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缚娇索外传】(同人)1-4 作者:newface粉丝
【缚娇索外传】(同人)1-4 作者:newface粉丝
             缚娇索外传(同人)

  
字数:1.4万
2009/10/30发表于:情缘书斋

***********************************  非常抱歉,那天晚上网络不太好,没想到不仅搜索打不开结果连内容都没有,失误失误。
***********************************
              1-福祸相依

  夜深,月明,无风海面平静,一艘小船静静的在海面上游荡。船头的旗子无力的摇摆着,旗上绘着一只血红的鲨鱼。

  「老大,前面发现一只倭船。」

  一赤膊上身的壮汉端坐船舱正中的太师椅上,身上遍布青黑的纹身,一只眼上蒙着黑眼罩,独眼打量着前来禀报的水手。

  「格老子,这帮倭寇,胆子不小啊,敢到我红鲨帮的地盘来。这送上门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说话的正是红鲨帮的老大,独眼黑煞——裘鲸龙。

  这红鲨帮本是附近海域的渔民,这片近海由于人烟稀少,又是海运航道必经之路,于是裘鲸龙纠集这帮子乌合之众,竹板闹革命,打出红鲨帮的旗号,做起了海盗的营生,仗着对这片海域的熟悉,官府几次派水师剿匪都无功而返,各处客船航行到此都胆战心惊,生怕遇上船头插红鲨旗的船只,否则不但要被洗劫一空,船上女眷还得被掳了去充当性奴。

  裘鲸龙跟着报告的水手走上甲板,向着水手指的方向望去,不远处,一艘大船正在海上飘荡,船舱里也没亮灯,在深夜平静的海面上,显得有些诡异……
  「好像不对哦,这附近海面上从没来过倭船,而且这大半夜的,这船上怎么一个灯盏都没有呢?」红鲨帮二当家站在老大旁边建言。

  「嗯,是有些不对头。叫弟兄们抄家伙,靠过去看看。」

  一声令下,从船底两侧舷门伸出十柄大桨,整齐的划行着,向着漂浮的倭船靠近,等靠到近前,甲板上的水手抛出数只飞爪,抓住倭船的船舷,将两船拉的靠到了一起。

  「老二,你带10个人先上去看看,有什么情况马上发信号,我带兄弟过去接应你」

  「莫得问题,大哥!」二当家答应的干脆,抄着三股渔叉就跳上了倭船的甲板。

  登上了甲板才发现情况非常恐怖,横七竖八的躺着不少东瀛忍者打扮的屍体,看身形还都是女忍者。

  「二当家,看来有人比咱们先下手了哦。」

  「妈的,比咱们还狠。咱们最多劫财劫色,很少伤人性命。这伙人居然赶尽杀绝。」二当家看着这趟估计要无功而返,心觉晦气,「四处看看,看看还有啥漏下的,好歹也不能白走这一遭。」

  一帮人进的船舱开始翻找起来,「二当家,快过来,这有怪事!」从舱里一个喽啰扯着嗓子叫道。大伙循声跑去,只见发声的家伙脚边的地板上被轰出个井口大的窟窿,因为光线太暗,底下黑咕隆咚,什么都看不见。

  「扔个火把下去!」二当家吩咐道。两只火把扔下去,照亮了底下不小的一片区域,下面还是一层船舱,只是地上看起来湿湿的,像是进了水一般。「这帮龟儿子,又抢又杀还不算,还要把船凿沉。快,下去两个看看损坏情况怎么样,还有得救吗」

  两名壮汉顺着挂好的绳索滑到下一层,一落地就感觉情况不对,脚踩的地板上黏糊的感觉,根本不是进了海水。赶紧打起火把往深处一照……「妈呀,怪物啊!」吓得其中一名壮汉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只见在黑漆的船舱内部,一只体型硕大的无毛蜘蛛,瞪着无神的八只大眼,在他身下是一具已被粘稠的蛛丝包裹成蛹状的身体,还在不时的抽搐着。

  一听下面呼救,二当家赶紧带人顺着绳索全都划了下来,个个都把刀枪握在手中,正准备拼命,可一下去看见眼前情形,都吓得愣在当场,不知所措。
  「精狼蛛!这船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二当家见多识广,一眼就认出眼前的是何怪物。

  「大家别怕,这东西只喜欢捕捉成年女子吸取阴液生存,同时还靠其繁殖。
  对男人没什么危险。「听二当家如此一说,众人这才稍微放松一些。

  「二当家,他身下好像还有个活的!」

  「嗯,你上去禀报大当家的,说这里有精狼蛛,多带些人手,再带上捕鲸网来。这趟咱们算是赚大了!」

  这精狼蛛的蛛丝乃是极坚韧之物,即使武林绝世神兵也无法砍断,他分泌出的毒液更是制造绝顶春药的必备成分。黑市上一直有价无市,没想到这次在这残破倭船上遇到。这帮海盗岂能放过。裘鲸龙一听感觉带上人亲自上的船来,指挥大家七手八脚用钢线做成的捕鲸网一把网住精狼蛛,这只蜘蛛估计也是吃饱喝足正在闭目养神,居然没怎么挣扎就被网住吊出了船舱。

  「老大,这里好像是个活人!还怀有身孕的样子哦。」

  原本在精狼蛛身下的蛹还在蠕动着,众人好不容易把缠满的蛛丝从这人身上剥去,裸体女人,双眼微闭,一缕秀发贴在脸颊,朱唇半闭,高耸饱满的酥胸轻微起伏,看上去奄奄一息,肚子如十月临盆一般,下身蜜穴中还不断往外流淌着狼蛛射进的精液……如此淫亵的场面把在场的人都看得呆了。

