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犬夜叉之逆发结罗性虐桔梗】【作者:踏古寻仙】
【犬夜叉之逆发结罗性虐桔梗】【作者:踏古寻仙】
字数: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却说逆发结罗用头发困住了犬夜叉和戈薇,两人都不能动弹。

  逆发结罗嘻嘻一笑,行近戈薇,玉手紧捏其下巴,盯着她的脸蛋看,笑道:「小丫头,你这张脸,让我想起,五十年前见过的一个女巫。」

  「女巫,是桔梗?」戈薇心中疑惑,毕竟很多人都说她像桔梗。

  逆发结罗格格一笑,记忆回到了五十年前。

  一日,桔梗出外除妖,偶然遇到,逆发结罗残害一些男人,不仅砍下了他们的脑袋,还拔了他们的头发。

  桔梗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取出弓箭,对准了逆发结罗,娇斥道:「何方妖孽,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行凶?」

  逆发结罗这才回头,她长得还算娇俏可爱,可是跟桔梗一比,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比起桔梗逊色一些。当然,逆发结罗相中了桔梗那一头乌黑的秀发。
  逆发结罗冷笑一声,道:「我叫逆发结罗,本是一把梳子,经过很长的修炼,出来寻猎物,我看,你的头发很合我心水呢。」

  桔梗哼了一声,道:「那你来送死吧!」

  逆发结罗拔出武士刀,丁香小舌舔了一下刀口,道:「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桔梗射出一箭,逆发结罗挥刀挡下。随即她召来长长的头发结界,混着骷髅头,攻击桔梗。

  「还不赖!」桔梗不敢怠慢,认真迎战。

  逆发结罗的那些长发越来越多,犹如发海,带着一具具骷髅,桔梗漂亮的脸上微红,她注意到,这些骷髅的下体,肉棒还能举起来,虽然已经成了骨头。
  「哼!看你撑多久!」发海之中现身更多尸体,有的还没完全腐烂,肉棒直直挺着,对准了桔梗。

  「哼!不知羞耻!」高冷的桔梗也觉得有些不自在,几根长发刺来,桔梗差点没躲过。

  那些骷髅和腐烂的尸体,桔梗怎么杀都杀不死,而且,他们的肉棒极为恶心丑陋,使桔梗浑身不自在,原本她静下心,是有机会打败逆发结罗的,但她被眼前的事态逼得太紧,都不好意思还击。

  「机会来了!」逆发结罗找到空隙,一手操控那些发海和骷髅,在前面攻击桔梗,自己冲了上去,抬脚踢在了桔梗的背部。

  「呃……啊……」这脚踢得不轻,桔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也就在这个时候,密密麻麻的头发攻了过来,犹如利刀,在她的全身划动。桔梗大叫一声,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衣裳被头发割成了碎片,散乱半空。

  逆发结罗大笑,只见桔梗一丝不挂,雪白诱人的肉体尽现于眼前。桔梗手中的弓箭掉在地上,她想拾起来。弯下腰的时候,她突然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张美丽可人的俏脸,猛然扭曲。

  逆发结罗露着阴险的笑脸,把刀柄插入了桔梗那撅着的雪白美臀之间的屁眼,非常大力。

  有两个骷髅头,钻到了桔梗的腋下,用它们光滑的头,去蹭那白嫩细腻的玉肤。还有一具腐烂的尸体,伸出同样腐烂散发恶臭的肉棒,移到了桔梗的那饱满白嫩的柔软大奶子之上,插入乳沟,磨蹭起来。

  桔梗从未这般遭辱,可她受了伤,无法再跟逆发结罗打了,正想开口叫骂,但是自己敏感的身体却被这么恶心的东西玩弄,简直就是极大的羞辱。想到这里,桔梗的一张如花似玉的粉脸涨得通红。

