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私立边慎男子学园】(05)【作者:masterslayer】
【私立边慎男子学园】(05)【作者:masterslayer】
字数:133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女奴

  郑历昏迷了一夜。醒来时,已经快到早上了。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非常普通的高中学生宿舍里的单人床上,身边躺着紧紧抱着自己的茉莉学姐。两人的胸部紧紧的贴在一起,让郑历有些喘不过气。茉莉学姐仍在静静熟睡着。郑历能够闻到学姐身体上的香味。

  「学姐,茉莉学姐。醒醒……」郑历轻声的叫着学姐——自己的声音已经变了……变得纤细,柔弱。

  茉莉学姐在梦中也紧绷着自己的神经,郑历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她还是马上被叫醒了。茉莉学姐松开其中一只紧紧抱住郑历的手,揉了揉自己的睡眼。
  郑历被学姐松开,终于有机会低头看了看自己和学姐的身体。学姐抱着他,在一个单人的小床上挤着睡了一夜。学姐和他都穿着极不合身的男式衬衫,衬衫扣子扣到两个「女孩」胸部的部分,根本就合不拢,只能各自大开着。郑历的新身体乳房看来有D的大小,仅仅只是袒露出自己的乳沟而已。而茉莉学姐,根本已经露点了。

  茉莉学姐似乎十分担心郑历的状况,她醒来后立刻强打起自己的精神,关心的询问道:

  「你从昨天下午一直睡到现在……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郑历并没有任何感觉,摇了摇头。两人脸对脸挤在小床上,郑历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朝自己被子里的胯下摸去。

  「茉莉学姐,我……我的小弟弟……小弟弟没有了。」

  郑历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不能被看作是第三人称的「他」了。空空如也的胯下,证明这次TG- 3014的变身十分成功。郑历——她——在入学前怎么可能想到,自己进入边慎学园的代价,是和自己15年的男性身份告别。郑历突然觉得好委屈,鼻子一酸,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无助的看着几乎要贴着自己脸的茉莉学姐。

  「真是个傻孩子!」学姐像安慰妹妹一样,轻轻的伸出手,刮了一下郑历的小鼻子。学姐的动作十分的女性化,郑历根本无法想象——面前的美女并不是一个女孩子,而是变身两年出头的边慎学园三年级生。

  「小傻瓜,跟我来照照镜子……学姐保证你能笑出来。」茉莉学姐一边说着,一边起床。茉莉学姐穿的男式衬衫的下摆很长,几乎成了只穿了一个简单的白色女式内裤的她的连衣裙。这位前凸后翘的大美女温柔的拉着郑历的一只手,把正在难过的几乎要哭出来的郑历从床上拉起来。

  学姐几乎是拽着初来乍到的「郑历妹妹」走出简陋的宿舍间。两人开始在昏暗的宿舍走廊中穿行。天还没有亮,宿舍仍然黑着灯,学生们都没有起床,走廊里飘着女生宿舍特有的味道。宿舍的内部装修太普通了,郑历可以肯定,这栋宿舍楼根本就不是入学时在巴士车上远远看到的那栋——它的装潢简直比自己在边慎入学前短暂待过几天的高中的宿舍还要简陋——唯一的优点,是建筑和装修都非常新。毕竟,边慎学园仅仅成立了十年。

  学姐拉着郑历,向走廊的尽头走去。

  茉莉学姐迫不及待的想要把郑历的新身体介绍给郑历自己。她把郑历拉进走廊尽头的洗漱间——洗漱间内,一排齐腰高的水龙头上方,有一个长约五米的洗漱镜。学姐松开拉住郑历的手,挺胸站在洗漱镜的面前,像是在朝躲在镜面反射的死角的郑历介绍镜子一样,伸手指引着郑历朝镜子看。

  「看看,这就是新的郑历,喜欢吗?」

  郑历小心翼翼的挪着自己身体,慢慢地站到镜子前面。

  「好漂亮的少女,是……是我吗?」

  郑历看到镜中的影像,惊讶得几乎说不出话。镜中的姑娘脸部线条阴柔,圆润,活脱脱一个漂亮的小模特:她有着一头未经修剪的女式短发,因为晚上睡姿的关系,右边的一缕头发顽皮地翘了起来,充满了俏皮的生活气息;少女穿着白色的男式衬衣,几乎是所有邻家少女和男孩春宵一夜后,才有的装束;看起来,这个姑娘虽然并没有学姐那么前凸后翘,但胸部似乎也不小,和150cm左右的娇小的体型比起来,胸部很明显的高耸的挺起,男式衬衣的胸口很紧,松了三个扣,漏出了被衬衣挤出的深深乳沟。