  「什么身孕,定是被那狼蛛射到腹中的虫卵撑得,看来这女人被狼蛛捕获时候不短啦。」裘鲸龙说道,「没想到今天收获还真不小呢。先把这女人抬回去,收拾干净」一听老大这话,顿时群情活跃起来,都抢着上前去抬。

  「且慢!」二当家发声制止了大家,凑到裘鲸龙身边耳语道:「大当家,这女人有蹊跷啊。」

  「老二,你什么意思?」

  「你看此女被那狼蛛捕获奸淫多时,现在看她虽昏厥过去,但气息均匀,想来内力了得:再说此乃倭船,甲板上的屍体都是东瀛人,看此女却像是中原人士,她又是如何到这倭船上来呢。大哥,小心行得万年船啊。」

  裘老大听的直点头,「嗯,老二说的是。我光顾着高兴,差点疏忽了。那现在该如何?」

  「依我看,先将这女子绑了运回去,待她醒转过来再慢慢拷问。」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兄弟们,先把这女子绑了。」

  这帮海盗,个个都是玩弄女人的行家,一听要将这妖艳性感的女子捆绑起来,全都争先恐后的。

  「都住手!我来!」二当家这时可是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了。先一步跨到人前,手中已经取出一大捆的绳索,二话不说,先把这裸女翻转过来,双手背后,系紧反吊向脖颈……

  「嗯啊……」从女人口中发出轻微的呻吟,看来确实是被狼蛛奸淫的太狠,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任凭二当家在身上捆起来……,二当家捆的很快,又将她双掌合十,一道道密密麻麻捆了个结实,绳子系的极紧,深深勒进女人的皮肉之中,从女人纤细白皙的脖子开始,由上而下,先是在女人高耸丰满的酥胸交织成密集的菱形绳网,然后那网眼将女人挺拔的胸部勒的滚圆高突,又故意在腹部的绳索上打上个绳结,在女人已被虫卵撑得滚圆的腰上缠绕一圈,绳结正好勒进肚脐里,二当家使劲一勒……

  「哇……」勒得女人从嘴里吐出大口黏糊的浓精,硬生生从蜜穴中挤出数只拳头大小的虫卵。

  「老二,你可悠着点,这小娘们虽被那狼蛛淫虐多时,仍看得如此美貌。老子玩女人无数,还真没遇到如此美女,你可别这么快给弄死了哦。」裘鲸龙看老二下手如此之重,生怕把这虚弱的女人弄死没得玩了。

  「老大放心,你别看这女人细皮嫩肉的,只看她被虐到现在还死,就知道在江湖上也是个一等一的高手,若是平常女子,被那狼蛛射的一肚子卵蛋,纵然不肠穿肚烂,也要被干的虚脱而亡。看她现在吐气匀称,可见内功了得,如若现在不将她制住,待她醒来,恐怕你我兄弟就没这么好收拾了。」

  二当家一面说这话,手上不停,又取一道两根绳子,勒进了女人敏感的阴部,将阴唇分开,绳子勒紧,又沾了些蜜穴中流出的精液,捏住女人鲜嫩的阴蒂,搓揉起来…

  「啊~嗯……嗷……」女人媚眼半睁,看来蛛毒还没完全消除。阴蒂慢慢坚挺起来,二当家轻轻捏住阴蒂,往前一扯,正好被两根绳子一夹,「啊呀……」
  阴蒂传来的剧痛,让女人浑身一振,峨眉紧锁,银牙一咬,马上开始娇喘连连,加上身上粘着的点点精斑与香汗,看的周围一般男人都一个劲的咽口水,个个下身都撑起了小帐篷……

  二当家继续向下,将这女人修长如白玉一般的双腿,交叉大小腿弯曲盘在一起,用绳子从脚指头开始,细致的一圈圈缠绕捆缚,一道道绳间隔不过寸许,先分别将其大小腿捆在一起,然后再双腿上下交叠,用绳子固定于一体,最后用两道绳子在大脚趾处缠绕一圈系紧,再向上系于女子的脖颈之上,这女子光滑的腹部被虫卵撑的滚圆,被从中间勒成两截,像个大葫芦一般,却又不得不含胸低首,弯腰驼背,翘臀高耸,二当家又狠命一拉绳头,将女人的翘唇差点吻到自己的脚趾,又从蜜穴挤出不少虫卵,小嘴里又流出不少浓精,滴挂在嘴角,慢慢的滴到重叠在一起的脚上…

  「老二这绑女人的手段还真是了得,」浪里淫绳「还真是名不虚传啊。」裘鲸龙看到这美艳娇媚的女子被小指粗细的绳子绑的如此淫靡,心里那个高兴啊。
  「嚯嚯~大哥过奖。今日能捕得这海上珍兽精狼蛛,还意外捡了这么个美艳的女子,这回要是靠了岸,咱就得马上去买张双色球,投个44倍,咱也中个3。6亿!下半辈子就吃穿不愁啦^_^ 」

  招呼大伙一起,把早已被网住捆成一团的精狼蛛及弯腰翘臀,仍然半闭杏眼的裸体女人一起抬回红鲨帮的船上,然后裘鲸龙又命将废弃的倭船凿沉,待这一切忙好,天边已现出鱼肚白,红鲨帮的船慢慢驶向远海……