  逆发结罗大笑不止,从桔梗的菊花拔出刀柄,刺激得桔梗又是一声尖叫,逆发结罗见刀柄的上面沾着鲜血,笑道:「居然没有沾到粪便,看来你的屁眼还挺干净的。」

  桔梗骂道:「妖女……你有种放开我……我们再打过……啊……嗯……」桔梗感觉十分难受,她还是第一次着了妖怪的道。

  「呵!嘴巴还狂,我先不杀你,好好玩你再说,看你还能怎样?」

  在逆发结罗的操控下,接下来的桔梗,将要受到前所未有的羞辱。

  只见桔梗那让人欲求不满的美丽胴体,被逆发结罗的长发吊在森林里,她满身香汗,脸色潮红,贝齿紧咬双唇,她要冷静,不能在逆发结罗的面前示弱,务必找到合适的时机反攻。

  「想硬撑吗?没用!等着瞧吧!」逆发结罗一声令下,那些骷髅头、骷髅架、腐烂的尸体等从发海中纷纷窜出,扑向了一丝不挂的桔梗。

  「哇!」

  「咯咯咯……」

  「叽叽……」

  这些恐怖丑陋的东西发出诡异的声音,扑向桔梗。

  桔梗但觉眼前一黑,浑身上下难受,这些怪物,用它们恶心的部位玩弄着桔梗娇嫩柔滑的玉肤,摸得她全身抽搐、颤抖。

  腐烂的人头用它变色的臭嘴亲吻着桔梗的小嘴,非常放肆,一堆恶心的汁液灌进了桔梗的口腔,使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窒息和恶心。它还含住桔梗的丁香小舌,一顿缠绵、吮吸,恨不得咬断桔梗的舌头。

  桔梗的奶子被这些骷髅的爪子又揉又搓,原本雪白的豪乳被它们肆无忌惮的玩弄,先是一片红肿,紧接着抓出几条血痕。几具腐烂的尸体发出怪叫,用它腐烂的肉棒在桔梗窄紧柔弱的乳沟之中疯狂抽插,插得上面泛起了淤青,一大股绿色的汁液洒在桔梗的奶子上。

  桔梗的蜜穴和屁眼也没好哪里去,一大群腐烂的尸体和骷髅排着队,挺着恶心的肉棒,在桔梗干涸的蜜穴大力抽插,在粉嫩紧缩的肛门野蛮的冲刺。

  桔梗头脑空白,终于,任凭她如何的坚强,她也忍不住了,想放声惨叫,然而,嘴巴被一根又一根的肉棒又进又出,插得她嘴唇发麻胀痛,还喝下了许多恶心的液体。

  桔梗脸色绯红,心中又悲又愤,完全无法躲避,眼睁睁看着一根又一根的肉棒,插进她的口腔,不断抽插,狠狠地撞在她的喉咙,喉咙一卡,卡着巨大的肉棒,使她差点憋死。

  逆发结罗耐不住寂寞,也上前想玩弄桔梗,便先叫那些怪物退下。她上前摸了一把桔梗那血痕累累的玉乳,然后揉了几下自己的乳房,道:「你的奶子够大的,但还是没我的大。」

  桔梗心身俱疲,终于能暂时喘气,她气得想立即杀了逆发结罗,望着自己一片狼藉的下身,又望着逆发结罗,眸中带着怒意,忍着心身的痛,恨恨道:「妖女,你不得好死!」

  逆发结罗一声冷笑,捧着自己的豪乳,拍在桔梗的脸上,打得她身子一侧,差点摔倒。

  逆发结罗大感痛快,她晃动着饱满的乳房,连续不断的抽打桔梗的脸,打得她嘴角流血,头晕目眩。

  逆发结罗大笑,看着桔梗不断喘气,眼神带着不甘,心中很有成就感。
  逆发结罗突然伸出双脚,抵在桔梗的脸上,揉搓起来。

  「我的脚疼着呢,用你那张好看的脸按摩一下吧!」逆发结罗嘻嘻一笑,脚掌加快速度。

  桔梗脸蛋生疼,有些难受,逆发结罗尚不知足,突然伸手一推,将桔梗推倒在地上。逆发结罗直接往桔梗的脸上站了上去,双脚不断揉搓、贱踏。

  桔梗大声呻吟着,她的脸都快被逆发结罗的脚踩得变形了。逆发结罗得意不已,笑道:「我天生裸足,所以脚丫子一直非常脏,从来没洗过,现在,就用你的脸给我洗脚了!」逆发结罗的脚掌带着节奏在桔梗的脸上揉搓,誓要将自己的脚弄干净,脚底的脏东西,尽数往桔梗白净的脸上抹了开来。

