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娇羞美熟妇】【作者:不详】
【娇羞美熟妇】【作者:不详】
刚才蛇堆里过来,才发现,自己身上那件衣服已经不适合再穿了,烂就不说了,关键是臭,腥臭,十分恶心的味道,聂北把伴随了自己成十天没洗过一次的军装脱掉,身上只剩下一件底叉,和手里拿着把军用匕首。聂北知道,这是冬天无疑,可只穿一件底叉的他竟然感觉不到冷,这让聂北诧异的同时也大概的猜到这是那红蛇咬了自己的原因。
  聂北一直向道路那边走去,到了道路上或等车经过搭顺风车,或顺着路走,总能找到有人的地方。
  聂北经过河边的时候跳进去洗干净身上的味道,再把底叉扭干然后穿上,接着上路,三两公里的路程在心境大宽的聂北脚下是不经走的,在离道路还有三四百米的时候,聂北忽然一个警觉,闪身贴着树木,静静细听,只听到一阵仿佛布料碰触的沙沙声,离自己不远,在这样的野外,经历了这么多怪异事情的聂北不敢轻易的以为那是人在活动,即使是人在活动聂北也得小心谨慎,再说了,他还不知道对面沙沙声之后又安静下来到底是什么情况。
  聂北凭着军人的警觉和灵巧慢慢的向刚才判断的位置潜进,周围茂密的树木草丛帮聂北帮。
  聂北小心翼翼的潜到最密的那堆草丛外,匕首在握,小心谨慎的伸出左手拨开一丝草丛,往草丛深出望去……
  只见一个体态丰盈腴满的妇人,如云高发盘束成一个堕马鬓,横插一根玉白色的发簪,几许金丝步摇缀在发簪末尾,巍巍颤颤的;额前坠下几镂黑发,甚甚遮挡住半边光亮的额头,其上一点斜插着镂金丝空的华胜头饰,把那仿佛摇摇欲坠的如云秀发固定在脑儿侧,美不胜收。
  一张高贵秀丽的瓜子脸看去平静似水,眉心有一颗美人痣,点缀起来更显圣洁,一双似水瞳眸顾盼间荡人心魂,直秀秀的鼻子下是一张带着丝丝笑意的红润小嘴,而,让人恨不得跑上去亲上一口,配合整张脸看去,柔媚又不失淡雅,宜喜似嗔间尽显风情万种。
  更让人血气上涌的是身材丰腴修长,上身一件粉红色窄袖短衣外套着一件纯棉白色对襟长袖小褙子,高高耸起,只把纯白色棉质长袖小褙子撑得隆隆的,一道弧线犹如半圆。一件白色纱质宽袖的披风犹如羽毛一般轻挂在她那柔软的肩膀上,顺着身体那道迷人的曲线下垂。纤细的腰间一条淡淡碧绿色腰带紧束,把她那迷人的身段勾勒得犹如妖精般勾魂。
  最让聂北受不了的是她现在正弯下腰撩起腰部以下的罗裙往腰带处别,她那对优美且庞大乳房的在她弯腰的时候一颤一颤的,荡漾着聂北心中的那团火。
  这时候只见那绝美贵妇人把穿在的那条白色褒裤幽雅的退下,露出浑圆修长的白嫩大腿,两根部那块的黑色森林都露了出来,只看得聂北双眼瞪直口水直流,整个人呆呆如,心中的火却越烧越旺,胯下的小兄弟以看得见的速度奋起,只撑得仅剩的那条底叉犹如个蒙古包,仿佛就要扎穿了,聂北感觉到膨胀欲裂,十分难受,身上的热度犹如被红色咬的当天那么热,一双眼开始慢慢赤红,配合着他手上的那把匕首,他整个人仿佛择人而噬一般,楞是吓人。
  绝美的贵妇人怡然未知,只见她轻轻退下自己的贴身褒裤后慢慢的蹲下去,却是正面对着聂北,‘山丘’中间那条‘峡谷’因为蹲下来的原因微微分开,露出其间的嫩红,那颗葡萄犹如一个毒丸,侵蚀着聂北仅剩不多的那点理智。
  咝咝响声传来,却见绝美贵妇人蹲下后一道晶莹泛白的水从‘峡谷’中喷射出来,打在地上犹如打在聂北的心坎上,这‘水’熄不灭聂北小腹那团火,反而让聂北越加的高涨,只见聂北那张帅气的脸已经开始涨红,呼吸微微有加速的趋势。
  绝美贵妇人方便完后轻轻呼了口气,却不急着站起身来,而是伸出那嫩百的柔荑到腰间,取下一张秀着花的手帕,然后轻轻的拭擦着周遍的些许水迹,再用手帕拭擦花朵口,只见她轻轻一擦,却是忍不住轻吟一声。
  她那一声轻吟,犹如黄鹂清叫,消魂蚀骨,聂北仅有的那点道德和法律的束缚瞬间断裂,犹如发情的公牛一般拔开草丛冲上去……
  聂北一动,绝美贵妇人便惊醒过来,本能的轻呼一声:“什么人?”