              2-蛛卵调教

  上官魅缓缓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还是在船舱内,只是舱内摆设已经不再是东瀛风格,墙上横七竖八挂着渔网、渔叉、绳索还有些皮鞭之类的性虐用具。
  她活动一下四肢,发现自己被细绳紧紧束着,脖颈处勒紧,使自己不得不弯腰低头,双腿打坐似地被捆绑成一团,从脖颈两边的绳子一直向下延伸到交叉捆绑在面前的脚趾上,两只玉趾已经被勒得发紫,而下腹部传来的束缚感非常明显,上官魅低头一看,自己原本结实平坦的小腹,如今像个快要临盆的孕妇一样鼓起,可是在腰部却被一道绳索紧紧勒住,绳结深深勒进肚脐中,勒的她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下身蜜穴还不时有拳头大小的虫卵被挤出穴口,带着不少的精液掉落,地上已经滚落了不少卵丸,全都泡在满地的浓精里……

  更要命的是,上官魅还发现,自己是被吊在房间正中,下身阴蒂像是被铁夹夹住一般疼痛。她略微运气,发现自己的功力大不如前,现在连这小指粗细的绳索,都无法运功挣断。

  哗……突然一桶冰冷的海水从头浇下,上官魅被冷得一个激灵,完全清醒过来,只见周围站着七八名壮汉,个个都赤膊上身,皮肤黝黑,眼睛里都闪现饿狼般的光芒……

  「小娘子,你醒啦。想不到自己还活着吧~」裘鲸龙坐在太师椅上,手中拿着手指粗细的蛇皮短鞭把玩着。

  「啊……这~是哪里?……你们……是什么人?」上官魅暗自运气调整内力,轻声问道「这位是我们红鲨帮裘帮主,你叫什么名字?为何在那倭船受难?快快从实招来」二当家站在上官魅面前问道。

  「哼,一般无名鼠辈,什么红豆沙绿豆沙的,姑奶奶从来没听过。识相的赶紧把我放了,最多让你们挖去双眼,我还可以留你们活命。」上官魅杏眼圆瞪,虽然言语狠毒,但莺声发出却勾起人无尽的欲望……

  「哎哟,小娘们嘴还挺硬,弟兄们,先给她上上规矩!」裘鲸龙短鞭一挥,对早已按耐不住的手下发令。

  马上有人从后面墙上取下一直短鞭~对着吊在空中赤身裸体的上官魅就抽去……

  啪……「啊…………」鞭子抽到上官魅凝脂般的肌肤上,捡起一阵水花,雪白皮肤上立刻现出一道深红,上官魅想昂头挣扎,无奈被绳索捆的死死的,动不得分毫。

  啪……

  「嗷哟……啊啊啊啊啊………………」疼的上官魅浑身颤抖,拼命挣扎,刚刚运起的部分内力又被分神散去,这一鞭是二当家抽的,正好抽在上官魅被绳子夹住还在勃起状态的娇嫩阴蒂上,纵然上官魅是江湖上人见人怕的女魔头,但身体毕竟是个女人,如此娇嫩部位被一鞭抽中,疼的她几乎晕厥过去。

  「老二好鞭法!」裘鲸龙看得上官魅被鞭子抽的娇呼不止,非常兴奋。
  「老大别急,我的手段还没使出来呢。」二当家扔掉皮鞭,从地上拣起一只虫卵,那蛛卵,那蛛卵拳头大小,表面布满纹路,像大号的核桃似的,只见他慢慢走到上官魅身后,将还在滴着蛛精的黏稠蛛卵顶到了上官魅的后庭嫩菊,借着精液的润滑,一点点往后庭里塞进……

  「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痛啊…………」上官魅立时大声尖叫,整个身体都抖动起来,想要挣扎着躲避蛛卵对后庭的施虐,无奈身体被吊绑着,此刻她功力十分衰弱,无法运功抵挡,被二当家硬是把硕大一枚蛛卵完全塞进了后庭之中。

  「怎么样?这下爽够了,该好好答话了吧?」二当家狞笑着,一把抓起上官魅的一头秀发,强将她的脸拉起望着自己。

  「啊嗯…………哦……」上官魅被折磨的花容失色,吊在那半晌说不出话来,缓过神来,依然媚眼圆瞪,恶狠狠地说道:「嗯……你行……我现在告诉你……哦……我等会一定最后一个杀你,让你好好领教领教我的手段。」

  「恩,不错!这娘们果然带劲!比那些娇生惯养的娇小姐来劲多了。兄弟们,看来她还没喂饱哦,再给她喂一颗!」没等二当家答话,裘鲸龙接着吩咐道。
  边上几名喽啰看到上官魅被吊绑着虐的浑身香汗淋漓,娇喘不止,早就心痒的不行了,一听老大发话,站的最近那个飞快上前,抄起地上一枚蛛卵,一下子就往上官魅半开半合,尚未完全紧缩的粉嫩后庭塞去……

  「呀啊啊啊啊……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上官魅发疯似的剧烈挣扎,本来已经被蛛卵塞满了子宫,腹部已经涨到极限,再加上绳子一勒,已无任何余地再存下这硕大的蛛卵,却见这壮汉一手趁机抓紧她被紧缚的左乳,扶住她不让其乱动,另一手恶狠狠地硬是将第二枚蛛卵抵着前面那枚塞进了后庭。
  「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拿……拿出来……要……要爆……爆了…………啊啊啊啊啊……」上官魅这回疼的浑身抽搐,银牙紧咬,汗水顺着精致小巧的鼻尖像断线的珍珠往下滴着,后庭粉红的嫩肉还不及完全收缩,随着上官魅粗重的呼吸开合着。