  差不多之时,逆发结罗还在桔梗的脸蛋跳动了几下,桔梗时而发出尖叫,等逆发结罗从她的脸上下来时,桔梗被逆发结罗踩得鼻青脸肿,鼻孔还流出血来,原本白皙的脸蛋,被踩得脏兮兮的,上面还能看见清晰的脚趾印记。

  逆发结罗大笑不止,脚趾头捏着桔梗流血的琼鼻,笑问:「贱人,老娘用脚帮你的脸蛋按摩,爽不爽?」

  桔梗脸色铁青,气得想吐血。逆发结罗脱了自己脚上穿的黑色踩脚长袜,已经非常肮脏了,她不等桔梗回答,脚趾头挤开她的嘴唇,将袜子塞进去,笑道:「赏你吃的,不准吐出来!」接着,逆发结罗的拳头用力在桔梗的小腹一捶,刺激得她嘴巴大张,逆发结罗趁势捏紧她的喉咙,强迫桔梗吃下了那双黑色踩脚长袜。

  桔梗快要哭出来了,秀眉紧蹙,垂下头想干呕,却被逆发结罗用脚掌扇脸。
  「我赏你的东西你敢不要?别给脸不要脸!」逆发结罗倒提武士刀,把刀柄插进桔梗的蜜穴,桔梗把头一仰,又是一声惨叫。

  「叫!再大声一点!」逆发结罗大感痛快,她跨坐在桔梗的脸上,尿道口对准桔梗张大的嘴巴,撒出黄澄色的尿液,哗啦啦声响,在桔梗的喉咙里发出响声。
  逆发结罗拿出匕首,去割桔梗的两颗粉嫩乳珠,割完之后,刀尖往那柔软的大奶子穿了进去,让两团乳肉串在一起,同时,更多的鲜血从奶子上流下来。
  桔梗那张美丽的脸已经严重扭曲,浑身颤抖,已经快要撑不住逆发结罗的凌辱。逆发结罗哪里会理她的死活,她脱掉桔梗脚上穿的白袜,见她的一双玉足生得倒是挺好看的。

  逆发结罗嘻嘻一笑,拿起桔梗的白袜,照样灌桔梗张嘴吃下去。吃的过程中,桔梗被噎到,「好心的」逆发结罗再次对着桔梗的嘴撒尿,让她混着尿水,吃下白袜。

  逆发结罗提着一团头发,抽打桔梗的全身,打得她连声惨叫,开口呻吟,浑身带着血痕,有好几处那敏感的蜜穴被长发抽中,使她失神,下体一阵抽搐,阴精涌出,洒在了地上。

  逆发结罗跟那些怪物,像发疯一般,凌辱着桔梗,几个骷髅头咬桔梗那淫荡的屁股,咬得桔梗带着泪花呻吟,美丽的屁股被咬得留下很深的齿印,流出血来。腐烂的尸体伸嘴在桔梗的胯下又舔又吻,时而用没肉的拳头捶打上去。痛彻桔梗的心肺,阴户连续被拳头捶打,肉棒抽插,下体一下子变得不忍直视。

  逆发结罗的武士刀柄在桔梗的屁眼发疯一般抽插,插得窄缩后庭裂口巨大,鲜血、粪便直流,要不是桔梗灵力非凡,不然她昏迷了。

  「嘿嘿嘿!好玩!」逆发结罗拍了一下桔梗那糜烂的后庭,看着掌心的粪便和鲜血,往桔梗的眼上抹开,使她的眼睛被糊住,睁都睁不开。接着,逆发结罗用脸蹭了几下桔梗的玉足,感受着吹弹可破的足心,随即舌头轻吐,对着她玉葱般的脚趾头舔了起来。

  桔梗的阴道被它们射进各种恶心的液体,有黑色、绿色、黄色,也不知是什么液体,泛着恶臭,灌满了桔梗的子宫,多得溢了出来。

  逆发结罗的脚跟踢桔梗的美人下巴,踢得她满嘴是血,口中吐出两颗贝齿,几只骷髅的骷髅肉棒发疯一般捅着桔梗的小嘴,同样撞掉了她的几颗牙齿,掉进喉咙,吞了下去。桔梗吞着满嘴恶臭的液体,还发出恶心的吞咽声,灌得她小腹微微鼓了起来。

