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美味佳瑶】(19)【作者:晓秋】
【美味佳瑶】(19)【作者:晓秋】
原作:米达玛雅
修改:晓秋
字数:55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九章

  阳光西落,夜幕上迎。

  深夜的黑暗,佳瑶孤寂地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座椅,双手枕在桌上,看着前方的会客区,一脸迷茫、沉默无语。

  空气中早已没任何奇怪的味道,如同往常剩下清洁剂以及军营的固有氛围,但她仍是若有似无地闻到一股不知怎么描述的交欢残留,混合自己的鹹湿跟奶水,还有……彦廷的浓烈腥臊。

  内心纠结地闭上眼,昨晚的场景又在脑海里出现。淫荡下贱的自己,正在茶几上,被下属班长用他巨大的肉棒给贯穿。且自己的两条腿就欢愉地挂在他的肩膀上,随着活塞运动飞快地舞动。不用说,满嘴的荒淫媚惑,历历在目。

  不要!

  心中一惊,佳瑶连忙睁开眼,脑中的欢爱画面也跟不见,只留下面前的会客桌椅,无声地诉说残忍的真实。

  ……我,真是太丢人了……

  不像上次有被彦廷给录影下来,昨夜没有摄像,更也没有机会,然而所有的情境却是被牢牢烙印在灵魂上,一幕幕彷若定格的胶卷,改变不了她被彦廷操到高潮的事实,最丢脸的是还被玩弄到失禁喷尿……简直就是个笑柄。