  「这蛛卵的滋味如何?如果不够,我这还有哦!哈哈哈……」二当家手里把玩着另一枚蛛卵,在上官魅眼前晃晃。

  「哦嗯……快…拿…拿出来……我说…就是……,小女子叫…姬雨红……」
  上官魅被连续这么重口味的性虐一番,本来好不容易恢複的一点内力都消耗殆尽,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好服软。

  「嗯,这就对了!不管你以前在江湖上多么风光,到了咱们这,就得给我老老实实的服侍我们这帮大爷!来啊,先把她放下来。」裘鲸龙说着话从椅上站起来走到上官魅面前。

  「哦啊啊啊啊啊…………」两个壮汉松开吊绑上官魅的绳子,慢慢将她放倒盘腿坐在地上,结果屁股一着地,又将后庭里两枚蛛卵更往里顶去,痛的她又是一阵呻吟。

  裘鲸龙低下身慢慢解开勒住脖颈的绳索,将她身体松直,这下上官魅的肚子算是稍微放松了一些,挺着被勒成葫芦状的雪白肚皮,坐在地上。

  「来,先给本大爷清洁一下,待会好好的宠爱你一把。」裘鲸龙送了裤带,露出满布青筋的坚硬肉棒,送到上官魅面前。

  一阵腥臭的气味扑面而来,上官魅厌恶的扭过头去,躲避着……

  「哎哟,这么快就又饿啦。来啊,再继续给她喂,这回一次喂两枚!」二当家一看她这样,马上又吩咐道。

  「不……别……啊……不要……我错了!」上官魅一听还要往她后庭塞蛛卵,吓得花容失色,赶紧求饶。可惜已经晚了,早有两名壮汉沖过来,将她翻转过来,赤脚踩按在脸上,让她趴伏在地上,一边脸贴地,双肩、膝盖及两只大脚趾支撑着身体翘臀高耸,准备着迎接又一波的残忍淩虐……

  踩住上官魅的这位双手抓紧她的两瓣娇臀,使劲往两边掰开,将其娇嫩的粉红嫩肉掰的松开,好让另一位一手一枚,硬是又将两枚蛛卵塞进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上官魅这回实在是到了极限了,双眼翻白,趴在地上浑身抽搐着昏了过去。

  哗……早有人准备好一桶海水,立马又将她泼醒。上官魅缓缓睁开眼,眼中带着惊恐的看着面前的一群壮汉,「嗯哦……别…别…别再……,我……听话…就是……」。

  「恩,这才对嘛!到了我们这的美女,最后除了变成性奴,卖到青楼之外,再没别的路好走了。你要认命的话,还能少受点苦。」两名壮汉将上官魅扶坐起,面对着裘鲸龙的丑陋的肉棒,「来,让大爷看看你的功夫。」

  上官魅慢慢张开樱桃小口,双眼紧闭,皱着鼻翼,一点点的将那腥臭巨柱包裹进口腔中,肉棒刚进去一半,她就觉得已经顶到嗓子眼,再也吞不进去了。后面一名壮汉马上过来抓紧她的秀发,拼命向裘鲸龙的胯下按去,另一手提着短鞭对准上官魅挺起的圆滑小腹就是一下,顿时湿漉漉的白净肚皮上抽出一道深红的鞭痕……「还敢偷工减料,皮又痒了是吧!」

  啪……

  「呜呜呜………………」上官魅口含肉棒,叫声全被堵在嗓子,赶紧又放松咽喉,让那粗壮的肉棒长驱直入,最后全根没入鲜艳欲滴的嘴唇,插得她一阵反胃,却被堵死,无法宣泄。

  裘鲸龙只感觉男根被口腔内嫩肉包裹的甚是舒服,看着胯下上官魅被虐的娇容惨淡,一头乌黑秀发披散下来,几缕贴在汗湿的俏脸上,一双凤眼似有点点泪珠在眼眶内打转,更加激起他淩虐的欲望,抱住她的头抽插起来……

  「呜……呜……呜……呜…………」上官魅被插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痛苦异常。随着裘鲸龙一声长歎,一大股精液直接灌注进了上官魅的口腔内,呛得的她不住咳嗽,将口内的精液尽数吐在面前的地板上。

  啪……

  「啊啊…………」

  又是一鞭正抽中上官魅被紧缚高耸的玉乳尖上,「贱人,哪个让你把老大赏你的琼浆吐出来的!给我舔回去!」不等老大发话,又一壮汉上前喝道。

  上官魅眼角挂泪,恶狠狠地翻了他一眼,但又惧怕再被狂虐,只得又吃力的弯下腰,伸出香舌去舔舐地上黏糊糊的精液,裘鲸龙发泄了一番,却还意犹未尽,用脚趾蹭起地上的精液,伸到上官魅的面前……

  啪……

  「嗷啊啊…………」又是一鞭落在光洁赤裸的后背,正在迟疑的上官魅赶紧呻吟一声,舌尖仔细的在裘鲸龙的脚趾上舔舐,一丝不敢怠慢,尽数舔净,吞咽下去……

  「嗯,兄弟们,大家都别客气啦,有福同享啊!」裘鲸龙心满意足,端坐太师椅,招呼早已按耐不住的壮汉们,一起享用上官魅性感妩媚的肉体,一听老大吩咐,众人急不可待得上前将上官魅一把推倒在地,其中一个抢先脱了裤子,早已坚挺的肉棒跃然而出,对准上官魅湿润的蜜穴一贯到底……