  她两手抓起褒裤迅速的站起身来,可这时候聂北已经到了她身前,在她还未来得及看清到底什么人的时候聂北两手一抄一带一搂,“啊……”
  绝美贵妇人轻呼声中,聂北把她那香风阵阵肉欲的身子紧紧的抱住,冲势太块收不住,或许说是无意收住,顺势倒下,直把绝美的贵妇人压在草地上,聂北结实的身躯紧紧的贴压着,享受着那份舒适消魂。
  绝色美妇人见是个英俊却光着身子的男子压在自己身上,要命的是自己因为刚刚方便完还未来得及提上褒裤,一丝不着,而男子那雄性标志却硬邦邦的顶在自己羞人的地方,绝色美妇人既羞赧又愤怒,推攘着聂北庞大结实的身躯,可怎么推都推不开,聂北左手颤抖着向绝色美妇人那座高耸的乳房抓去,抓上去,那份柔软温润的感觉让聂北觉得身上的热度会消退些须许,聂北不由得用力揉捏起来。
  “啊……”
  绝色美妇人的乳房被聂北这么一抓一捏,浑身臊热羞愤,还有点发软用不上力,她压制着自己的声线愤斥道:“淫贼,快放手。”
  聂北见她不敢声张大呼喊叫,顿时更加放肆,左手揉捏着她那柔软滑嫩温润的乳房,右手袭向她双腿根部的花田部位,聂北袭失败,只见绝色美妇人死死的夹住自己那双嫩白的大腿,发现聂北的企图后惊慌失措的抓住聂北的右手,怎么都不让聂北得逞。
  “快住手……喔……再放肆我就喊人了。”
  绝色美妇人色厉内荏的喝斥着聂北,却忍不住被聂北揉得呻吟出声,她又羞又怒,却发现自己身体人男子的肆虐辱之下竟然起了反应,在他的揉捏下上面的樱桃慢慢变硬,绝色美妇人羞得无地自容,可她一只嫩手再怎么用力也无法拉开男子那只肆虐揉捏的手,只见她急得都快哭出来了,泪水在那双明媚的眼睛里打转,显得十分的柔弱可怜。
  聂北现在已经丧失了理智,根本听不进她的警告,见她娇艳的红唇吐气如兰十分,忍不住凑上嘴去就要亲,绝色美妇人把玉面一偏,错开了聂北凑上来的大嘴,几番尝试不得一亲芳泽,聂北急得浑身臊热,抽出双手扳住绝她的玉面,快速的附上嘴……
  “呜、呜、呜……”
  绝色美妇人头不能摆,嘴又被聂北吻上,只能发出阵阵的哀呼。
  聂北的舌头在她绝色美妇人紧咬的牙缝处悠转顶钻,却怎么都进不了她的香津潺潺的口腔里,聂北抽出一只手来,狠狠的向她那高耸柔软弹性十足而又温润的山峰抓去,用力一捏……
  “唔……”
  绝色美妇人忍不住在喉咙间吟呼一声。
  聂北顺势把舌头溜进她那香津潺潺的嘴内,灵巧是舌头追逐着她的柔软,逮住纠缠着。
  聂北双手已经离悄悄离开了她的脸,一只爬山一只摸水,只是摸水的那只紧紧的被绝色美妇人抓住不放,聂北几番努力还是不行,惟有先抽回来双手揉搓着她那双高耸柔润的山峰。
  两面进攻让绝色美夫人双额如火烧红云,一双贤惠慈柔的眸子紧紧的闭着,喘息越来越沉重,玉雕般的鼻子发出阵阵的鼻音,“唔、呜、唔、呜……”