  「身高153cm,三围从上到下是,88,62,84,体重43kg,还有……还有这D罩杯的大胸……嘿嘿嘿!」学姐报出了昨晚自己睡前偷偷量好的郑历的三围数字和身高体重,然后,像女孩之间才有的闺房调笑一般,开心的从郑历身后伸出两只手,挤了挤郑历没有穿内衣的乳房。被学姐的玉手托住一对乳房,传来了一股郑历平生从未体会过的酥麻感。这对乳房的新主人,居然轻声叫了起来……

  「啊…………不要……不要学姐,好痒,而且……很……很不好意思的。」
  茉莉学姐并没有松手,而是轻轻地、慢慢地揉着郑历的胸部,头探出郑历的左肩,把自己的下巴枕在郑历的肩头,女体化的郑历比茉莉学姐还要矮一些,茉莉轻微弓着身子,下巴抵到郑历的锁骨。两人透过洗漱镜的反射,四眼对望着。
  茉莉学姐温柔的解开了郑历的衬衫。粉红色的乳头,从白色的男式衬衫中跳了出来。

  茉莉打心眼里喜欢变身后的少女郑历。镜中的郑历的样子,简直就是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妹妹——有着不输她这个姐姐的美丽容貌。更棒的是,姐妹两个人完全属于不同类型:作为「姐姐」的她,是个前凸后翘,身材高挑的性感大美女;而身为「妹妹」的郑历,则是个有着不小胸部的甜美少女。

  茉莉学姐在镜子前,温柔地挤着身前「妹妹」的乳沟。这幅身体郑历自己也是第一次见,镜中自己清晰的乳沟让郑历十分困惑。这个昨天才服过TG- 3014的少年简直不敢相信——镜中那个令人心驰荡漾的身体,已经是自己的了。
  她,郑历,已经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女孩。

  这时,初升的太阳将阳光打进了洗漱间的窗户,投在了少女郑历的侧脸上,像一个高超的灯光师,给郑历柔美的少女胴体,打上了令人着迷的光影。

  这场景让两人都迷住了。两人在镜子前端详了郑历的新身体好久好久。终于,茉莉学姐眼神中的快乐和欣喜渐渐变淡了、消失了,被满脸的愧疚取代。她向右侧转过头,对着这个崭新的少女的左耳,轻声耳语:

  「妹妹,我的好妹妹。这一切都是学姐的错,都是学姐的错……是学姐的一时任性,一时意气,把你这么纯洁,这么可爱的姑娘,带到了这个人间地狱来。」
                 #

  学姐向郑历介绍昨天她昏迷过去后的经过,首先学姐和花田二人自然是把郑历送进了边慎学园设施齐全到夸张的校医院,值班的制服班学生和仙台雇佣的资深医师们给郑历检查了身体。一切都很正常,只是昏迷的时间比一般的变身者要长一些,但也在正常范围内。然后,郑历就被分配成了独占一间双人宿舍的茉莉学姐的室友。茉莉学姐求之不得,连忙和花田正男一起把郑历抱回了自己的宿舍。茉莉学姐累了一天,待送走花田正男后,连晚饭都没有吃,抱着郑历就睡着了。
  茉莉学姐介绍完,女奴宿舍就开始热闹了起来,洗漱间开始三三两两出现一些穿着不合身的男式睡服的漂亮女生。茉莉学姐一一向那些女生介绍起了郑历。大家虽然都有些惊异郑历的容貌,但却没有表现出茉莉学姐那样的兴奋。从她们的言谈举止上郑历可以看出,这些学生都很尊敬茉莉学姐。她们听完茉莉学姐的介绍,都很礼貌的点头向郑历问候,然后,忙着开始各自的梳洗。

  郑历从她们的态度上读出一种讯息——这些学生经历的并不是什么快乐的高中生活。似乎没有什么事,能让她们从自己痛苦的生活中醒过来。郑历对此,还是有一些心理准备的。

  茉莉学姐也没向郑历多说什么,她也帮着刚刚拥有新身体的少女郑历在镜前梳洗,但她并没有刻意的打扮郑历。在梳洗过后,特意抓了一把梳洗间窗台的浮土,均匀涂在郑历嫩滑的脸蛋上。

