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不伦不类】(04-05)作者:剑走偏锋
【不伦不类】(04-05)作者:剑走偏锋
 字数:497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

   袁振关门挺早,倒不是有什么事,是凑巧收银的女孩儿今天约了试婚纱请假, 卖货的两个姑娘其中一个又肚子疼,袁振想了想,索性让她们关了。他自己乐得 清静。

   泡了壶茶,看了会儿电影,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六月底的光景,入夜还算凉爽。袁振起来想去饮水机那儿给茶续杯,然后再 看个电影,忽闻犬吠。

   两条京巴都吠,吠的撕心裂肺。

   他等了等,并没有马上下楼去院儿里,然而犬吠非但不停,反而愈演愈烈。
   最后,袁振放下了茶杯,到门口换了鞋下了楼。

   两条狗在店铺后门儿那儿叫唤,声音此起彼伏。

   莫不是店里进了贼?进去也没用啊,又没现金。

   袁振这么想着,摸出钥匙开了后门。进门第一件事不是开灯,那是第二件。
   第一件事是抄起了门边铜管材质的挑杆。这东西平时没什么用,本是为了拉 窗帘方便,结果姑娘们嫌沈,一次没使过。说扔又没扔,最后就立后门边儿上了。
   灯光亮起,室内空无一人,偌大的店里只有两只狗奔跑着吠。这会儿又都拥 到前门去了。

   那是门口有人吧?

   这么想着,袁振放下了铜管,把狗轰回院儿里,开了前门的内锁,从内侧抄 起了卷帘门。

   好么!这一大股子酒气!没喝酒都能闻醉了!

   袁振定睛看过去,前门不出五米,蹲了俩人,其中一个正吐。

   丧!

   你吐这儿归谁扫啊?

   平时也就算了,店还开着,小姑娘们还能使唤。今儿不一样啊,没人,就他 一个!

   缺德!这会儿喝成这样就罢了,吐不会找树坑啊!怎么专挑人店前头!
   「嘛呢?」袁振老大的不乐意。要说别人得躲着醉鬼走,他不会。一米八五 的个头儿,别看瘦却非常结实,从上学时候他就是打架高手,方圆十里的孩子谁 不怕他啊?俩醉鬼怎么了?四个他也不在乎。

   然而,蹲着那俩似乎谁也没注意到他,按说吆喝声不小,不知道俩人怎么搞 的。他哪儿能知道这是刚从Pub出来的二位啊,耳膜还没从嘈杂里复原。
   待袁振走近,就听到其中一个声音不大的说,「宝贝儿,我就让你别喝那么 多。」一边儿说一边儿还给呕吐那位拍背。

   傢夥的,虽说不是光天化日吧,那你俩大老爷们儿也够……够肉麻的。还有 没有边缘群体的样儿啦!

   吐的那位也不言语,就是蹲那儿干呕。

   一旁这位从包里拿出了饮料瓶子,那位接过去,先是漱口再是喝。

   诶,他俩还就贴合了一个成语──旁若无人。

   歪歪扭扭,一个扶着另一个站起来,这回袁振瞅清楚俩人的模样了。似乎没 多那个背着个琴箱子,穿了个透视装,牛仔裤上全是洞。铁定多了那个穿了个花 里胡哨的tee,牛仔裤上的窟窿只比身边那位多,不比那位少。

   然而,这都不是关键。

   关键的是……

  花里胡哨的tee上钻出来那脑袋,不是别人,正是那天那──「五千块」!
   对,就他赚了我赔了那位!

   「你哪儿冒出来的?看他妈什么看?没见过人吐啊!」

   哎呦呦,小丫的还开骂了!

   甭看龙语喝多了,那京骂仍旧相当有气势,他倚了歪邪的靠在任伟身上,站 都站不稳,骂人却是铿锵有力。

   「喝多了……」任伟看看忽然亮了灯的店铺,再看看立眼前这男的,大概其 有点儿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霓虹招牌没亮起来,不过借着屋里流泻出的灯光,他瞧出来龙语吐得不是地 儿了。也算人绅士,这都没言语,倒是龙语那混蛋劲儿管不住了,玩儿一个先声 夺人。

   「还看!再看抽你丫的!瞅你那操行!」龙语说着,踩着「太空步」就要往 前沖. 一把让任伟扥回去了。

   「对不起啊……」

   任伟话都没说完,就听见对街那计程车按喇叭催促。

   「这就来!」任伟应了一声,「他喝大了,黑着灯,我们没瞅见这儿是个店。」
   他说着,从兜儿里摸出一张百元大钞,路过袁振身边儿的时候塞进了他手里, 「多担待啊。」

   袁振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任伟搂着骂骂咧咧的龙语过了马路,钻进了那辆 等待的计程车里。车起步就沖了出去,袁振看着,有点儿回不过神。

   手里的钞票被风吹的沙沙作响,袁振拿到眼前瞅瞅,除了皱眉别无他法。
   你给我一百块钱算怎么回事儿?

   回店里拿了扫帚、簸箕出来,袁振屏住呼吸收拾一片狼藉的呕吐物。越看越 噁心。嗅觉忍住了,视觉一样刺激!