  在聂北霸道而不舍的纠缠下,她觉得自己的嘴麻了,心也麻了,更要命的是身体也开始麻了,用不上力,原本激烈挣扎扭动的身体这时候也慢慢的停了下来,软绵绵的躺在草地上任聂北施为,只是最后的禁地她依然保持着足够的警惕,死死的护住、夹紧。
  一段超长时间的湿吻和用力的揉搓,绝色美妇人眼色已经开始迷离,身体底处的早已经被激发出来,只是传统的道德观念让她一直苦苦支撑着,她迷糊间觉得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少去,直到上身感觉到一阵阵凉意时才惊醒过来,自己被脱光了,绝色美妇人又羞又怕,可是身体发软,根本无力反抗,只能在喉咙里发出阵阵的哀鸣:“呜……呜……啊……”
  聂北松一个长吻结束,绝色美妇人起伏,娇呼呼的喘着粗气,脸色如潮,鬓发散乱,眼睫毛一阵一阵的颤抖着,显示出她内心的惊慌和紧张,“求求你放了我,呜……”
  绝色美妇人两行清泪在绝望中流了下来。即使她身体产生了本能的反应,有了肉欲的,可是她是个传统的女人,丈夫好几年不能人事了,整日沉醉在书法上,但她一直克守妇道,却想不到在这里被一个陌生的男子猥亵,随时失去比生命还重要的清白,她如何不急?虽然坚强,但始终是女人,反抗也是如此的薄弱无力,一急就忍不住哭了出来。
  聂北丧失的理智在女人的哭声中恢复了些,揉捏着绝色美妇人那两只柔软不失弹性滑腻又温润的山峰的双手也停了下来,聂北脑袋似乎还有点迟钝,视线聚焦在被自己压在身体下态丰腴的绝色美妇人身上,正确点说应该是聚焦她那双高耸的山峰上,只见自己两手无法完全把握得住,露出的部位能明显的看到丝丝的青筋,那是静脉血管,聂北双眼那赤色依然没退,他无法消退,只有发泄,可是这时候他的理智恢复了些,内心在挣扎着……
  绝色美妇人见聂北停下来了,心不由得一宽,觉得这男子还未到不可救药的地步,睁开那双似水的眸子,这时候她才仔细的看清楚聂北的脸,一张英俊的脸,那双微微赤红的眼睛……那头短发……绝色美妇人只觉得这男子一张脸英俊,但其他都显露着怪异,而且这时候他还……绝色美妇人那娇柔的身体不敢乱挣扎,她怕打破男子的心态,她知道对方好象在做内心挣扎,而是柔声说道,“你、你放开我,我不会怪你的,您只是一时冲动做错了事,只要你放了阿姨,阿姨不会怪你的,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吗?”
  她发现聂北年纪不大,所以尽量以长辈的语气柔声和聂北说,聂北抬头望了一眼她那张倾城倾国的容颜,聂北本能的摇了摇头,声音带着沙哑,“不,我要你!”