  「啊啊啊………呜……呜……」上官魅还没及喊出声来,小嘴就被人捏开,另一根同样巨大的肉棒也是毫无保留的一根直插到底,快速抽插起来,另外几位见抢占不到有利位置了,上官魅的后庭又被塞满蛛卵,想必硬插进去那滋味也不咋地,只好在她身上乱摸乱捏,有的抄起地上的短鞭,狠狠的胡乱抽下去……

              3-四大名捕

  悦来客栈——武侠历史上最出名的一家全国连锁快捷酒店。这家悦来客栈分店就坐落在这海边小镇最繁华的街巷上。

  就在这家客栈二楼最拐角的客房内,一名美艳动人的美女,赤身裸体,蜷曲着身体蹲坐在地上。说是蹲坐其实并不准确,因为美女修长的一双美腿是被大小腿并拢在一起,被用拇指粗细的银绳缠绕捆绑着,然后再膝盖处分出两股绕到身后,将捆绑在一起的双腿靠近胸前拉紧,使得双腿的膝盖正好挤压着美女饱满坚挺的双乳,将之挤压成两团,可见这美女的双腿确实够长的了。美女的双手被反剪在身后,两小臂抱紧被银绳绕着直到手指,再向上反拉,将一头秀发束住,使得美女必须仰头到极限,才能缓解手臂与秀发拉扯之痛,美女赤着一双的金莲,努力支撑着整个身体的平衡,秀气白净的脚背上青筋暴突,不停的颤抖,浑身被汗水湿透,被屋内昏暗的灯光照出一层朦胧的金色光芒……

  这还不算,这位美女的翘臀挺立,已成紫红色的肉棒深深插入蜜穴之中,肉棒的根部却紧扣着只铜环,铜环下扯出根极细的丝线,穿过肉棒主人的胯下延伸到身后,怪异的是,这肉棒的主人胯下居然跟那美女一样拥有粉红蜜穴,此刻已经湿成一片,蜜汁将勒在其上的钢丝打湿,一滴滴的滴落下来。钢丝的另一头连接的是一支黑色的单手拘束皮套,将其双手直到小臂整个包裹在里面收紧,原来这肉棒的主人居然也是一位绝色美女,由于双臂被反剪背后,此刻正挺胸提臀,肉棒没入面前美女的蜜穴中,而她自己的一双俏乳上,粉红的乳点被拉长,各夹着一支尾部带铜铃的木夹,木夹前段已被美女身上香汗浸湿部分,随着这美女的身体一起抖动着,发出悦耳的铃声……

  前一位美女不光蜜穴被插,双脚脚趾蜷曲抓地,一面还得强自抬头,香舌伸的老长,正在舔舐面前椅子上坐着的男人紫黑色的菊门,舌尖已经顶着菊门周围一圈皱褶伸进去,那男人一条腿抬在椅上,另一条腿伸向后面那位美女,让其脚趾整个包裹在她嘴里,两位美女都只能发出低沉的呻吟……

  这位正在享受两位美女服务的男子就是本文第一男主角——陈云,而他面前两位美女,自然就是被他意外俘获的女神捕冷月和采花贼慕容青。

  突然一把银铃般动听的声音飘来,客房的窗户大开,一条白色身影飞进屋内,在角落里的一张椅子上停下来。「我说冷妹妹这几天到哪疯玩去了呢,原来是躲在这玩起了一王二后的游戏,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哦~」

  「呜……啊……,花姐姐快救我!啊……」冷月认得这声音,一下子从陈云的菊门中拔出香舌,大声呼救,脚下突然泻力,整个身体倒在了地板上,身后慕容青的肉棒「噗」的一声弹出了蜜穴,带出一串精液甩在慕容青的汗湿的小腹上,冷月的蜜穴中也不断流出大股的精液,看来她们俩保持这个姿势已经很久了。
  陈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挺着根肉棒,哆哆嗦嗦的问道:「你……你…你是什么人?怎么能随便闯进别人的房间呢!」
  「在下花淩艳,你脚下的是我师妹,我这个当姐姐的,来看看妹妹,总可以吧。」眼前是这位美女美艳丰满,眉宇间透着一股成熟女人的韵味,一头乌黑秀发披散在身后,左耳边戴一朵鲜艳的红花(汗……杨二车某某?……),一汪秋水媚眼藏娇,雪白的丝绸罗裙好似松垮的披覆在身上一般,酥胸半露,只在腰间系一条腰带,端坐在椅上,一条雪白玉腿翘起露出裙边,脚上也是一双火红的绣花锦鞋,看的陈云原本被吓得疲软下去的男根又不自觉地抬起了头。

  「花姐姐小心!这个人是个怪物,当心他会变身!」冷月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来,大声警告道。