   刚给钱那男的是他客户?

   瞅着不像,那份亲昵不像是花钱买人的会有的。

   是他男人?

   靠,那你伴儿干这个你不硌应啊!

   不知道?

   可能不知道吗?他天天晚上陪男人喝酒聊天,夜夜不归家,什么人能麻木到 不知道?弦儿货吧!

   不过……想这个干嘛!

   将一簸箕的汙秽倒入垃圾桶,袁振觉得自己没事儿闲的。跟他又没关系。
   啊,不对,有关系。按小闫的说法──下次再遇上,你别放过他!肉偿!
   肉偿就免了,那酒鬼……都喝晕了还能忍,清醒着不得熏死谁啊?

   五千减去一百,四千九,还行,好歹挽回些损失。

   可看看肮髒的簸箕,袁振发觉还是自己亏了。

   这是他俩第二次见面。可想而知,仍旧属於不愉快的范畴。

   龙语这回欠了袁振一次打扫。

   收拾好重新又锁好门,袁振才回后院儿的楼上。茶早凉了,只能怎么倒的怎 么泼了,便宜那棵橡皮树了。

   袁振心情不怎么好,翻半天翻出一搞笑片儿,按下Play,电影公司标緻 刚出来,闹猫声儿就起来了。一声高过一声。那酷似孩子哭的动静儿,真难听。
   也邪性了,大夏天的闹什么猫啊!

                 (5)

   赵昕和伍嶽刚上床,两片嘴唇贴一起,赵昕那手机就响了。他伸手想拿过来, 伍嶽却翻身压住了他。

   「电话。」赵昕回吻着,手还在不遗余力的够手机。

   「几点啦!」伍嶽扫了一眼床头的闹钟:01:14。

   「八成是龙语。」

   「就知道是他才甭接。」

   「你这人……」

   手机铃声停了下来,房间内又恢复了安静。

   「他要有事儿怎么办啊?」

   「就怕他有事儿,准又是问你团结湖怎么走!」

   「哎,你别脱我衣服。」

   「那破电话不响啦!」

   就像是反驳,伍嶽话音未落,手机就又开始唱歌儿了。

   「操他妈的,他找不着回家的道儿怎么就知道给你打电话!」

   伍嶽一翻身起来了,将手机扔给赵昕,自己摸过了床头柜上的烟。丫的,怎 么还没喝死?没喝死又怎么还没撞死?

   龙语是个酒鬼,伍岳从来都觉得,这要是搁国外,他得参加戒酒协会,绝对 够标准那种。

   是个酒鬼还开车,前后换了三辆车了。最开始开一马自达,车头撞毁了。那 回龙语是跟他几个朋友吃饭,席间就已经醉了,出来发现没拿手机,就支使一朋 友帮他去取。等那位出来,非但龙语没影儿了,其他三个一起喝酒的朋友也毫不 见踪影。这位拿着手机往前走了几步,瞅见路面上停了一辆拉土的大货车。低头 看看,龙语那马自达跟车底下呢。

   后来,就换了他爸那辆旧本田。一日,龙语载着赵昕跟伍嶽走长安街。他们 是半途跟他约上的,起先不知道他又喝多了,见了面儿知道也晚了。上车,两位 一路提心吊胆,那也没躲过去,长安街上,轰的一下,不等赵昕和伍嶽探头看, 龙语没事儿人似的车都没停就开走了。翌日,龙语手机接到一电话:请问您是京 F647XX的车主吗?他酒也没醒,恶声恶气的答:干嘛!对方曰:您车牌子 跟我们交通大队呢……

  车是后来他爹给他弄出来的,弄出来就没收了──不许他再开车!好么,有 这样儿的嘛,车牌子撞掉了都不知道!

   本来赵昕跟伍嶽觉得这下成了,老头儿出面干涉了,龙语也该消停消停了, 谁能想到……没隔半年,他自己买了辆福特越野。赵昕都快哭了,曰:你怎么还 开车啊你!龙语乐得没心没肺:你怕啥啊,你没看我都给轿车换吉普了?

   这龙语一喝多了,就开车找不着路,甭管平时多熟稔的路,一概酒后改不认 识。车载GPS?喝成那样儿他钻萤幕里头也看不清!说白了那会儿不是他开车, 是车挂着导航仪拉着他跑!找不着路龙语就给赵昕打电话,甭管几点,打到赵昕 接电话为止。问的问题也次次一样:瓷器,咱家怎么走啊!我又找不着团结湖啦!
   给伍嶽烦的啊!其结果不外乎就那么一种──俩人骑机车找到他,之后赵昕 自己骑回去,伍岳开车给龙语送回家。

   有一次最可恨!就去年,伍岳和赵昕跟平谷,为的是看一场改装机车的非正 规赛,提前还嘱咐他了:你可别喝多,奔不回来领你。结果呢?他偏偏就喝的最 大,话都说不清楚了。给赵昕急得,载着伍嶽就要下山。伍嶽火大,说你下得去 嘛?都跑的正欢实!赵昕一撇嘴:不管,那你带我!齐了,这下就给人捣乱了, 就看伍岳带着赵昕,一路直下,看得车手们疯儿疯儿的──这人哪儿来的,载个 大活人还跑得比谁都快。嗖嗖的超车。能不快嘛,一是赵昕那车改的就无赖骑车 的还是一前赛车手;再者,有个酒鬼随时可能见阎王!等见着龙语,俩人加一起, 一条命差点儿没了。龙大哥倒好,三环边儿一趴,睡的正香!