  绝色美妇人挣扎了一下,却被聂北搂压得更紧,她不由得急声劝道,“你只是一时忍不住而已,阿姨大你这么多,你怎么可以……唔、不、不要、唔……”
  聂北不管不顾,再一次吻上她那樱桃小嘴,舌头伸进去逮住她的柔软纠缠在一块,一双大手比刚才还用力揉捏着她那玉碗般的山峰。
  聂北疯狂、灼热、忘情,他需要发泄,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控制不住,但是这一刻他就是能控制也不想控制,如此,他只想狠狠的放纵一次,会有什么后果他没想。
  聂北热吻狂揉,火热的嘴唇从她那樱桃般的嘴到她粉脸、再吻过她的耳垂、再到脖子、最后含住那能看到几条青筋的玉女峰,所过之处留下了他的湿润的口水,糜烂而诱惑。
  “呜……喔……唔……”
  绝色美妇人娇呻一声,只觉得自己的被一个湿润温暖的嘴在,阵阵的酥麻传上心头,绝色美妇人从挣扎到呻吟,再到阵阵酥麻,然后迷离迷糊,泪水却是一直顺着她那洁白的脸颊流到草地上,娇音连连,似泣似吟。
  聂北趁她迷糊间左右悄然向下,伸入她根部,大手抚上了她那水湿湿的肥美肥沃的花田。
  迷糊间的绝色美妇人惊醒过来,猛睁开眼,似水缭绕的眸子哀求的看着聂北,仿佛求聂北别侵犯她最后的圣地。
  可聂北不管,见她那的红唇近在眼前,便狠狠的再一次吻住她,不给她有出声的机会,那只涉水的左手伸出中指探入到身下的体内。
  “唔……不要,你的手……呜呜……快拿出来……”
  随着聂北的手指在她体内抽动挖磨,她身体一阵一阵的颤栗,嘴被聂北吻得死死的,舌头被聂北吸到嘴里纠缠不放,手指抽动越来越快,当聂北伸出食指用指甲轻轻刮弄她花心里那颗肉豆的时候她身子忽然一僵,继而体内涌出一股热乎乎的水来,竟然是高潮了。
  绝色美妇人羞得浑身臊热,根本不能出半点声,她没想到自己会被贼弄至高潮,这让传统坚贞的她如何不臊。
  但不管怎么说,来临时那份消魂的感觉还是很美好的,那感觉让她迷失,浑然不知自己所在。
  趁绝色美妇人神游之际,聂北单手轻轻悄悄的脱下自己仅有的那条底叉,放出胯下的巨物,粗长粗长的,青筋暴出,狰狞恐怖,仿佛能蛰穿一切。
  聂北慢慢柔柔悄悄的用双手分开绝身下那双美腿,身体压下到中间,这回她就是想夹回来都不行了。聂北单手握住自己粗长的庞然大物抵到身下的花田大门上,上下的磨擦。
  迷糊间的绝色美妇人察觉到火热的异物抵触到她最后圣地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忙挣扎扭动,急得那眼泪横飞而出,“别、别进去、求求你了,不可以、不可以进去的、呜……”
  聂北这时候已经猛的一挺,庞然大物沾着滑腻的花露顺利的冲了进去,只感觉到自己冲进了一个紧紧压迫的火热空间里,顿时感觉到一阵消魂,爽得差点射了出来。
  “啊……”
  绝色美妇人惨呼一声,头猛的向后昂去,姣好的上身用力的弓起,一双嫩白的腿绷得直直的,肌肉突突直跳,那十只可爱的脚丫子使尽全力的收回来,仿佛抽筋一般。只见她银牙紧咬下唇,两眼微翻,仿佛昏死过去一般,显然,聂北那庞然大物突然闯进她花田让她十分不适应,十分的难受,俨然胸膛里的氧气被他从下面冲撞出来了,缺氧!