  「哎哟~还有这等奇事?那我今天倒要见识见识呢。」花淩艳两眼带笑,沖着陈云抛了个媚眼,似乎是在勾引他马上沖过来强暴自己一样。

  如此性感风骚的美女当前,陈云哪里还顾得上害怕,低吼一声,只见胸前肌肉迅速膨胀,一下子变身成淫魔化,纵身一跳,跃上房梁,四肢倒挂在房顶,倒视着向花淩艳所在的屋檐下爬去,速度飞快,只一眨眼功夫已到面前,长舌象箭一般从嘴里射出,直取花淩艳胸前,花淩艳只坐在那面带微笑看着陈云一步步沖到面前,眼看那舌尖就要碰到身体的一瞬间,陈云只觉眼前白光一闪,舌尖直接点在刚刚花淩艳所坐的椅子上,但人却不见了。

  「嚯嚯~妹妹说的没错,他果然会变身哦,只是本来看着还算个有模有样的男子,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丑陋了。」此时花淩艳已经坐在陈云的椅子上,微笑着看着还倒挂金钩在屋顶的陈云。陈云也不答话,长舌一翻,卷住中间一根房梁,借力一下子荡了下来,直接荡向花淩艳,双手上十根超长锋利的指甲直扑面门而来,可这次又扑了个空。

  花淩艳轻功了得,在这狭窄的一间小客房内跟他玩起了躲猫猫,每次都在陈云快要接触到她的一瞬间突然消失,陈云一言不发的跟她周旋了半天,连花淩艳的裙边都没摸到,累的气喘籲籲,而花淩艳却依然在他对面微笑等待着。

  「怎么?才这么会功夫就累啦,我还以为变身以后会厉害成什么样呢……」
  花淩艳嘲笑道。

  陈云见始终挨她不着,眼珠一转,计上心来。突然长舌一卷,将还被捆绑在地上冷月一下子卷到自己面前,伸出食指,锋利的指甲抵到冷月的咽喉……
  「你不许再跑了!不然我就对她不客气了!」陈云拿冷月当人质,准备威胁花淩艳就范。

  「哟~这么快就狗急跳墙啦。唉~那没办法了,看来我也只好束手就擒啦。只是不知道你会怎样好好招待我呢?不过我猜第一步,你肯定是想把我扒光,像捆绑我师妹一样把我也紧紧束缚起来淩虐一番。我猜的的对吗?」花淩艳见此变故倒也不慌张,干脆双手背后,说着话就向陈云走来了。

  「苍天啊~大地啊~这是哪位天使大哥可怜我,让我这路人甲名字的男一号终于又等来了一位痴女啊!newface大大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啊……」以上为陈云心声(汗……)

  眼看着花淩艳就要走到面前,陈云心里乐滋滋的盘算着准备用《禦女十八式》中的哪一式招呼她的时候,突然被长舌卷住的冷月拼命用后脑勺往后撞去,正撞在吐着舌头傻笑的陈云下巴上,上下牙关一咬,那陈云嗷的一声,舌头吃痛一下子就缩回了嘴里,花淩艳抓住机会上前一掌,直打得他倒飞出去撞到墙上,在墙上砸出个大坑来,又反弹回地板,趴在那一动不动了。

  「怎么?只这么一下就挂了?我才用了七成功力而已啊。」花淩艳一脸无辜的望着自己的手掌。

  「姐姐,快,他身上有钥匙,可解开我的绳子。」冷月这两日被陈云用缚娇索变换不同姿势捆了个够,已经了解此索个中机关。

  「难怪妹妹你这么多天都无法脱身,原来这看着不起眼的男人,居然有如此精巧的器物。」花淩艳从陈云的屍身上搜出一把绣花针大小的钥匙,找到冷月身上缚娇索的锁眼,帮她解开了束缚。

  「呼……」冷月站起身来活动一下被缚的有些麻木的四肢,「姐姐怎么才来,害我这几天被这臭男人淫虐的生不如死。」冷月在花淩艳面前像个小女孩一般撒起娇来。

  「是这样吗?好像不对吧!我刚在外面看你服侍这臭男人可是很周到的呢。」
  花淩艳随手抄起床边挂着的陈云的长袍,给全身赤裸,满布绳痕、鞭痕的冷月披上。

  「哎呀……姐姐好坏啊……我那也是被逼无奈嘛。」说到这冷月干脆一把钻进花淩艳的怀中,咯吱起她来。

  「呵呵呵……好妹妹,姐姐错了,姐姐不说了,饶了姐姐吧……」花淩艳被咯吱的笑作一团,赶紧告饶。

  「呀,那臭男人没死!他跑啦!」冷月回身一看,本来躺在那的陈云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只剩下被大家遗忘多时的慕容青还被捆绑在那,此时她的肉棒已经软了不少,好歹是缓解了如意环的痛苦,可看着站在眼前的两位女神捕,慕容青现在可是轻松不起来哦。


              4-侠女拍卖会

  子夜时分,正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在缚凤客栈后面的场院里,一名美艳少妇站在场院中间,长发在脑后盘起,用凤凰样式的金发簪固定,香唇轻含胭脂,红艳欲滴,一双妙目婉若秋水,顾盼多情,又带着几分风尘之气。

  少妇一件长及脚踝的狐毛领披风将她从脖子以下部位全都包裹起来,左手探入怀中,似是抱着手炉取暖,右手低垂,紧握这一把有着长长手柄的长鞭,鞭梢之拖进放在美少妇脚边的半桶水中。

  这美少妇朱唇轻启,还未开言,一团白气已经在面前腾起,可见此时这外面的气温是相当的低了。

  可就在离这美少妇站立的不远处,居然还有一位浑身赤裸,身上被人用龟甲缚紧紧捆绑,洁白美腿被分别大小腿折在一起束缚起来,双臂也是如法炮制,趴在地上,只能用手肘和膝盖着地,丰满的臀部上遍布深红细细的鞭痕,中间插着支毛茸茸的狗尾。美女的头发披散着,挡住她的面容,隐约能看出面容姣好,殷红的嘴唇紧咬着黑色木棍,木棍两边用细绳栓住拉到脑后系紧,一丝香津从嘴角直拖下来。