  「唉……」佳瑶扶着额头叹口气。

  她没有为彦廷把她干到崩溃而心怀怨恨,也没有为了把学妹同样玩到瘫软而幸灾乐祸。她发现,这些举动不过是饮鸠止渴,再怎样也消除不掉她内心满满的矛盾。

  看似发泄的举动,反而是另一种情绪的累积。然后,处在边缘。

  有愧咎、有担忧、也悲哀,彷彿平静且稳定的人生,刹那间乱了套。然自己就宛若一叶扁舟,也随着波涛起伏般时强时弱的欲望海流,无助地在上面飘荡,找不到靠岸的角落。

  每次以为要登陆的时候,就会遇上高强度的冲击,将她打回欲海。无奈下,佳瑶仅好接受这难受的现实,不自觉眼泪也流下……

  拿出手机,选择老公的电话,按下拨话键。

  「喂……老公,是我。」没几声就接通,另一端就出现财德的声音,「你…
  你睡了吗?有没有吵到你?「

  「没事,你打给我,不管何时我都会接。」温文儒雅的老公,语气有点疲累跟模糊,说着平凡却充斥着满满温情的话语,「怎么了?都快十一点,你今晚排哨吗?」

  哪怕因为上次外遇的事情依旧有点疙瘩,不过两人的感情依旧浓烈。特别是彼此坦白潜藏许多年的秘密后,小小芥蒂已然是瑕不掩瑜。

  「没有,单纯睡不着。」佳瑶把满腹的莫名委曲含在嘴里,硬气地不一开始把实情给说出。

  「很难得,要知道你的生活作息向来规律,甚至比成汉还准时。」财德忍不住开起老婆的玩笑,还拿儿子来对比,「不过,他已经睡了,需要我叫他起来接电话吗?」

  「不不,让他睡。他还是孩子,多睡才会长得快。」佳瑶连忙拒绝。

  听到儿子的名字,佳瑶莫名地漾着满足的情怀。有老公跟孩子,才是属於她自己的家庭,产生强烈的归属。不过,当丈夫用儿子来取笑她时,她还真想扑上去狠很咬财德一口。

  可是,「咬」这个动词,不知为何有种羞耻的感觉,瞬间让她联想到头下脚上帮老公吞吐的画面,不自觉地紧紧咬着嘴唇,心中荡出滔天的害臊。

  「嗯,我们都在等你周末回家喔。」马上,财德的话语又把她从记忆唤回到现实。

  「是…好…」最简单的期盼说出口,佳瑶就感觉鼻子一酸,眼泪又止不住地流出来。坚强的假面随着老公的几句话语,刹那间崩解,「…老公…我……」
  「怎么?」

  「我等不到周末…」佳瑶有种做错事小女孩的心态,惟惟诺诺地说:「…明天就想回家。阿德,好吗?」

  突然间,温情的气氛停顿了几秒。

  「…你,明天要回来?请假吗?」话筒的另一边,丈夫的反问有点迟疑。
  几乎同时,佳瑶跟着冒出奇特的直觉:「不行吗?老公。还是说,你明天有事情,不…不在家吗?」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财德莫名的掩饰定格,让她的视网膜闪过先生外遇那晚的场面,在原本属於自己的位置上,用后入的体位,抽插着她以外的女人。
  「张财德!」立即,她忍不住地又说:「难不成,你跟小狐狸精还有联系!」
  拔高的语调,不受控制的莫名怒火刹那间爆发。

  「不是这样,我没有跟她有任何联络。这点,我发誓。」财德坚定无二的口吻,打消佳瑶的疑惑,「只不过……我明晚的确有点事情。」

  「公事吗?」她试探性地问,「老公,我们不是说好不再隐瞒彼此吗?」
  空气忽然安静,又是一小段沉默。

  「嗯…不算公事。」似乎可以感觉到老公的嘴唇正在蠕动,最终还是坦白地说:「有个同好的私人聚会,邀请我去。」

  他尽可能地让语气稀松平常,可是佳瑶仍听得出他很紧张。

  「同好…的私人聚会吗?」她吞了一口唾液,「是『那个』的聚会吗?」
  嘴巴里「SM」两个字,尴尬害羞地不敢说出口。

  「…是『那个』的聚会,没错。」停顿数秒,财德缓缓地补充说:「本来,我是打算携伴参加的。不过从上次那件事情后,我已经跟『她』彻底断了联系,因此明天的聚会,我是打算独自参加。毕竟,我答应举办人要去的。」

  听到老公毫无犹豫的答案,佳瑶不知为何内心产生难以言喻的悸动。方才悬在半空中的一颗心,又再次稳定下来。

  「那孩子呢?」佳瑶跟着提问。

  这时,她内心有个想法。

  「不用担心,成汉明晚由我爸妈照顾。他们俩想孙子了,想说接孩子过去住个几晚。作业问题,我也交代过了。你知道我父亲的,在学业上是从不妥协。」
  财德有条理地回答,「要不是他们的临时提议,我原本也不会参加聚会…不过,倘若你觉得不妥,我就不去,真的。现在我就传讯息给举办人,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老公鳖脚的解释,听得佳瑶忍俊不禁。

  「不,我不是那意思…」佳瑶感觉自己的心跳正在加速,怦怦然地剧烈敲打着,试探着问:「…我是说如果…如果我请假回家,想跟你一起参加,你…你会带我一起去吗?」

  她从没这么紧张过,就算是面对长官,或是人生大事,甚是是生孩子时,都没有现在这番忐忑不安。好似未经人事的小女孩,既期待又怕受伤害。

  「老婆你…你刚说啥?」电话一头的财德,发出难以置信的疑惑,「你的意思是说…你想跟我一起去…去参加聚会?!」

  「嗯…」佳瑶娇嗔,声若细蚊,「…不行吗?」

  她的脸蛋发烫炙热,肯定是红到不行。说话也吞吞吐吐,彷彿每个字都用尽她的力气,使尽全力才能说出来。

  「不…可,可以的。当然可以…你不排斥的话,我是很乐意的。」老公的声音有些发楞,却是混杂着难以形容的异常雀跃,更进一步地询问说:「可是…可能会有许多比较超过…的调教项目……嗯,你懂的,甚至可能会有做爱…或,或是杂交…嗯……」