  聂北不敢乱动。
  “哧呼、痛死我了,呜……”
  好一会儿绝色美妇人才喘回过气,绷直的腿软了下来,身子也支撑不住躺回到地上,脸上挂满了泪水,闭着颤动的眼睛阵阵的抽泣。
  “你怎么可以……呜……你毁了我的清白,淫贼……啊、唔……”
  绝色美妇人死死的咬住自己的红唇,不让自己发出那羞人的呻吟声。
  这时候聂北已经开始发力冲撞她肥美的花田,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减轻聂北身上的热度,让聂北舒适快意。
  聂北双手扳住她丰润不失苗条的腰部,发力猛撞,势大力沉,次次插到底,啪啪啪,阵阵的相撞声,直撞得身下的浑身摇晃颤抖,犹如大海里的孤舟,不胜风雨。
  “啊……求、求……轻、轻点、啊……求、求你了……呜……”
  聂北每插一下都会双手发力把她那娇柔柔水润的身体往自己这边拉,然后自己胯下庞然大物再猛撞入,如此一来,身下的再也压制不了自己的呻吟声,娇滴滴柔腻腻的呻吟阵阵传入聂北的耳朵里,犹如天籁之音,激发着聂北体内的,烧得聂北满两通红,甚至比身下的还要红上一点,双眼发赤,这时候他心里只剩下呐喊的声音:发泄!发泄!发泄!
  “啊……痛、痛死、我、我……喔……太、太深……求、求你……别……别、别往上挑、挑啊……哎哟……”
  绝色美妇人玉颜如三月的桃花一般,而两颊泪痕湿湿双眼泪珠犹挂的模样又仿佛是带雨的梨花,楚楚可怜,凄婉荡魂,迷离的双眼偶尔会睁开来瞄一眼辛苦耕耘的聂北,继而又羞恨欲绝的闭上。
  耳边听着熟妇人哀呻娇吟聂北欲火烧得更旺,抓起身下的那两只白生生的大腿压到她的乳房上,让她那花田更加突出,更加狭窄紧逼,聂北顺势斜抽直插,犹如打桩一般,势沉力大,记记到底,身下的绝色熟美妇人此时呻吟声就似吟似泣,哀哀糯糯的,又娇滴滴。头却在聂北每一次撞击下狂摆,欺霜赛雪的肌肉突突直跳,就好象此时她的心跳一般。
  聂北着肥美的花田,一阵阵快感传来,让他喘声越来越急越来越沉。
  聂北又一记重插,噗嗤一声,继而是绝色熟美妇人一声颇为高尖的哀呼:“啊……”
  她高潮再一次来临,这次比聂北用手指效劳的那次更为激烈,她身子一阵僵硬之后便是阵阵的颤抖,一双玉手死死的扣住聂北的双肩,那双丰盈修长的美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盘住了聂北的腰,死死的夹紧,只见她小腹弓挺而起,死死的抵住聂北的胯下,仿佛不让两人有半点的空隙,她花心喷射出一股热潮。
  “喔……”
  在这股热潮的冲击下,聂北舒服得差点就泄了。
  聂北舒服的趴在绝色熟美妇人那柔软丰腴的身体上感受着泡在她体内的那份快感,大概半分钟之后,绝色熟美妇人从中回过味来,才发现自己双手双脚都缠上了这个了自己的淫贼,她羞愧得无地自容。
  聂北揉捏一下的玉女峰,再用没发泄出来的庞然大物狠狠的蛰一下,邪魅的问道:“舒不舒服呀阿姨?”