  郑历马上就明白了,这种「梳妆」的意义。她似乎意识到她要面对什么,她用自己刚刚获得的这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无助的看着满脸愧疚的学姐,似乎在问,是不是有什么办法,能够不那么痛苦的度过自己在新学校的第一天。

  四眼再次交彙的时候,轮到学姐哭了。她简直泣不成声,一边把郑历的小脸上的灰尘抹匀,一边哭着向郑历道歉,像是不小心弄髒了自己最珍爱的洋娃娃,再也无法把它洗回刚买回来的样子一样:

  「对不起,对不起……妹妹,都是学姐的错,都是学姐的错……」

                 #

  三个年级,三个女奴班的学生梳洗完毕后,都在宿舍门口集合,等待着即将上学迟到的最后一刻。有些学生,直到出门前的最后一刻,才褪去自己的男式衬衣,露出自己的女性胴体——踏出宿舍的门,女奴班的学生就不能在穿任何一件衣服——内衣也是不允许的。她们总是在早上即将迟到的最后一刻,才排着松散的队形一起出发上学——只有踩着迟到的上课铃进入教学楼,才不会不会被那个想要泻火的A班学生出门撞到,一顿折磨。

  郑历学着茉莉学姐的样子,跟在大队伍的中间。一路上大家都不怎么说话,只是低头走着。等进了教学楼,果然上课铃声响起来了。郑历觉得,和所有的进入新学校的转学生一样,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除了身边的同学全部都是一丝不挂的女孩子这一点以外。

  上午的课几乎要结束了,郑历记得茉莉学姐在分别前的嘱咐——一定要在倒数第二节的课间吃掉午饭。郑历很听话,女奴班的午饭果然在倒数第二节的课间送到了教室。学生们领了午饭,全都狼吞虎咽的吃着。

  午休终于开始了。高一女奴班的教室外,已经聚满了A班的学生。全校一共有近三百名学生,有很多人是不愿光临女奴班的——他们更欣赏其他女体化班的学生。毕竟那些「姑娘」更像女人一些。而女奴班的学生,更像是一些随叫随到的性爱玩偶一样。

  郑历一直记得茉莉学姐的嘱咐:完成了上午的教学,到了午休时间,表校规的保护就结束了。她们——这些变身学园公认的肉便器们,就会变成古代罗马奴隶市场的「商品」。不,她们连商品都不如——因为,只要你是边慎学园的男人,就可以免费取用她们。

  在这个时代,再也没有一群人,能够比边慎学园女奴班的学生们,更适合作为「奴隶」这个词的注脚了。

  A班的学生正在门外端详着女奴班的学生们,他们的手指指点点,几个人,已经注意到了躲在角落的郑历。

  「你看,那个小骚货,之前没见过。」

  「确实没见过,诶,脸怎么黑黑的?」

  「你看看,高一生就是不识货。这是女奴班的老伎俩了。以为把脸涂黑就看不出长相来了,哈哈。」

  「今天我就选她了,你们呢?」

  A班生们大多是三三两两结伴而来的,同班同学、学长和后辈等等,组成各种各样的小团体,对教室内低头不语的高一女奴班学生指指点点。此时,已经有三四个小团体,注意到了角落里坐着的郑历。

  教室的门被踹开了。A班生们像数日没吃过肉的恶狗,争先恐后的窜进了女奴班的教室。

  径直冲向郑历的,有九个人。

  郑历看到九个男人,向饿虎扑食一般冲向自己。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用她自己还不熟悉的女性嗓音,惊声尖叫。

  郑历本能的向后退,但还没有推到教室的后墙,已经被人擒住了两只手的手腕。郑历的尖叫和挣扎吸引的更多的A班生的注意,因为开学已经半个月了,即使是刚刚入学的高一女奴班的女生也已经不会尖叫了。

  郑历的尖叫,向更多的人宣誓了,今天,是她的第一天。

  「长得不赖!咱们也试试。」

  「不要啦学长,我还是不习惯鸡巴上沾着别人的精液。」

  「哈哈!行,我也不难为你,我自己去啦,你一个人玩好。」

  郑历被人拽着,拖出了教室。围在郑历身边的,已经有十五人了。他们并不着急,正在女奴班的教室门口,商量着「享用」郑历的场景。

  「图书馆?」

  「天台?」

  「天台!」

  「当然是天台,还用说吗?」

  天台获得了13票。郑历被不知几只大手摸过了乳房,她已经不敢再尖叫了——她发现,尖叫会让她更加注目。所以,她只能低声的哭泣着,小声的求饶着:
  「求求你们,放过我,放过我好不好……」