  「好了,小乖乖,再溜两圈,我们就进屋去玩别的游戏吧。」美少妇说着话,右手抬起反手一转,那长鞭带着水珠呼啸着抽向正在辛苦爬行的美女犬已经有些红肿的臀部……

  嗖…啪………

  「呜呜呜呜呜……!!!!」美女犬被抽的浑身一颤,淡黄色的尿液顺着被紧缚的白腿流了下来。

  「你这贱狗,谁允许你随处尿出来的!再多罚你五圈!」美少妇右手一抬,向下挥去,长鞭带着风声抽在美女犬已经被冻的通红的脊背,鞭梢绕了个圈,正好抽在被紧缚勒起的高耸左乳尖,直接就把乳汁抽到飚出来,痛的她又是一阵呻吟。

  「神乐薰,现在后悔来我们中原这一趟了吧。」说话的正是缚凤客栈的老板娘欧阳若兰,而那已经裸身在这冰天雪地里爬行了大半晌的,就是当初用计骗得欧阳若兰和上官魅上了她的妖姬丸号百般淩虐,最后却反失手被擒的妖姬丸船主神乐薰。

  神乐薰这回可真是后悔莫及了,自从被欧阳若兰抓回缚凤客栈以后,就一刻不停的被各种酷刑性虐到现在,欧阳若兰知道她会吸精大法,耐力远高于常人,所以一上来就用尽客栈内各种性虐刑具将她虐的昏死过去多次,但每次都立即被水泼醒,继续用刑,已经整整被拷打调教了三天了。

  「神乐薰,我说过要让你见识见识老娘调教母狗的功力嘛!怎样?这几日没让你失望吧?」欧阳若兰走近趴在地上冻得瑟瑟发抖的神乐薰,鞭梢挑起神乐薰的俏脸,神乐薰脸上满布已经被冻住,干涸的精液,绳痴和黑白二索知道她的吸精大法厉害,对她的蜜穴是敬而远之,只好拿她身上剩下的两个洞做文章……
  「老板娘,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位贵客到了,请您出去见见吧!」黑索虽是向欧阳若兰禀报,可眼睛却一直盯着趴在地上娇喘不止的神乐薰。

  「恩,我马上就去。这条母狗就交给你了!先让她在这爬满五圈,再带回刑房继续用刑!」欧阳若兰将长鞭递给黑索,迈步走进屋内。

  啪……

  「呜呜呜呜呜呜……」

  「贱人,还不快爬!待会老子还有好东西要招待你呢!」黑白二索这几天眼看着这么个大美人在面前,却没法把肉棒插进蜜穴里好好享受!憋得是相当难受啊,所以下手更加凶狠,对神乐薰是用尽酷刑折磨……

  缚风客栈今晚其实是相当热闹的,客栈内灯火通明,大厅里被事先布置成个大舞台,拉着厚重的幕布,台下共设有六间包厢,每间都用厚实的屏风隔着,只有正面对着舞台,坐在里面的人只能看的到正前方的舞台,对于身边其他包厢的情况绝对看不到的。

  此刻每间包厢都是满的,里面都坐的看起来都是非富则贵的人物。

  「今天我们缚凤客栈有幸请到诸位,小店真是蓬荜生辉啊,今天各位可算来着了,我们拍卖的可都是极品!」欧阳若兰此时已经换上一身黑色女王打扮,上身只穿一件黑色束腰,衬托出胸前两团饱满更加挺拔,丁字裤延伸出的吊袜带,修长美腿被黑色丝袜包裹,长及膝盖的高跟皮靴,站在舞台中央。

  「首先给大家介绍的第一件货物——玉嫦娥林倩!」欧阳若兰说话的当口,身后的幕布拉开,舞台的正中坐着位全身赤裸,双手背后被绑在椅子上的美女,美女雪白的双腿大开,分别被绳索固定在椅子扶手上,光洁溜溜的下身完全暴露在众人面前,蜜穴和后庭各插入一支木质阳具,此时早已湿透,正在不断往下滴着淫液,一双秀足十指紧扣,仔细一看,原来插入蜜穴中的阳具尾部还拖有一根丝线,底下挂着一只小小的砝码,美女双腿用力似是不想让这支木质阳具滑出蜜穴,可惜蜜穴中不断分泌出的爱液非常湿滑,使得她用尽全身力气也收效甚微,眼看着木阳具一点点的滑出蜜穴,「噗」的一声,带着不少的爱液与精液混合物掉落地上,蜜穴因为被插入的太久未完全合上,还不断往外流出粘稠成团状的精液……

  「小贱货,竟然在关键时候掉出来了!真是上不得台面!」欧阳若兰右手握着一支细藤鞭,对准玉嫦娥被迫高高挺起的蜜穴抽下去……

  啪……

  「呜呃呃呃呃……」玉嫦娥舌尖被木夹夹住,只能发出一种凄惨的奇怪的呻吟声,蜜穴上鼓起一道红肿的鞭痕。

  「这位玉嫦娥林倩,可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侠女哦。各位可曾想过,有这么一位美艳动人的侠女天天供你淫虐,该是件多么美妙的事啊……」欧阳若兰用鞭梢轻轻拨弄玉嫦娥因充血而显得鲜艳欲滴的深红乳尖,台下已经有几位按耐不住,不住的吞口水了。