  “喔……”
  绝色熟美妇人被聂北上下一揉一蛰不由得发出一声荡人心魂的呻吟,但对聂北的话她当作没听到,只是一想到自己四十多年的清白就这么给他夺走了,顿时悲从心来,那眼泪又开始溢了出来,哽咽着,谁看到了都会起怜悯之心。
  可是聂北这时候绝对不会,因为他现在还很难受,没有发泄出来,这时候见绝色熟美妇人后身子更软了,犹如水早造的一般,潮红的身子泛着肉欲的光彩,聂北开始疯狂的拉动着身体,又开始向身内深出闯荡。
  “啊……你、你、喔……”
  原本还哭哭啼啼的熟妇人在聂北新一论的冲撞下再一次呻吟开来。
  在这绿绿翠翠的草丛遮掩下,一个似哭似呻的女人和一个喘气如牛的男人耸动着,纠缠着,绝色熟美妇人已经迷失在阵阵的快感中,根本分不清自己是该欢喜还是该羞恨,这一刻她想到的是身体快承受不住了,又要来了……
  绝色熟美妇人这迷迷糊糊间似乎感觉到了淫贼动作的加快,喘声更沉,力度更大,他也要来了……迷迷糊糊的熟美妇人恍然惊醒,淫贼要爆发了……自己虽然四十出头了,可是花田依然肥沃,经过几番风雨的湿润灌溉,又让贼那丑陋的东西耕耘劳作,此时又正是危险期,肥沃的花田要是被撒下种子便很可能扎根发芽,这……不可以让他射进去,不可以……
  聂北这时候可不会想其他,他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阵阵的快感在冲刺中产生,然后传达到大脑,小腹会聚着这些日子积累的弹药,今天就要一泄千里,他挺动得越加的卖力。
  绝色熟美妇人这时候又惊又怕,身体剧烈的扭动,双手也开始用力推攘着聂北结实的胸膛,身体挪动着要往后退,聂北哪会给她退呢?只见聂北双手死死的扳住她的屁股不给她逃脱,的庞然大物依然有力的耕耘着。
  绝色熟美夫人急都眼泪都渗了出来,“别、喔……别射、射到……到我里、里面啊……”
  聂北置若未闻,再用力的获取最后的快感。 “求、求你……求你了……喔……”
  绝色熟美妇人被聂北冲撞得断断续续的声音赫然而止,她直感觉到聂北最后一撞几乎把她撞穿,紧接着她再感觉到男人的那根东西在自己身体的底部微微跳动几下,接着就是一股股的生命热流喷到花心里,紧张害怕的她被聂北射出的岩浆烫得浑身一颤,再一次高潮了。
  “喔……”
  聂北足足射了成十秒,才浑身泛力的趴倒在绝涩熟美妇人那温润滑腻的乳房胸脯上,粗声大喘。这时候他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清澈,浑身也不再热得烫人。
  绝色熟美妇人这时候欲哭无泪,失去清白的羞耻和对聂北播到她体内的种子忧虑忡忡。她嘤嘤咛咛的抽泣着,愤怒的把聂北身体推开,聂北舒服完了当然不会再固定她,让她翻了身,聂北坐到边上。
  “淫贼,你毁我清白,我……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呜……”
  绝色熟美妇人不急着穿上衣服,而是蹲在草地伸手去挖着她那被聂北肆虐得的红肿花园圣地,她只是把聂北射到她里面的东西弄出来,可是她知道,男人作恶的东西太长太大,已经穿插到子宫里面去了,在里面射的,想让那些随时能发芽的罪恶种子流出来是没多大可能了。
  聂北射得她里面满满的,她这么一挖,倒是有不少乳白色的胶状物流出她那肥美水润的花田,然后顺着大腿滑流而下,滴落在草地上,看到这么一副糜烂犯罪的画面,聂北又开始蠢蠢欲动了,绝色美妇人依然在扣挖着,却没发现眼睛本已经清明的聂北再一次微微泛赤,待她发现的时候聂北已经挺着粗壮的庞然大物站在她身后了。
  她颤声道,“你、你还想怎么样?”
  她想了一个可怕的事实:自己依然是无力反抗的弱者!
  聂北略微沙哑的声音道,“我还想射多些给你!”