  没人注意郑历的声音。他们架着郑历,朝投票通过的地点——天台,走去。
                 #

  天台是边慎学园最受欢迎的性爱乐园之一。郑历被人挟持着,身体每一个部分都被人摸遍了。天台很大,已经有七、八组男女已经开始了。天台上嗯嗯啊啊的叫喊声,对这些A班生来说,简直就是最佳的春药。

  郑历被A班生们一把推倒了天台南面用来防坠的安全网上,她的恐惧让她一动不敢动,只好跪在地上,双手扒在安全网上,屁股撅起来。

  A班生们也不是没尝过肉味的男孩,虽然有几个人忍不住拍拍郑历的屁股,但他们居然在一旁,商讨着操郑历的顺序。

  「我上次的名次是三年级37名。」一个男生淫笑着,似乎对自己能先操郑历很有自信。

  「我是二年级45名。」说话的男生很泄气。

  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半晌,才有个戴眼镜的胖男生怯生生举手了。

  「我是,我是昨天高一插班进来的,我是奖学金的第一名,换算成排名的话,应该是高一第6名……」

  郑历惊恐的回头……天啊,那是和他一起进入边慎的同学!那个胖胖的男生——郑历在上巴士的时候,还和他说了句话。没想到今天,这个看起来很客气的男生,居然……

  「这是个什么学校!」郑历终于感受到了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

  「恭喜学弟啦!」A班生们居然淫笑着,齐声鼓起了掌。原来,这就是边慎学园共同享用女奴的规矩——排名最高的优先;排名相同时,学长优先。

  「第一天来?会不会啊?」另一个人高声嚷到。人群哄笑起来。

  「A片还是看过的啦!」胖胖的男生跃跃欲试。他走上前来,双手抱住郑历的腰。

  「不要啊!不要啊!」郑历不住的爱好,屁股使劲的抖动。

  男生解开了自己的皮带。露出了自己的鸡巴。这个小胖子,根本就不确定自己要插入哪里。

  「这胖子果然是个处——没有出水就往里进。」身后一个高二生评论到。
  胖男生有些生气。他不想被身后的学长们瞧不起。为了挽回面子,他便想也没想,摸到了郑历的洞口,就往里死命的进。

  「啊!!!!」郑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高声的叫着。

  「错啦错啦,那是尿道。」后面的A班生几乎要被胖男孩逗乐了。原来,由于郑历的腰被压得很低,胖男生根本就不懂女孩的下体的位置。结果,胖男生的龟头顶在了尿道上。胖男生羞红了脸,连忙抽了回来,一只手扶着自己的鸡巴,往郑历的阴道顶了进去。

  胖男生这次顶对了。可龟头还是塞不进去,郑历太紧张了,她闭着眼睛,只觉着自己的下体被异物塞了进去,可似乎被什么东西挡着。

  胖男生急的一头的汗。他试了足足有两分钟,还是没有把自己的鸡巴顶进去,也不敢用力。急忙扭头,朝身后的学长望去,像是要请求帮助。

  学长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其实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其中一个人,还是没有忍住,低声呢喃道:

  「这娘们,还真是个处女……今天可真是便宜这胖子了。」

  胖男生听到「处女」这个词,突然恍然大悟。他有些兴奋,急忙紧紧掐住郑历的细腰,腰部发力,把自己根本就不大的鸡巴顶了进去。

  「啊!!!!痛死了!!!!不要啊!!!!」

  郑历从未感受过如此剧烈的疼痛。和这种疼痛比起来,儿时被鸡奸时的痛楚,更多的只能说是一种屈辱。处女膜被人硬生生穿破的滋味,简直让她无法忍受。好在这种痛苦,她只用经受这一次。

  胖男生看到性器交合处的血迹,兴奋的不能自已。他用尽自己的全力,使劲的前后抽插着郑历的阴道。郑历双手扒着天台的安全网,被胖男生快速的后入着。郑历就在这么屈辱的姿势下,靠着处女血的润滑,勉强的承受着自己的第一次性交。

  郑历在这么一种姿势下,根本体会不到所谓女性的快感。她承认,她对那种感觉有一些好奇。但她太紧张了。她甚至都不知道今天的这次强奸要持续多久。
  「学长,这娘们,怎么不叫啊。」胖男孩看着处女膜被刺破后,就一声不吭的郑历的后背,问道。