  「犬夜叉,你几时来救我?」桔梗总算想起了他,自己遭到这般凌辱,想当初,犬夜叉跟她做的时候,同样有点粗鲁,但她却喜欢。

  桔梗第一次做爱时,犬夜叉的肉棒在桔梗的阴唇刮蹭许久,刺激其性欲,淫水直流,犬夜叉才放心的把肉棒刺入桔梗的蜜穴内,龟头一冲刺,桔梗既快乐又痛苦的大叫一声,一股鲜血从蜜穴直涌,处女膜被戳穿。犬夜叉的肉棒不断往桔梗柔腻的肉壁深入,龟头享受着紧迫温暖的快感。

  桔梗的玉手搂紧了犬夜叉的肩膀,一双修长的玉腿夹住他结实的腰眼,雪白的玉体大幅度地扭动,配合着犬夜叉肉棒的抽插,不时发出痴迷的哼叫。

  犬夜叉大为享受,睾丸撞击着桔梗的阴阜,啪啪啪作响,紫黑色的大龟头每一次都吻中桔梗柔弱的花心,噗噗噗作响。待犬夜叉的龟头一阵抖擞、跳动,大量的精液尽数射进桔梗的花心内。

  两人意犹未尽,桔梗穿着白袜的玉足把犬夜叉的肉棒夹住,揉搓起来,细心又温柔。白袜玉足的柔软感,如此舒服的足交,使犬夜叉快乐地高声大叫。
  在桔梗的白袜玉足耐心揉搓之下,犬夜叉的肉棒再次硬了起来,桔梗脚下不停,直到美脚出汗,白袜沾上汗珠,犬夜叉咬紧牙,感觉到了射精的时刻,他一把抓起桔梗的脚,脱了她的袜子,把肉棒插进袜里,发狂地撸动,把全部新鲜滚烫的精液射进了桔梗柔软洁白的袜子里。

  犬夜叉把装满了阳精的白袜往桔梗的嘴里塞进去,然后站在了桔梗的俏脸上,肮脏的双脚跳动了起来,硬灌桔梗吃下两只装满了腥臭阳精的白袜。

  桔梗一阵窒息,喉咙呛得闷咳,脸蛋被踩得疼痛无比。犬夜叉嘻嘻笑着,脚趾头狂戳桔梗的眉心、琼鼻,将脚底的脏东西,尽数往桔梗的脸上抹了开来。桔梗那原本白皙干净的俏脸,沾满了犬夜叉的脚印。

  此后,犬夜叉口味越来越重,喜欢用不断喷精的肉棒狂抽桔梗的脸蛋,抽得桔梗白花花的脸又红又肿,那双雪白的大奶子也是被肉棒抽得留下了难看的印记,乳头沾满了阳精。犬夜叉每次插桔梗的后庭,都要用爪子猛力去抠,挖得那肛门皮肉严重受损,鲜血直冒,犬夜叉才满意地挺着肉棒插进桔梗的屁眼,借着血的滋润,龟头狂捅紧缩的屁眼,桔梗不再冷若冰霜,一秒变成淫荡的骚妇,仰头大声呻吟。

  桔梗刚回忆到这里,逆发结罗突然踮着脚尖,蹲在桔梗的头上,撒起了尿来。
  桔梗只觉得脑袋一热,耳边听到清晰的声音,大股骚臭的液体从头顶秀发分散滴落,流了她一脸,眼睛登时被糊住。

  逆发结罗大笑,手掌拍打了一下桔梗那张沾满了尿液的脸,道:「贱人,被老娘的尿水洗头,舒服吗?」

  「你……你……」桔梗气得说不出话来,差点被气得吐血。逆发结罗轻蔑地瞅了桔梗一眼,突然,逆发结罗的一双美腿夹住了桔梗的脖子,使劲扭动,桔梗一下子呼吸困难,粉脸涨得铁青起来。逆发结罗随即一拳,捶在了桔梗的腹部上,打得桔梗张嘴惨叫,但觉腹部一阵翻滚,昏了过去。

  噩梦还没有完,逆发结罗把桔梗带回了自己的洞窟,桔梗迷迷糊糊的醒来,惊讶的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可怖的洞窟,四肢被头发绑住,以大字形挂在半空,周围全是密密麻麻的头发,还有数不尽的骷髅和尸体。