  “啊……我不要,哎哟……你……唔……呜……”
  绝色熟美妇人还未来得及多挣扎,便被聂北从粉背上一推,她慌急之下双手忙撑地,却没想到这样便露出了浑圆白嫩的屁股,一副等待郎君从后入的姿势,她还未反应过来,聂北已经挺身再一次占有了她肥美的身体。
  这一次聂北持续得很久,从温火细雨到狂暴肆虐,身下的绝色熟美妇人就仿佛飘零在狂风暴雨的大海中的小舟,几番潮起潮落,风来雨去,已经忘记了这个姿势所带来的屈辱感了,剩下的只是本能的迎合和忘情的抵挡。
  聂北持久力十足,也只有她这样熟美的妇人才能勉强承受得起,她迷迷糊糊间感觉自己又要来,哀吟一声身体再一次绷紧抽搐,阵阵潮水从花田里涌喷而出,极度的快感让她差点晕了过去。
  聂北深在熟美妇人身体里的庞然大物几度被热潮袭击,再也无法忍住那份酸麻欲仙的快感,再一次在绝色熟美妇人的蓝田里喷射……
  被射了第一次,再射第二次,绝色熟美夫人已经不再挣扎了,反而任命的去享受那份生命的热流带给自己的快感,在聂北喷射时她再一度高潮了……
  两人事后无力的交叠在地上喘息,聂北温情的抚摩着绝色美熟妇人白嫩滑腻的冰肌玉肤,感受着对方的温度。而绝色熟美妇人此时竟然有些享受聂北这种温情的动作,一时间有些羞赧和自责。
  好一会儿绝色熟美妇人才低声抽泣着推开聂北。
  聂北也没过多的动作,反而在思考怎么善了这事,虽然刚才很爽很消魂,可他知道,这做了万恶之首的事,法律容不下他的。怎么办呢?杀人灭口?这个聂北做不出来,刚才正在自己身下婉转啼鸣哀声呻吟的绝色美人儿,他怎么下得了手?再说了,杀人能了事?
  自己跑,跑出中国?怎么跑?
  毫无头绪的聂北忽然怨恨死那条红蛇了,他知道,自己今天定力这么差,做了这么一件‘爱做的事’,全是因为红蛇的原因,它的血在自己体内发挥作用了,特别的强,不愧是淫蛇。聂北虽然恨死那条淫蛇了,可他也知道,自己已经吃了它了,算是报仇了。
  而这时候绝色熟美妇人已经柔柔弱弱的穿回了衣服,可是她的鬓发已经散乱,娇颜依然带泪痕,面色潮红未退,一副不堪风雨的样子,十分凄婉。
  “杀千刀的淫贼,我、我要送你去官府,我……呜……”
  说着说着她嘤嘤凄凄的哭了起来,想来清白对她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可聂北忽然的出现又狠心的夺走了她的清白。
  官府?聂北这时候才开始注意绝色熟美妇人的衣着,标准的古代妇女打扮,难道……
  聂北嘿嘿直笑,“送我去官府?安我个什么罪名呢娘子?难道说我XX了你?那样的话估计谁都知道我们的事了喔!”
  绝色熟美妇人一时气话而已,听到大片的人知道今天的事,她吓得脸色一片惨白,却是争辩道,“淫贼,我不是你的娘子你别乱叫。”
  聂北有很大把握肯定自己是回到了古代,或许这在没遇到红蛇、蟒蛇这些事情前,回到古代这样的事聂北打死都不信,可自从在那鬼森林里走动后,遇到的怪事多了,现在多这么一件也不惊讶了。
  “可是我们已经做了夫妻该做的事了喔,这样一来我不叫子应该怎么称呼你呢?”
  聂北奸诈的套她的话。
  “戴……”
  绝色熟美妇人反应还不算慢,“哼!淫贼,你会有报应的。”
  绝色熟美妇人身体已经接受了聂北,可传统的心依然无法原谅聂北对她所做的事。
  绝色熟美妇人扭头就走,她很想再大哭一场,可是她依然欲哭无泪了。
  聂北故意喊声道,“嗳,戴娘子等等我呀。”
  只见原本走路就腿发软的绝色熟美妇人听聂北辱了自己还想纠缠下去,顿时慌得提起罗裙就走。
  聂北看着优美的身影走路有点怪异的跑远,不由得有点不舍,又有点轻松,因为他猜想这里是古代了,那么自己这次应该能揭过去了。
  聂北随后再出到道理边上的时候,只看到远方扬起的尘土和越行越远的马车,聂北知道,那里面有刚才让自己消魂的女人,在古代这种交通不发达通信更是落后的环境下,一走便是杳无音信,一别再回首已是百年身的事在这种环境下司空见惯,时刻上演,自己和她还会有见面的机会么?
  聂北怅然若失,他很怀念她的身体,她娇滴滴的呻吟声,还有那张恬静贤淑又淡雅的玉颜。
  因为,她是聂北第一个女人。