  「那是因为你的鸡巴太小。」一个学长说道,随后,A班生们哈哈大笑起来。
  真正的原因是,郑历确实一点感觉也没有。她只感觉自己下体塞着一个异物,还有一个肥硕的身体在有规律的撞击着自己肥嫩的屁股,仅此而已。她不知道身后这个男孩的阴茎到底算大还是算小——这是她的阴道第一次被刺入,她根本没有比对的参照物。

  胖男孩有些激动。他不甘心承认自己的性爱技巧很生疏。他野蛮的抓住郑历的腰,将她的身体翻了过来。两人的体位变成了最标准的正常位。

  胖男孩立马俯下身体,朝郑历的乳头咬去。

  「你松口!你松口。」胖男孩赌气一般的用牙齿咬着郑历娇嫩的乳头,这让这个新少女痛不欲生。她一边抗议者,一边双手用力推着胖男生的肩膀。

  「你爽不爽?你爽不爽?」胖男生根本没有摸清性爱的诀窍。况且,身后的学长们的观察也让他很不自在,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用咬乳头的力度,来要挟这个女奴了。

  郑历听到了胖男生的询问,又发现乳头传来的痛感越来越大……她明白了。这个胖男孩只是在害怕自己在学长面前丢脸而已。她明白了,取悦这个胖男孩,是让自己尽快脱离苦海的办法。

  「你好棒!你好棒……刚才只是被刺破处女膜,太疼了啦……你好厉害,我都快受不了了…好哥哥,快一点,再快一点…要去了啦,要去了啦……」

  别忘了,郑历是男人,男人想要听到什么,郑历再了解不过了。唯一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今天,这个只有人尽可夫的淫娃才说得出口的淫语,是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的。

  小胖子很兴奋,他听到郑历的淫叫,似乎是对他的鼓励和承认。小胖子快速的抽插着。郑历的脸上还挂着泪痕,但她已经明白,哭泣和求饶根本不会减少自己的痛苦。她随万般不情愿,但还是学着用自己的女性声线,轻轻的呻吟着。
  小胖子似乎想要吻他,他的嘴全是午饭里洋葱的味道,郑历有些反胃,但还是接受了。一个肥胖的男孩趴在自己只有不到45公斤的身体上,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这种折磨,尽快结束。

  小胖子仅仅干了她10分钟就射精了。郑历的表演很成功,小胖子以为这个脸上涂着黑色窗台灰的女奴班学生很享受。

  小胖子嘿嘿笑着。提上自己的裤子。郑历看着这个给了他第一次的男孩子一脸淫笑。她摇了摇头。十分钟奋力的表演,已经让她疲惫不堪了。

  小胖子干完了郑历,自然满脸满足的走掉了。男学生们哄笑着,高生谈论着郑历的裸体。然后,一个瘦高的,戴着眼镜的男生向前迈了一步,嘿嘿的对着正在喘着粗气的郑历傻笑:

  「小学妹……该我了。」

  他的阳具已经挺起。比那个小胖子要大很多。硬硬的,简直就是一根准备刺破郑历女阴的大铁棒。

  郑历真的害怕了,她躺在天台的地上,惊恐的用两只手挡住自己的三点。向身后的安全网不住的挪动……她像一只待宰的羔羊。绝望、疲惫,却没有任何逃生的办法。

  「放过我!我已经好累好累了。明天再来好不好?放过我,我求求你了!」
  「啊……」

  那次,郑历被十几个男生轮奸。她还没有熟悉自己的女体,就已经被十几个十五岁到十八岁不等的男生,充分的探索过了。她D罩杯的大奶,如少女般俏丽的腰身。她的脸几乎被男生们添了个干净。全是口水的味道……后来,她的短发上也全是精液。郑历回到宿舍后,哭了一夜。第二天,依然如故……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星期。全校的A班学生们,凡是愿意打女奴班主意的男生,都已经见识过郑历的小穴……当然,没有多少人能记得她的名字和长相。郑历也渐渐的和女奴同学们毫无两样了……她眼神的光彩也已经消失了。似乎没有什么能够引起她的兴趣。每天,回到宿舍的茉莉学姐都会故意找她聊天——茉莉学姐作为高三女奴班公认的班花,所经受的一点也不必郑历要少。但这些事情对茉莉学姐来说,已经可以承受了。她知道,郑历目前的精神状态很不好。

  一周后,郑历已经不算是新生了。男生们对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了。轮奸她的人变成了女奴班比较普遍的4到5人次——毕竟,女奴带来的仅仅是性欲的发泄。而这些不缺性爱的A班生们,其实更享受的是其他班的学生带来的刺激——女奴不反抗,但她们也绝对不会配合。