  他逐渐粗重的鼻息与颤抖的话语,正出卖他此时逐渐激昂的情绪。

  同时间,佳瑶也觉得自己的血液正在沸腾,加压地在全身上下流窜,最终汇集到她的小腹间。

  一股热流蔓延,蠢蠢欲动的受虐之心被唤醒。

  「没关系的,我…我想参加。老公,带我去吧……」佳瑶羞耻的回应,「我相信,你会保护我,对吧?」

  「这是当然的。不保护你,我又能保护谁?」财德似乎是获得老婆的认同,不自觉地放松起来,「嗯,那明天晚上你先回家,我们再一起过去。」

  「需要我准备特别的服装吗?」

  「你是说…军服吗?」老公试探地问着,但口气出卖她的情绪。

  「哼,才不会这样便宜你。」佳瑶嘴硬地反驳。

  「那么,明晚见,早点睡吧。」

  「嗯……好梦。」

  通话结束,原本沉重的压力早已消散,反而是期待明晚的行程。有让佳瑶陷入奇妙的幻想中。

  ……老公说……会有比较超过的调教项目……是指在众人面前被调教玩弄吗?犬爬、鞭打、按摩棒刺激……在他们好友或是陌生人面前……这也太刺激吧!
  ……嗯,还有杂交……就是完全被扒光,被当成母狗任人宰割吗?然后被一群男人用精液内射,或是淋在身上,简直就像是肉便器呀!

  立即,她就想到白天玩虐学妹蕙玲的场景。母畜模样的女中尉,浪荡下贱的喷溅的淫汁,在她专属的办公室,被自己调教到欢愉绝顶。然后…明晚就是身为人妻的女少校军官,被自己的老公同样无情地对待吗?

  ……母猪……无耻淫荡的母猪,鼻孔被钩子拉高,像头真正的畜生,噗唧噗唧地浪叫着,勃起的奶头外露,喷着香甜的奶水;四肢跪趴,迎接着男人的无数肉棍,就算还穿着部队的军服,却没有任何身为军人该有的仪态,只能被操得不要不要……

  ……被谁操呢?肯定是老公……用近日最有感觉的M字开腿,要求两手架起自己的大腿,让财德狠狠地插入,性器完全契合,毫无一丝空隙。

  下一秒,她脑中的形象便从扬躺的姿态变成后趴,老公的肉棒由下而上地没入,自己的屁股后方则出现另外一个人的身影──

  彦廷。

  双手抓着她的腰,粗大的阳具对准屁眼,后入的体位,一鼓作气地插进。
  「唔…」佳瑶瞬间感觉菊花一紧,「…会,会裂开的……」

  不过,无论怎样的收缩与抗拒,依旧阻止不了下属班长年轻又有活力的粗大阴茎入侵,撕裂她的菊蕾,挺入到深处。

  两穴被同时贯穿,她彷若三明治中间的内馅,被两个在她心里佔有份量的男人给夹攻。然后,清晰地感受到,下身的两根雄物,隔着一层肉膜,正在进进出出地运作。

  「呼…呼……」她身陷在幻想的聚会当中,无法自拔。

  ……其他人都在看着自己……看着母猪的自己,被两个男人给同时抽插。不过下半身塞满,上半身呢?

  看不清面貌的男人们一个个靠近,解开自己的裤裆,掏出勃起的老二,要自己来帮忙打手枪。

  「不……」佳瑶害臊地娇嗔着。

  可是,两手却是不受控制地一左一右各自握起。体悟着从掌心传来的滚烫热度跟黏腻的湿滑,还有雄性生物特有的骚气呛入她被拉扯的鼻孔,不自觉地张开嘴巴来呼吸。

  「噁呕……」眨眼功夫,又一根肉棒趁乱顶住她的小嘴,完全没入。

  最终,她守护不了任何的防线,被五个男人给欺负……

  顿时,她恍然惊醒!

  臆想的画面消散殆尽,但自己不知何时把手伸进的短裤深处,里面湿腻滑黏不堪,指头已经在洞口边缘挑逗着。麻痒、飢渴,还有湿滑的触感,沿着指尖的神经传递。无从控制地破开阴道口的发烫嫩肉,一根两根地闯荡扩张。

  「嗯啊!」嘴角的娇喘,真情流露。

  眼神涣散,欲望迷濛,失去理智的佳瑶从椅子起身,前倾地让上半身压倒在办公桌上。

  短裤焦躁地被脱下,滑落在脚边旁。

  一手在前,一手在后,拚命地把手指插入她的两穴内部。

  「啊……」佳瑶两眼翻白地喘了一口长气。

  淫虐的欲望溃堤,正沖刷着她所有的感官细胞,操控她更加堕入深渊。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骚屄跟屁眼都发出淫秽的声响,伴随着她的手指抠挖,一声一声传进她的耳朵内。明明不是第一次玩弄自己的两穴,但这湿溽的声音骗不了任何人,包含她自己。

  ……不行!太爽了……感觉阴户跟菊蕾都要高潮……这怎么可能!啊!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呀……快,快憋不住啦!