  只见逆发结罗非常淫荡的半诡着,张开樱桃小口,去吮吸一具腐烂发臭的尸体的残缺肉棒,津津有味,随后一口吃掉了那根肉棒,嚼的啧啧一声。身后有一架骷髅,挺着它的骷髅肉棒刺入逆发结罗的屁眼,进进出出,速度犹如音速那班飞快,捅得逆发结罗不断娇叫,雪白的大屁股一摇一摆,非常淫荡。

  各种恶心的骷髅和尸体凑近了逆发结罗,将各种恶心的液体从头到脚射她一身,逆发结罗还很淫荡的舔着两只玉手上的汁液,津津有味。

  这时,逆发结罗发现桔梗已醒,便走了过去,捧着硕大的玉乳,抽了一下桔梗的脸,抽得她娇叫一声,随即揪着她的头发,道:「醒了吗?来,先吃点早点,然后我们再玩玩。」不等桔梗回答,逆发结罗拍拍掌,那些恶心的尸体,挺着肉棒,或张大臭嘴,对着桔梗的身体,喷射出大股不明液体。

  「呜呜呜呜……可恶……」桔梗无力地轻声抽泣,向来高傲的她,恨不得现在死去。她的玉体一下子沾满了这些脏东西,从头到脚被不同颜色的液体,完全打湿,有很多都流进了她的嘴里。桔梗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其中有一只她穿过的白袜,那是逆发结罗昨日灌桔梗吃下去的。

  逆发结罗蹙眉道:「喂你这个居然全吐了,那好吧,给你吃点更好吃的吧!」
  话音刚落,四面八方涌来很多长长的头发,桔梗还没来得及喘息,眼前的情景把她吓得花容失色,一团头发猛然往桔梗的小穴钻了进去。

  「不!」桔梗尖叫起来,下体火辣辣的剧痛不适,还酸痒无比,使她差点崩溃。又长又密的长发死命往桔梗的蜜穴钻入,滑过肉壁,刺中了桔梗的花心。又有另一团长发,挤开了桔梗的嘴唇,撞掉了桔梗的大牙,深深地扎进桔梗的喉咙。桔梗的后庭,也被一大团长发慢悠悠的钻进去,越来越深,尖锐的长发,直扎得直肠受损,鲜血顺着头发流出。

  桔梗的大奶子被长发勒了起来,把她那本就硕大的雪乳变得更加坚挺,同时勒出了很多殷红的血液,那长发还继续从桔梗的小腹、玉背绕了好多圈,将桔梗整个人都捆得死死的。

  桔梗意乱情迷的闷哼,声音荡人心魄,像吃了春药一般,她完全失了神,身体的扭动,也慢了下来。

  一批接着一批的长发,轮流去插桔梗的小嘴、蜜穴、屁眼。桔梗的喉咙都要被长发刺穿了,声音变得沙哑了起来,同时,她满嘴洁白的贝齿,终于还是被长发撞光了,丁香小舌七疮八孔,嘴角裂开了开来,弄的她满嘴是血。桔梗的蜜穴,也是血肉模糊,阴毛被撕扯掉了一大片,带着鲜血,而她的后庭,被严重撕裂了,流着血和粪便的肛门,几乎能塞一只鞋子进去。

  逆发结罗狂笑不止,看着桔梗灰头土脸,蓬头垢面,散发着无限情欲的胴体,如今是遍体鳞伤。

  逆发结罗砍了两根肉棒过来,不顾桔梗的痛苦,在桔梗那被挖掉了乳头的两团奶子上将肉棒插了进去,殷红的鲜血涌得更凶了,桔梗双腿一蹬,浑身抽搐,小嘴无力地喃喃不断。

  逆发结罗将桔梗整个人倒掉起来,用脚踢了一下她的脸,踢得桔梗涕泗横流,笑问:「贱人,舒不舒服?」

  桔梗红肿乌黑的脸带着恨意,瞪着逆发结罗,用无力但带着愤怒的语气说道:「贱人,若我有来世,一定会杀了你报仇雪恨!」

  逆发结罗笑得更欢了,道:「你还想转世杀我?做梦吧你!」逆发结罗双掌一拍,身后一堆的骷髅和尸体,争先恐后地扑向桔梗,再次玩弄她的玉体。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