  郑历终于有时间,开始了他真正想要做的——疯一般的学习。她明白,只有更高的排名,才能脱离这个苦海。但她的精神和情绪已经有些不正常了。每天闷着头,一声不吭,连茉莉学姐关切询问也一概不理。只是眼睛盯着书。这样,又过去了两周。

  马上就是学年第一次月考了。

                 #

  茉莉学姐希望郑历考个好成绩。自然也是不愿打扰郑历。但郑历的状态很有问题——茉莉学姐是她的室友,在临近考试的那几天,茉莉学姐总是看到郑历彻夜不睡,眼睛死死的盯着书,但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看下多少知识。当郑历发现自己仅仅只是在盯着书愣神的时候。她又十分自责,发疯似的摇着自己的头,用力的扇着自己的脸颊——似乎在进行着某种自我惩罚。

  茉莉看在眼里。

  第一次月考结束了,郑历在宿舍里睡了两天,等到成绩公布的时候。茉莉似乎比郑历还要关系她的成绩。茉莉趁郑历没有醒,急忙跑到发榜的广场,去看高一学生的排名。

  郑历的成绩没有提升多少,顶多是女奴班中游的水平。

  茉莉假装不知道这件事。可醒来后的郑历还是自己知道了。郑历并没有大吵大闹,反而十分安静。茉莉不知如何安慰她——况且,郑历那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神情。茉莉学姐即使身为室友,也不知如何接近。

  郑历知道成绩的那天晚上。茉莉走到了宿舍的梳洗间。准备梳洗睡觉。突然看到郑历站在洗澡间的喷头下面——她正在洗澡。

  郑历的手上,拿着一个不知从哪里捡来的剃须刀刀片,瞄着自己的手腕,迟疑着。

  「郑历!你要干什么!」

  郑历显然是被茉莉学姐的大喝吓了一跳。她惊讶得一动不动,眼睁睁的看着茉莉学姐从她手里抢过刀片,把刀片扔的远远的。茉莉学姐为了抢过刀片,手上还被剌了一个不大的口子。

  郑历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到了这一次月考,没想到根本没有提高多少成绩,这已经足够让她崩溃了。只是,郑历其实也没有做好自杀的准备。她在心底里,其实也是希望被人拯救的。但连续几个星期对茉莉学姐冷言冷语,让她实在开不了口。

  没想到,茉莉学姐还像自己第一次变女后的那天。如此关心她。郑历连续几周压抑的情绪,突然得到了释放。郑历用自己湿漉漉的裸体,紧紧的抱着仅仅穿着男式汗衫的学姐。

  「哇……学姐……学姐……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我想离开这里……我想离开这里……学姐,我后悔了。」

  茉莉学姐确实喜欢郑历。不仅仅是因为郑历能够填补自己拥有一个妹妹的幻想……茉莉能从关心郑历,扮演「姐姐」的过程中,获得一种「坚强」。那是一种即使是男性时的茉莉学姐,也缺少的一种东西。

  更何况,怀里的「妹妹」。完全是因自己一时意气而「诞生」的。茉莉学姐深知边慎学园女奴班的一切,还要把郑历带来。对此,她有负罪感。

  茉莉学姐抱着比自己矮一些的郑历。她浑身已经被郑历身上的洗澡水打湿了。她闻到了郑历身上的香气。茉莉突然想到,自己能够安慰郑历。郑历的生活无论有多么糟糕,但她还是得到了一些之前的生活没有的东西。

  「历。」茉莉从没有这么叫过郑历。她扶着全裸的郑历的双肩,看着她挂着泪珠的脸。经过几个星期,郑历的头发长了一些,但还是很乱。郑历根本不会打理自己。茉莉学姐微笑着望着她。说道:

  「你知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多好看?」

  郑历知道,女体化的自己有着不错的外貌。但他这几个星期,根本就没有细想过这个问题。身为男人的他根本就是个疏于打理自己的小男生。即使有了女性化的容貌,也根本不明白,这种美丽,能用来做什么。

  茉莉伸手,摸了摸郑历的脸蛋。茉莉并不是因为安慰郑历才这么说的。茉莉是真的觉得,眼前的女孩子,真的是太漂亮了。

  「女孩子,一定要学会打扮自己。」

  郑历有些迷糊,点点头。这几个星期,她想过打扮自己——可根本没有动手——一是因为这对一个「男生」来说太难了;二是因为,她这几周被无数的男人强暴,作为一个女性,她已经丢失了最重要的东西。