   「你怎么还坐着呐!走啊!」赵昕已经换好了鞋,这会儿拿过来伍嶽的鞋, 手里拎着头盔催人。

   「我就想……」伍嶽起身,套上了扔在床边的Tee,「丫到底哪天撞死。」
   「说什么呐!」赵昕给了伍嶽一下。

   「他活着,就是悲剧。不仅是他自己的,还是咱俩的。」

           ***************

   龙语把车停在了环路边儿上,开车门一下来就吐了,吐得绿化带的青草满目 疮痍,吐得五脏六腑全部错位。吐了好一会儿,累了,他就往路牙子上一坐,热 风吹得他呼呼冒汗。

   这他妈哪儿啊!

   他瞅着立交桥上盘踞的霓虹灯,一阵阵犯晕。

   刚赵昕问:你跟哪儿呢?

   他只能回答:桥底下。

   赵昕继续追问:标志性建筑物是?

   龙语曰:没有,就瞅见个大熊猫。

   赵昕「哦」了一声,曰,「我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龙语就坐那儿眼巴巴的等,等得膀胱都要炸了也没见有机车过来,於是也不 管偶尔掠过的车了,站路边拉开拉炼就方便。

   痛快!

   说来也巧,袁振的朋友小闫就住熊猫环岛不远处那社区,这天他过去袁振那 儿小叙,两人聊得投机,没注意时间太晚了。袁振意思小闫不妨就留下,睡醒明 早再走,奈何小闫第二天有个项目要监审,不能留宿。他本想打车回去,结果袁 振说反正也不困,就送送他吧,小闫想想也行,正好想把家里那台X- BOX 360给袁振,让袁振拿过去他旁边巷子的店面修,就说那就顺手让他取上。
   这会儿,小闫叼着烟往车窗外一看……

  「操!,你看那是谁~」

   袁振循声看过去,一眼就瞅见了龙语。

   龙语正系拉炼,人站的歪歪扭扭,一个重心不稳,趔趄了一步,正赶上一辆 车快速驶过,差点儿刮倒他。

   袁振踩了刹车──真他妈吓人!

   「干嘛?」小闫一愣。

   「他都喝成那样儿了……」

   「他喝哪样儿跟你有什么关系?」

   「这不正好看见了嘛。别让他跟这儿闹妖儿了!」

   「嘿……」小闫眼瞅着袁振靠边儿停车。

   袁振下来,快步走向那酒鬼。心想:他这大半夜跟四环路上干嘛呐!叫谁给 扔这儿了?也够缺德的!

   走过去路过一辆斜着横在路边儿的福特越野,车上钥匙还插着,车灯还亮着, 就是不见人。袁振想:这又是谁给车扔这儿找地儿方便去了?

   「诶,你。」想着,他就走近了龙语,这老先生已经坐路牙子上了,低着个 头,活像小闫游戏里头的丧屍。

   龙语正噁心,胃里头翻江倒海,硬撑着抬头看看──不是交警,是个陌生男 人。说是陌生,可瞅着吧,又有那么点儿眼熟。

   「你怎么又喝成这样了?跟这儿干嘛呢?让谁给扔下车了?」

   龙语刚想张口来一句:你丫谁啊。结果胃猛一抽,嘴都没来及张,扭头趴路 边儿就又吐了。

   袁振眉头紧锁,刺鼻的气味和草地上的污秽让他这叫一个噁心。他甚至想─
     ─他上次得喝成什么样儿愣给这么一个酒腻子办了==

   龙语这一吐,吐惨了,吐得浑身虚汗,站都站不起来。陌生男人就跟他身边 儿,他没劲儿驱赶他,更没想到这位甭看瞅着不壮,一伸手就给他勾起来了。也 不容他说话,拖着他就往前走。

   「我……」

   「你甭我了。」

   龙语死命想说:我车。可他又是吐。

           ***************

   赵昕跟伍嶽到了熊猫环岛是袁振架走龙语之后。龙语的车没锁扔在路边儿, 绿化带里被人吐得一片狼藉。

   赵昕急了,不知道龙语人哪儿去了,跟伍嶽等了一刻钟也不见这位爷回来。
   伍嶽说:怕是给巡警带走了吧?

   赵昕说不可能,带走也得把他车拖走。这现在车在人没了……

  伍岳直勾勾看着龙语的车,也确实百思不得其解。

   赵昕拿了手机拨龙语电话,结果那电话跟龙语车里头响。

   「报警吧……」伍嶽点了根烟。

   「不像被人袭击了啊……」赵昕挠头。

   「那这么一大活人……让外星人绑了?」

   「那外星人可太不开眼了。」赵昕嘟囔。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