞惊听了脸色微变,冷冷的说道:「仇长老是嫌我们办事太慢,开始催促了。看来再不快点解决,他就要赶过来了!好吧,是我出场的时候了!」说完向这边的战团走过来!

  柳飞惊走到已现疲态的徐美玲身边,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说道:「你歇一歇吧,我替你!」徐美玲被其一拍之下,陡然觉得全身一麻,所有的精气仿佛都被抽空了一般,半点力道也使不出来。徐美玲心头大吃一惊,情知他使上了「一拍两散」,一时不明所以,疑惑的看着他。

  柳飞惊并不理会她,又是一掌按在了刘华生的后背上,刘华生也是浑身脱力,软倒在地。刘岩见了也大是不解。

  牛奔见到刘岩看着自己背后的眼睛有异,百忙中回头一看,不由目瞪口呆,他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这是……」话未说完柳飞惊已一掌闪电般向他肩头打来!

  牛奔肩头一沉,让开这一掌,一招「铁牛犁天」向柳飞惊打去。柳飞惊双臂一缩,掌势陡变,这一招出的快,变得更快,仿佛这一掌本来就是虚招似的!牛奔此时正好抢上前去,倒好像是自己主动往掌上凑一般。牛奔用不可思议古怪的目光看着柳飞惊身体慢慢软倒!柳飞惊这么快就解决了牛鬼蛇三人,不是他武艺如何了得,一半是因为出其不意,另一半是与他们三人相处的熟了,知道他们的弱点。刘岩看着柳飞惊不解的问道:「你为什么反而助我?」

  柳飞惊恭敬的行了个礼,然后说道:「你可记得十二年前风陵渡的因偷吃馒头被人狂殴的小孩?」刘岩想起十二年前确是在风陵渡见到一个饭馆的老板在暴打一个偷吃馒头的小孩。那孩子浑身脏兮兮的,大约十岁左右。虽是瘦弱,但一双眼睛看上去却很是机灵聪明。他气不过,替那小孩如数给了钱,然后也教训了那个老板一顿。他本想收留那个孩子,不过当时有要事在身,只得作罢。最后给了些银子给他。吩咐他就在附近不要远去。自己办完事后就来带他。可是事后他再次赶到风陵渡时却再也没找到那个小孩。

  他仔细的打量着柳飞惊。但时隔多年,柳飞惊从一个十岁的小孩长到现在,从一个少年到成人变化甚大。从他身上竟是看不出一点那小孩的影子。他问道:「你就是当日那个孩子吧?怎么我后来找你……」柳飞惊接过话来,说道:「后来我另有际遇,还因此而习得一身武功。仇长老随时可能赶过来,此处不是久留之地,详情容我再禀。 此时我们还是速速离开此地罢!」

  李良朋看出情势不妙转身策马就走。柳飞惊哪里容得他逃脱。但此时二人相距已有三四丈远。而且李良朋性命交关,把马打得犹如风驰电掣一般的狂奔。柳飞惊冷笑一声,身形一纵,两个起落已到得他的身后,然后轻舒猿臂,轻轻巧巧的就把李良朋从马上擒了过来。

  柳飞惊制住他的穴道,随手扔在刘岩身前的地上。刘岩低下头,二目神光炯炯,如同两支利剑般向李良朋看过去。李良朋又是羞愧又是恐惧,转头不敢和他目光相以对。柳飞惊说道:「如此贪生怕死,忘恩负义之徒留于世间何益?不如一掌打杀了方为痛快!」

  刘岩走到李良朋的近前,李良朋脸上惧意大生。那知刘岩却出手解开他的穴道,对他和蔼的说道:「你——,去罢!」李良朋不由愕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柳飞惊见到李良朋起身欲走,不由大吃一惊,上前出手拦住李良朋,然后转头对刘岩说道:「他出卖了你,还带人追杀你,难道就这样让他走不成?……你……」刘岩没等他说完就接口道:「算了,他出卖我也是形势所迫,再怎么说他都曾经是我的朋友!一朝是朋友终生是兄弟!他出卖我﹑对不起我,是他的事,我不能因此也出卖他,对不起他!」柳飞惊心头一震,放开李良朋,对他鄙夷的冷冷一笑,说道:「你真是好运气,交了刘帮主这样的朋友!你滚吧!」
  李良朋听了两人的对话,羞惭之极,心情激荡之下也忘了去骑马。掩面狂奔而去……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