  不知何时开始,佳瑶的肌肤被汗水给佈满,整件草绿色上衣紧贴肉体,随着她颤抖的身躯,荡出起伏的弧线。还有情动漾溢的奶水香气,跟着呼吸一阵一阵地发除淫乱的骚味。

  被挑起的官能,使得这样的元素变得更令人刺激和欲火焚身。她完全搞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变成这模样?

  随时随地都可以发情,然后当场淫乱的骚女。

  不过……身体的本能却阻止她的思维继续蔓延。

  「呼…嗯唔……」

  佳瑶咬着嘴唇,紧闭着双眼,弓起了脊背,全心全意地专注在自己的排泄器官上,放松肌肉,捣弄抠挖,演奏浪荡的噗滋声响不断地放送。

  手指插入,括约肌黏附般的紧压,一阵阵频繁的蠢动,炸裂在身为女性的最深处,疯狂地释放欲望的洪流,反覆地耸动整条直肠地收缩,生动地缠绕住在里面的手指。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仅剩的理性越来越淡薄,手指则是越来越快速。她没有任何停止的念头,就是鼓捣自己,一次又一次地,慢慢攀上云端的欢愉。

  「咿呀!」佳瑶趴在办公桌上嘶哑地低鸣。

  不是阴蒂高潮……也不是阴道高潮……而是,屁眼高潮!

  有种难以形容的超脱感,飘荡在她的意识之间。除了爽快的极乐外,还有深深地被虐情怀,无声地驱使她放纵、堕落。

          ***************

  翌日傍晚,佳瑶在寝室收拾行囊准备回家。

  「学姐,你怎么急着赶着回家去呢?」蕙玲露出不解的神情,她对於佳瑶临时请假这件事情,保持着深度的怀疑,「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吗?」

  对她来说,这时学姐家应该还处於略有尴尬当中,怎么会刻意请假回去?因此,她下意识地避开她先生的有关事宜。

  「是啊,孩子有点状况,所以临时赶回去。」佳瑶面色不改底撒谎,把内心深层的雀跃压抑到最低。接着,略为加快整理的的速度。

  「成汉又怎啦?」蕙玲关心地问,「生病了?还是学校那边出状况呢?」
  「没啥,似乎受寒感冒,还有发烧。所以我有点担心,想说回去看看…」既然谎言开启,仅能圆更多的谎言,「…你知道的,最近新闻说有流行性感冒,我想说带孩子去医院快筛看看。」

  「我就知道交给那男人一点用都没有。」学妹没好气,嘲讽地说:「每天都回家,连孩子也顾不好。你瞧,都需要到医院去检查。」

  「别这样说,他也要上班。」佳瑶稍微辩解。同时,把自己的迷彩上衣跟短裤给脱下,露出姣好的体态。经过这些日子的滋润,又添加瑰丽的妩媚,「有时候,孩子生病都是在学校被传染的。」

  「我才不想听学姐替她说话呢!」

  语毕,蕙玲就像条水蛇般,从后面抱着学姐交缠起来,依依不舍地说:「学姐……我这样会寂寞好几天……」

  食髓知味的她,如上瘾般摆脱不掉对佳瑶的眷恋。特别是最近几日过去的学姐回归,大大满足她的肉体跟心灵,更是难以抗拒。

  要不是身处部队的许许多多桎梏,她天天都想被学姐给蹂躏。在寝室,在辅导长室,或是在学姐的办公室,无时无刻都享受着佳瑶赋予的美好。

  她边用自己的乳房磨蹭起佳瑶的后背,边撒娇地又说:「学姐……昨天你在辅导室超有气场的……我光想就湿淋淋了……要赶快回来,我会很想你的……」
  「你呀。」佳瑶捉狭地说,「我看你又欠收拾了。」

  蕙玲表示认同,笑着回:「如果是学姐,天天被收拾我也乐意喔。」

  「浪蹄子,等我回来好好整治你一番。」

  「随时恭候女王大驾。」

  两人又笑闹一阵子后,佳瑶才驱车离开部队回家。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