  自尊心。

  郑历现在的心态,是自暴自弃的。而唯一能让她明白自己,还是一个女孩子的,就是面前的茉莉学姐。

  茉莉让郑历擦干自己的身子,带她回到宿舍坐好,便开始出门招呼旁边几个宿舍比较合得来的几个女奴班同学过来。大家把各自有的女性化妆用品——这些东西在边慎学园的女眷班在平常不过,但到了女奴班,却都成了稀罕物品——全都交给了茉莉学姐。她们先七手八脚的给郑历开始理发,又开始给郑历除毛。有一个在别的班待过,学过化妆术的同学,给郑历化上了淡妆。

  郑历被人像洋娃娃一样摆弄,本来还有些不自在。半途,她就开始十分享受了……因为,从几个热心打扮她的同学们的手机、小镜子中,她看到了「被打理」后的自己。

  好漂亮。

  郑历似乎是见过这个在手机照片和小镜子中的女孩。她穿着些微有些不合身(别的同学在别的班的时候曾穿过,此时临时借给她的)的「女式」边慎校服,青春,美丽。郑历开始在手机镜头和小镜子面前做着各种表情:娇羞、可爱、闹小脾气、甚至做起了鬼脸。无论是什么表情都能被这个没有死角的可爱少女完全驾驭。茉莉学姐被郑历的各种表情逗得频频微笑,甚至开玩笑似的,朝郑历的脸颊亲了一口。

  几个女奴班的同学,花了一个多小时,在摆弄完郑历这个「洋娃娃」后,翻着存着郑历大头照的手机相册,心满意足的走了。屋子里,只剩下抱着小镜子端详着自己的郑历,和仍然在摆弄着郑历头发的茉莉学姐。

  茉莉学姐看着端详着小镜子的郑历的侧脸,她已经再也没办法忍耐下去了,伸出自己的舌头,温柔的吻住了郑历。

  「学姐……」

  郑历还没有表达自己的惊异,小嘴已经被茉莉学姐的香吻堵住了。

  郑历这几周被无数男人吻过嘴唇,但她以为,现在,才是自己的初吻。茉莉学姐的舌头缠绕着自己的舌头。

  郑历的身体,突然变得好热。她丝毫不会抗拒——自己这具被无数男人凌辱的身体,已经是唯一可以给予自己喜欢的人的礼物了。

  况且,是茉莉学姐。

  两人舌吻了足足三分钟,混合的唾液将两个漂亮的女孩的嘴唇连在了一起。即使这长长的舌吻结束了,两个人还是被唾液连在了一起。

  「在这个鬼学校,我越来越不明白自己的性取向了。」茉莉学姐抱歉的笑笑,似乎是在为自己突然的举动抱歉。

  郑历的大眼睛快速的扫着茉莉学姐的脸。两人的脸贴的非常近。身为男孩的他,是不可能和这个大美人有任何交集的。可身为女孩的自己,却被这样的大美人所爱慕着。

  做女孩子,真是太幸福了。

  「学姐。我好热。」

  茉莉学姐将自己的两个胳膊搭在郑历的肩头。轻声说:

  「妹妹,喜不喜欢姐姐?」

  大美人挑逗的问着郑历。郑历头一次发现,自己是如此需要学姐的体温。
  「姐姐……我们今晚……今晚一起睡好不好?」

  大美人微笑着,朝郑历的脖子上吻去。

  啊……姐姐你好厉害。我……我好舒服。

  「傻姑娘,这刚到哪里?」

  茉莉学姐笑着,伸手朝隔着衣服的郑历乳头上撩去。

  「啊。」

  郑历轻声叫着。低头,闻着茉莉学姐头发里,洗发露的香味。

  「妹妹,你的名字太男性化了。从今天起,给自己起一个女孩的名字吧?」
  茉莉学姐的吻伸到了郑历的耳垂上。她吸着郑历的耳垂。郑历舒服的高声叫了起来。

  爸爸妈妈……叫我历(koyomi),是因为我的中文名字……也是这个字,念(li)。

  「Li?Lili吗?百合子?」茉莉学姐在边慎学园的花名,也是鲜花的名称。她不懂中文。只是觉得,如果妹妹的化名也是鲜花的名字,她简直不能更爱这个妹妹了。

  「百合子吗?这个名字太土啦。我还是用英文好不好?lily?」

  茉莉学姐不置可否,她的兴趣还是在郑历的身体上。她已经解开了郑历的扣子,开始吮吸郑历的左乳。一只手,已经开始掀开郑历的内裤,轻柔的搓弄起了内裤的阴蒂。

  「啊……姐姐你好棒。」

  「Lily,你已经出水了,原来lily是个小骚货。」

  郑历真的不知道,原来性爱是如此舒服的事情。尤其是女孩子,如果每次都能像今天的茉莉学姐一样,让她如此的放松,自己也许真的会成为一个小淫娃。她开始哼叫着,想补偿一直挑逗她的茉莉学姐。学姐任她解开自己的男式汗衫,一对巨乳跳了出来。