  一旁的角落里,绳魔与绳痴师兄弟正在旁观这场表演。

  「师弟,你这老板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老夫好不容易擒来的这许多美女,她就打算送给这班不懂得欣赏的俗人啊!」绳魔心有不甘的说「师哥有所不知,你别看这帮怂人,其实都是很有来头的呢。」绳痴指着第一间包厢说道,「那里面坐的是现任的丞相大人,在他旁边的是丐帮现任掌门,再过去是魔教最近新立的掌门……」

  「魔教掌门?听说魔教的掌门是个女的啊!怎么?也好这口?」绳魔奇怪道「你说那是原来那个掌门,现在人家换届了,新掌门叫雷震,江湖上现在还没人知道他的深浅。原来那个女魔头上官魅我倒见过,还跟她交过手呢,武功着实厉害,可惜江湖经验不行,被我擒住好好的虐玩了一把。唉~可惜啊~这回估计已经香消玉殒了。」绳痴不无向往的回忆……

  只可惜上官魅并没有如绳痴的愿,只不过现在的处境让她真是生不如死啊。
  因为被连续的性虐,让她的内力损耗太多,如今浑身的武功都施展不出,被一帮污浊的海盗淩辱,要在平时,这种小鱼小虾的角色,她是连看都懒得多看几眼的。

  啪,一声清脆的皮鞭抽打在皮肉上的声响,雪白的肌肤上立即泛起一条深红的鞭痕,与密密麻麻交织在一起的无数条红色鞭痕混在了一起「呜呜呜……」此时的上官魅浑身赤裸,满布已经干涸的精液残迹,因为被鞭打得久了,交织密布的红色鞭痕下几乎没几块能看清本来的白色了,双臂被夸张的拉到背后,塞进一支黑色的拘束皮套内,修长平直的双腿只在脚踝处被绳子绑住,接着是两股细绳从房梁上垂下系在两粒鲜嫩的脚趾上,将上官魅整个倒吊在半空中,全身重量全部维系在已被勒的发紫的大脚趾,而裘鲸龙正靠坐在她的正下方抓住上官魅一头秀发,将怒挺的肉棒深深插入上官魅口腔之中,上官魅被吊绑的高度正好让她无法吐出已经深入喉咙的巨大肉棒,此刻估计已经有些适应,已不再因喉部的敏感而作呕,被鞭打的呻吟也能断续的传出……

  「老二,你这调教美女的方法可真不是盖得,没想到这回白捡的这美女可算是极品啦!」裘鲸龙边说着,下身一紧,大股的精液直射上官魅的口腔深处,上官魅明显感觉咽喉一热,赶紧努力吞咽滚烫的精液……

  浪里淫绳在一旁看得分明,手腕一抖,手中蛇皮长鞭的鞭梢真如毒蛇吐信一般,直奔上官魅粉白的玉颈而去,一鞭下去玉颈上便多出一圈血红鞭痕,上官魅被这突入其来的一鞭抽的一个激灵,满口的精液未及咽下,伴随着惨呼,尽数吐了出来……

  「哇……」

  因为被倒吊,上官魅尽力挣扎也收效甚微,像条被捕获的鱼一样,将浑身的汗珠及蜜液甩的到处都是……

  「哎哟~看来这娘们还没被虐够哦!这点痛都吃不住,居然敢弄髒我们老大!~」

  周围几个虾兵蟹将本来已经在上官魅身上发泄多次,休息了一阵,这时候已经恢複过来,都一拥而上准备继续对上官魅的淩辱「兄弟们别急,都听我指挥,有的是花样让她慢慢消受呢!」二当家摆了摆手,示意大家暂时停住,「先把她解下来,被我们虐到现在,估计也翻不了大浪了。」

  几个大汉一听吩咐,马上七手八脚的将上官魅解下,放倒在满是精液、爱液的湿滑地板上。此时的上官魅看起来确实像是已经到了极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任由两名大汉将锁在背后的拘束皮套扯掉……

  「老大,我新设计了一套精巧刑具,今天正好拿这美人试试威力!」二当家一转身,将身后的木箱打开……

  说时迟那时快,就听身后两声闷哼,接着是人的身体撞击到墙壁上的巨响,等到二当家转身之际,就见上官魅仍然一丝不挂,单手叉腰,另一手牢牢抓住裘鲸龙有些瘫软的老二,硬是扯着提到了半空,裘鲸龙疼的是龇牙咧嘴,却没发出一声惨叫,显然已被点了穴了,原来那几条大汉,早已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有一位硬生生被摔得定在了墙上,估计也是小命不保了。

  「你……你……应该已经……」二当家万没想到本来已被虐的只剩半条命的上官魅此刻就像没事人一样站在面前,一滴豆大的汗珠顺着额角慢慢滚下……
  「嘻嘻~不用怕成那样,我说过要最后一个杀你的,放心!~我上官魅讲话说一不二,绝对不会先对你动手的~」上官魅眼带桃花的看着她,嘴角轻扬,一副猫戏老鼠的表情。

  「上,上官魅!你是女魔头上官魅!」这时候浪里淫绳不止脑门冒汗了,腿已经开始发软了……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tswyyb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swyyb 金币 +20 合格,有几个小问题下次注意下,1是繁体滴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