  可郑历是在是被爱抚的太舒服了。况且,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为学姐做些什么。学姐见郑历几乎要被她的爱抚爽晕过去,便褪下了自己的内裤,又脱去郑历不合身的衣服。把娇小的裸体郑历抱到了自己的床上。

  「当女孩子,是不是很舒服。」

  「嗯……是的……谢谢姐姐。」

  茉莉学姐将自己的下体和郑历的对在了一起,她抱起了郑历的一只大腿。郑历也学着她,抱着学姐伸过来的一只修长的大腿。两人的下体开始磨了起来。
  郑历的下体已经湿润的一塌糊涂了。下体的摩擦,让两人都开始淫叫了起来。
  「学姐……学姐,好爽……丽丽……丽丽要不行了」郑历把自己的名字放在自己说的话里。但这一次快乐的性爱,似乎让她觉得,就这么成为一个可爱的少女,她也十分愿意。

  「丽丽,加油。」茉莉学姐也很少和女孩子进行女同的性爱。但这两年的经验,让她知道,女孩子的性爱快感,并不一定是要被阳具插入的。这样,这样摩擦着大阴唇和阴蒂,对女孩来说,已经足够了。

  啊……丽丽要被干死了……姐姐你再快一点……姐姐……啊……丽丽要去了……要去了。

  郑历,管自己叫做「丽丽」的郑历,在经历过几周强暴后,第一次真正享受到女性的高潮。郑历的淫水喷到了茉莉学姐的床上。而这一切都没有结束。茉莉学姐又开始第二轮爱抚……

  两个小时后,已经是深夜了。精疲力尽的两人赤裸的紧紧抱着,大声的喘着粗气。茉莉学姐给了丽丽好几次潮,直到脱力的郑历,再也无法抱起茉莉学姐的腿。

  「丽丽是谁?」

  「是我啦。lily的中文音译啦。学姐,这个名字好不好?」郑历在性高潮下,给自己起了个新名字。她现在觉得很不好意思,脸颊绯红。

  「好,」茉莉学姐亲了亲「丽丽」的脸颊:「在边慎,要学会隐藏自己。」茉莉学姐的脸变得有些严肃:「我们不像那些女眷班的『大小姐』们,仅仅只是进行了一场三年期的女性向恋爱游戏。那些痛苦的回忆,会承载在这个化名上,一旦毕业,就会消失的。」

  「茉莉学姐,你的真名是什么?」

  「等我毕业后,在告诉你好不好。」

  「嗯……学姐,你毕业后,就变回男生了吧……你帅不帅?那时我只是高二,到时候,我当你女朋友好不好?」郑历像个傻姑娘一样问道。但她对学姐的好感,却是再真挚不过的。

  学姐愣了一下,轻轻的捏了捏郑历的脸蛋。捏了好一会儿。却说起了别的话题。

  「你刚来不久,知道边慎学园的传说吗?」

  「什么传说?」

  「是我的学姐告诉我的。你知道,边慎学园女体化的学生,都是被迫的。但是,总有那么几个学生,是真的希望自己变成女生的。」

  「嗯。」郑丽丽点点头。成为一个真正的漂亮女孩子,对现在的她来说,一点也不难理解。

  「因此,如果你在边慎学园读书期间,遇到一个真正喜欢你,爱你的男孩子,并和他在一起做爱,最后成为他的专属女眷。到时候,如果你愿意,就可以向仙台五老要求,在毕业后,保留女体,成为真正的女孩子——这就是边慎的传说。」
  丽丽没有说话。看着一字一句讲述传说的茉莉学姐,她似乎明白了:不论传说是真是假。面前这个大美女,无论在这个学校遭受过什么痛苦的记忆。她对自己变成女孩子这一点上,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郑丽丽探上去,主动了吻起了茉莉学姐。茉莉学姐没有拒绝。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